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峰在后世学的是表演专业,演员要演绎百家角色,所以人生百态皆要涉猎。在他看来大公司招募员工,学历重要,仪表也很重要,想来这古代也不例外。

    他心里一动,便想起曾经演绎过的才子形象,立刻便将自己的姿态调整了一番。

    蔡琳闻声回头,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出气质不同的秦峰,不禁眼前一亮。

    “你叫什么名字?”蔡琳走过去说道。

    秦峰作为戏剧学院的学生,啃过三国剧本很佩服那些演技高超的老戏骨,也尝试给自己起了个表字。当时翻古书,便知“峰”字乃顶点之意,他可不想自己现在就到顶点。所以这表字要互补,便取了个“进”字。

    然“子”字在古时候是尊称,便拿来前缀,合起来取表字子进。子进,子进,就是老子要不断前进的意思。此时听蔡琳询问便派上了用场,学着戏中的模样,拱手一礼道:“在下秦峰字子进!”

    “哦,好名字。”一听秦峰有表字,还颇为不俗,蔡琳便想到这年轻人一定不是出自寻常人家。继续问道:“哪里人士?”

    “家道中落流于北平郡,近年孤身一人来到洛阳谋生,见府上有差事可做,便冒然一试。”秦峰说道。

    蔡琳一听秦峰讲话有条理,便感到他应该有些学识,不识字的人是说不出这样措辞的一番话的。人有生的高大端正,府中有这样的人也是体面,便说道:“就录用此人吧。”

    “大家都散了吧。”蔡平便喊道。

    人群一阵唏嘘,这次又没赶上机会,什么时候才能够在高贵人家找到一份差事!不禁对被录用的秦峰,一阵羡慕嫉妒恨。

    “随我来吧。”蔡琳说道。

    “请稍等一下,我去与随来的兄弟道别。”秦峰说着就转身走了回去。

    “秦峰大哥,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在这蔡府里某了个差事……。”大牛做梦都想要的事情被秦峰轻易做到,好不羡慕。

    “大牛,等我安顿下来就去找你。”秦峰说道。“哦,对了。现在是几月?”

    “秦大哥,现在是四月份。”与秦峰相处月余,眼见即将分开大牛有些失落的说道。

    “嗯,那就还有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184年3月黄巾之乱,还有十一个月左右。秦峰来到这个时代月余,每天想的就是怎么干出一番事业,也不枉穿越一场。而黄巾之乱显然是崛起的大好时机,只不过没人没钱更没名声。秦峰心里摇头,这古代可不同于现代,节奏慢。不到一年的时间,也不知到时候自己是个什么情况。

    “秦大哥,什么还有十一个月?”大牛见自己的秦峰大哥又在发呆,就叫道。

    这人也是憨厚朴实,秦峰就说道:“大牛,你现在不懂。好生度曰,等我安顿下来就去找你。”

    ……

    蔡府管事房。

    “秦峰,在我蔡府当差,不同于他家。月例三百钱,每月有一天休息的时间。看你风尘仆仆,这身衣服想来应该是边族的吧。你跟蔡安下去梳洗一番,换件衣服。先跟着蔡安在前院做事。”蔡琳见他体恤牛仔,尤其是牛仔裤,样式怪异布料粗糙,便以为是边族的服饰。

    秦峰便被蔡安带了出去,换了一身粗麻布的行头,这才知道这府里的差事也分三六九等。以衣着区分,粗麻布衣为第三等,棉麻布衣是二等领事,粗丝帛的是一等管事。而秦峰初来乍到,只是三等,负责打扫个卫生出出苦力,给老爷们端茶倒水都轮不上。

    汉朝布料分布、帛、缣、素、练等几种。布为麻织品,是汉人衣著原料之最贱者。帛为普通丝织品,其价比布稍贵。缣即绢,为细密而有色彩之帛,其价又贵,已非一般人所能穿戴。素为绢之精白者,其价比缣又贵。练为绢缣之名贵品种,为布帛中价格之最贵者。

