“对……。”满头大汗的吴纪,最终失落的说道。今天的目的是达不到了,这人是怎么如此快速算出来的!他心中充满了震撼,在他看来,这题难就难再异常繁琐,是不可能有人能快速算出来的,蔡邕就是很好的证明。

    “呵呵呵……,伯喈兄果然不愧是天下读书人仰望之前辈,府上之人都有这般的学识,传了出去,那些后生晚辈一定自愧不如的。”张驯大松一口气笑道。

    吴纪闻言羞的满脸通红,急道:“秦子进,你是怎么算出来的,你,你连推演都不用就能够计算出来?”

    “哼,此乃心算之术,是我家老爷传与在下的,岂能告诉你。”秦峰笑道。

    蔡邕闻言有些尴尬,他也是知道,秦峰是在帮助自己说话。文人都是爱惜羽毛的,他见秦峰维护自己,心内便有感激。

    “这……。”吴纪再没有此前的从容,站在当中进退失据。“蔡大人名满天下,家中当差之人都这般了得,在下告辞了!”吴纪说了两句场面话,就想开溜。

    “等等,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里也有一道题,正要赐教。”秦峰叫住了他。

    吴纪神情有些杂乱,他也是自负有才心有不甘,想来如果能够回答上来,也是扳回一城,传出去半斤八两对自己的名声也是有好处的,便定下心神,道:“请赐教……。”

    蔡邕闻言便不动神色,便等秦峰出题,想要看看他是否真的有才。卢植等人不必细说,也是如此。因为刚才蔡邕绝对不是故作姿态,这个秦峰能够马上回答上来,想来一定是有大才的人,便想要听听他会出何题目。

    秦峰没想到刚来蔡府第一天,就遇到在牛人面前展示的机会,自信中微微一笑,道:“我就给你说一个简单的,洛阳城假定有十万户,一户假定五人,一人一天一升米,三天时间这十万户要消耗多少升米?”

    “啊!这……。”吴纪立刻就傻眼了,他有些计算的眉目,但是手头上没有家伙,这怎么算?

    蔡邕手抚长髯微笑吩咐道:“去,将纸笔给他。”

    吴纪此刻心惊胆战,此题初听容易,但也不再自己刚才出的题之下。刚才的题,自己就演算了两天时间……。他无可奈何,拿起笔来便开始在纸上推算。

    蹂躏不死你丫的,秦峰便厉声训斥道:“滚下去慢慢算吧,别在这里污了诸位大人的眼。”这么简单一道乘法题目,秦峰也只能对古人的计算水平呵呵呵了……。

    吴纪羞愧中,屁滚尿流的下去了。

    蔡邕诸人眼睛闪闪有光看着秦峰,看的他心里发毛,急忙说道:“在下告退。”

    蔡邕喜好数术的,眼见他身怀奇术,怎能让他轻易离开。“等等,秦峰,你刚才的题目可有答案?”

    卢植等人也在等着秦峰回答。

    “十万户,一户五人便是五十万人,一人一天一升米就是五十万升,三天就是一百五十万升。比刚才的题目简单多了。”秦峰笑道。

    简单多了!蔡邕等人面面相窥,在他们看来,两道题目是一个级别的,数目庞大演算困难。

    “你,你是怎么如此快速算出来的!”蔡邕不禁站了起来惊道。

    玛德,都千年前了,这大好露脸的机会要是放过也就白混了。秦峰思索着这名头怎么也能传出去吧,对将来出人头地也有好处。来这蔡邕的府邸当差,就是看他是学术界的泰斗,有大把的机会才来的,当然蔡文姬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便大着胆子走了过去,拿起桌上的纸笔,刷刷刷一溜溜写了下去。

    马曰磾等人走了过去,便见一溜烟不认识的字符。

    “这是?”卢植不免问道。

    秦峰见这些牛人大眼瞪小眼笑道:“阿拉伯数字。”当初上学的时候,他的数学老师就曾说过,阿拉伯数字是公元500年前后出现的,别说这些汉朝人不懂,现在阿拉伯人恐怕都不懂。

    “阿拉伯数字!”蔡邕等人大眼瞪小眼看着,啧啧称奇。

    秦峰见这些牛人发呆不免暗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现在的地球上就他一个人懂呢!见这些人吃惊的模样,他便信心倍增,爷有领先将近两千年的知识,想不出头都难啊。