    “秦峰,这边上的床位便是你晚上睡觉的地方,今天也不早了你先休息,明天一早便开始干活。”蔡安简单讲解了一下秦峰的工作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秦峰所在的房间是前院的偏宅,他现在最想的就是去内宅,去见见千古流芳大才女蔡琰是什么模样,他见左右无事,又无人盯着便溜出了房间。

    蔡府占地极大,几十进的庭院,佣人们各司其职行色匆匆,倒是没人去管四处溜达的秦峰。

    他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反正是一直向里面走的。便见一处庭院内婢女来往频繁,想来就是内宅了,他便走了过去。

    “站住!”院门外两个护院揽住了秦峰。

    秦峰初来乍到被这一喝,心里一慌,不过表面却是一副无事的笑容。道:“什么事情?”

    高个的护卫见他粗布麻衣,面生的很便说道。“新来的吧?这内宅岂是你能够进的。”

    “哦?这话怎么讲?”秦峰疑惑道。

    “内宅,只有到达一等管事的外姓才能够进入。”旁边矮个的护卫不屑的说道。

    “去去,看你是新来的不予计较,下次在冒冒失失的就禀告管家将你逐出府去。”高个护卫撵人道。

    我靠,还有这么一说!古代就是等级森严,看来蔡琰妹妹暂时见不到了。秦峰悻悻然转身,

    这一折腾也就到了晚上,当秦峰会到房间的时候,便见到几位古代同事。他的见识领先上千年,天南地北一通聊天,几个荤素段子一说。便融入了进去,几名同伴皆感到他见识不凡,游过学,立刻就起了敬重之心。

    正当他神吹海侃的时候,就见蔡安走进来,蔡安是管事,几人急忙起身见礼。秦峰见状,也有样学样。

    管事蔡安微微点头,便说道:“秦峰,晚上老爷请人酒宴,前厅的阿弟病了,你识得字,管家叫你去前厅伺候,你现在就跟我去准备。”

    秦峰初来乍到,可什么都不懂,出去后就说道:“蔡管事,我需要做些什么。”

    “哦,会有领事之人支应你的。”蔡安只是说道。

    蔡安将他带到前厅交给这里的领事,便离开了。

    前厅领事名叫江川,分配给秦峰的任务很简单,在左边最后一席服侍来的宾客。

    “秦峰,你第一次做事,小心一些。不过也不用过分担心,毕竟谁都会有第一次的。多些眼力,客人缺什么主动第一时间送到,万一喝多了一定要上前伺候,会有一名婢女与你配合,以你为主,看到缺什么就叫她去拿就是了。”江川详细说道。

    都会有第一次!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转眼,待客房便进来几个婢女。

    “小红,这是秦峰,今晚你们两个一组,好好配合。”江川说道。

    “是的江领事!”小红微微一礼,便向秦峰看去。

    秦峰善意的一笑,小红就脸红了。这人生的如此俊俏,把街上各家公子都比了下去。

    这女人脸红什么?

    “诸位,请,请。”前堂传来中气十足的说话声,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大人物。

    江川立刻说道:“大家开始做事,小心谨慎为上。”

    秦峰便跟小红向外走去,这女孩子的屁股倒是圆圆的。

    两队人悄无声息的走动,分列坐席后面依次站定,领事江川亲自走到了正中主位老者的后面。

    秦峰第一次见识古代高贵人家的宴会,见宾客仪表不凡,仆从小心严谨,厅堂宽敞,所备器物个个不凡,顿感一种古朴的气息。

    他见这老者长髯,慈眉善目,眼中有光精神抖擞。身穿灰色带纹路的缣绢长袍,一派大家风范。“这人就是蔡邕了吧。”初次见到东汉牛人,秦峰唏嘘不已。在看身前的一位来宾,长袍款式差异不大,头上的簪子十分精致,瘦长脸也是长髯,能来这蔡府做客不知道是哪一位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