    “阿拉伯数字?”蔡邕甩着白胡子不解的问道。

    秦峰想了想,便在每一个数字上注解了汉字的计量文字。之后更是列出乘法口诀表,一一得一,二二得四……,九九八十一。

    蔡邕等人看怪物一样看着秦峰,他们已经隐隐懂得了其中一些巧妙的联系。

    “伯喈兄,这,这口诀如果传了出去,算术一道就要改变了……!”张驯想到其中的妙处,惊呼说道。

    “子进,这可是你独创?”马曰磾急忙问道。

    “偶尔想到,通达,习得。”秦峰笑道。

    此时的大汉朝,有学识的人已经意识到算术的重要姓,算术已经是一个学科存世,所以像蔡邕这样的人都会去涉猎。他们从而就明白,这叫阿拉伯数字的东西,简单易懂容易书写,这口诀表对算术的重要姓不言而喻。

    对一个学派的创新,改变,其实凡人能够做到的。在他们看来,秦峰之才如庸置疑,而且还是大才!

    卢植眼中精光一闪,算术一道上至排兵布阵,下到计算粮草军械,都是军中不可缺的人才。就他所知,军中那些人,计算一营军士一月要消耗多少粮食都要一天工夫。这样有才之人窝在蔡邕的府上,真是暴敛天物。“伯喈兄,是否割爱,让我将子进带回我府上。”

    让这老狐狸抢了先了,杨彪三人不免想到。这些大家族当官的心思都灵活,为家族招揽有才之人可是家族兴旺的第一要素。

    什么情况!卢植老家伙要带走我!这可万万使不得!秦峰心里清楚,如果跟着卢植,那么到了黄巾之乱时,一定比跟蔡邕有前途。

    因为卢植是武官,他虽然被诬陷了一个作战不利的罪名,被押送回京城。但后来还是立刻出狱,并依旧当上了尚书这样的高官。如果帮助他度过黄巾时的牢狱之灾,在立下些战功,想来一定能混个不小的官当。

    然而秦峰又想,如果这么一来就要与蔡琰擦肩而过,那可是三国有名的才女,又近在咫尺!再说了,这换来换去,名头也不好听。在蔡家,将来蔡邕就是老丈人,也就没啥了。

    蔡邕见卢植明着就来挖墙角了,微微皱眉。碍于面子不好明着拒绝,焦急万分望着秦峰。

    秦峰被诸位牛人看的发毛,急忙表明立场,道:“多谢卢将军美意,我已经是在这里了,是不会轻易离开的。”他心里又在想,怎么也要去到内宅,见了蔡琰妹妹吧。三国才女是值得仰慕的,如果秀色可餐的话,那就……,嘿嘿……。

    蔡邕不知秦峰背地里的打算,如果知道,一定会将其乱棒打出去的。闻言心里一喜,道:“看来子干贤弟要失望了。”

    见秦峰拒绝,卢植唏嘘中,此事就此作罢。他们与势利官员不同,爱才,便也让秦峰加入到了酒宴当中。

    秦峰详细讲解乘法口诀表,蔡邕等人听到解说中的妙处,击节赞叹,愈加爱他算术一道的才华。

    江川等人,眼见这秦峰倒成了酒宴的中心人物,早已目瞪口呆,羡慕嫉妒恨是难免的。小红这些婢女,见他侃侃而谈的模样,十分仰慕。

    杨彪、卢植、马曰磾离开后,洛阳城世家大族的聊天中,便有了一丝秦峰的事情。

    ……

    “子进,没想到你在数术方面有这般的大才。”晚宴后,蔡邕手拿乘法口诀表爱不释手,将秦峰带到了自己书房。

    “先生过奖了。”秦峰说道。他可不习惯称呼别人老爷,也就用了这么一个称呼。

    蔡邕也不以为意,有才之人就要用在合适的地方,卢植等人能想到的,他一样能想到,便笑道:“蔡琳,账房可有空缺?”

    “回老爷的话,张管事告病离开了,正缺一个管事。”蔡琳说道。

    “哦,那倒是巧了。子进在数术方面颇有建树,今后就由他来管理府中的账务吧。”蔡邕说道。

    “是的老爷。”蔡琳也不免心惊,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秦子进果然不是凡人。别人当差十几年,也不见晋升,他这才来了一天就成了一等管事,说出去会吓死人的。

    “你们下去了。”蔡邕说道。

    一等管事,这么说来,我可以光明正大去内宅了!秦峰窃喜中学着蔡琳的模样一抱拳,“告退。”便向外面走去。

    “父亲大人,听说你得了一套数术之法!”

    就在秦峰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如黄莺般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好美的声音,倒要看看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听呼唤蔡邕为父亲大人,难不成是大才女蔡琰到了!秦峰立刻脚下就慢了一些,也好与来人打个照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