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83年4月。

    洛阳城内偏僻之处有一处破庙,庙前破旧的土街上粗麻布衣的百姓行色匆匆。庙内有一草垛,有一人正在其中酣睡,口角留着晶莹的液体,偶尔笑笑显然是在坐着春秋大梦。身穿T恤牛仔,脚上一双旅行鞋,与外面的行人格格不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峰,一个月前他还是某戏剧学院2011级的学生。

    这时一个破衣烂衫的乞丐奔了进来,腿上,手臂上缠着染血的绷带。他一进来就兴奋的大喊道:“秦峰大哥,秦峰大哥,快看今天我卖了什么,还有几文大钱呢!”

    大牛是洛阳城中的乞丐,吃不饱穿不暖。但自从认识秦峰以后,他的生活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天都能吃饱喝足。这对大牛来说,犹如生活在天堂一般,所以他十分敬佩自己的秦峰大哥。

    今曰大牛听秦峰的话,化妆成身受重伤的乞丐,果然有奇效。“重伤后讨饭简直太容易了,居然还能够得到几文大钱,让其它乞丐知道一定羡慕的撞城墙!这装成重伤博取同情的乞讨办法果然好用!”他见秦峰还在睡觉,便将假装断腿的拐杖扔到一旁,轻轻走了过去。

    “秦大哥!秦峰大哥!”大牛走近后小声的叫道。

    其实秦峰在大牛进来的时候已经醒了,只是心里郁闷,所以没有起身。此刻便从草垛中坐了起来,晃了晃脑袋,一些草屑便落了下来。“大牛,这么早就有收获了?”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无聊的说道。

    “嘿嘿,秦峰大哥你不知道,今天我按照你说的新办法带着染血的绷带,抱着拐杖在地上一趴,马上就有人施舍。有个富人家的老夫人,见我可怜还赏了大钱!我就买了两张大饼,还有剩余。”大牛摸出几枚五铢钱,递过去得意的说道。

    秦峰只是拿过一张大饼,啃了一口,心里不禁大骂怎么就突然来到这东汉末年了。你说别人穿越,不是有名人老爹,就是本身附在了名人身上。而自己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这一个月过的这叫一个倒霉。他狠狠啃了口大饼,不过这样也好,相貌没变也没便宜爹妈来沾便宜,毕竟叫陌生人爹妈,就算是三国牛人他也是不乐意的。

    就是可惜了刚才的一场好梦,貂蝉,啧啧……。

    就在他回味的时候,破庙门口不少人跑了过去,行色匆匆着急上火的模样。

    大牛有些好奇,便走出去查看,一会后便漫不经心走了回来。

    秦峰吃着大饼,寻思着出人头地的门路,见大牛回来随口说道:“什么事情!这些人跑什么?”

    “大文豪蔡邕府上有差事做,只有一个名额。待遇蛮不错的,所以好多人都过去了!”大牛说道。其实他也很想去试试,但是想到自己大字不识一个,还是一个乞丐,显然是没有机会的。

    秦峰微微一笑,蔡邕可是牛人,好辞章、喜数术天文,尤其妙艹音律。除通经史,善辞赋等文学外,书法精于篆、隶,尤以隶书造诣最深。这人可是东汉末年士族文界泰斗般人物,在现代少说也是院士级别的。

    等等!他心里一动,急忙说道:“你说蔡府有差事可做?”

    “是啊!”大牛不知道一直都闷闷不乐的秦大哥怎么突然来了精神,双目炯炯有神的。

    因为秦峰突然想到,如果有机会跟蔡邕拉上关系,也是晋身的捷径……。

    他挠了挠头将一根草芥扔了出去,微微一笑站了起来。到此一月有余,他对东汉也有了些了解,可不想浪费这大好的穿越机会。无论怎样也要在这东汉末年成就一番事业,可惜一直不得门路,而现在……。

    蔡邕是首屈一指的大文豪,家中一定经常有牛人出入。凭借自己一千八百年后的手段,露上两手被牛人们看中,不就是出人头地的门路!何况蔡邕的女儿蔡琰可是东汉的大才女……,后世名声不再貂蝉之下,要是能够有了关系……,也不枉来这东汉走一会,嘿嘿……。

    大牛刚拿起一张大饼,见秦峰露出邪笑,心里害怕,小心翼翼的说道:“秦峰大哥,你……你怎么了?”

    “机会来了!”秦峰怕去晚了被人抢了先手,扔下这句话急奔了出去。

    “秦峰大哥,等等我!”大牛忙将钱揣回怀里,叼着饼子追了出去。

    ……

    “这就是蔡府!才女蔡琰的家!”秦峰见宽敞的朱红大门气派非凡,上面鎏金的牌匾蔡府二字,便走了过去。

    此时蔡府门口围满了来某差事的人,人头攒动多是身穿粗布衣的平民百姓。门口人很多,他一时半会挤不进去,忍不住说道:“我靠,这么多人,有这么大吸引力?”

    他前面一人,见他用力向内挤,十分不满,便道:“这位兄弟,先来后到懂不懂?不要乱挤,更不要靠我前面,要靠,就靠我后面去。”

    秦峰闻言,差一点将刚吃的大饼吐出来。这人显然是理解错了,心里暗道:“我还靠你后面,你要是蔡琰我倒是不介意,不过要是蔡琰长你这副尊容,爷我也没兴趣靠了。”

    旁边又有一人,好心说道:“蔡府空出一个差事的名额,蔡邕老爷对人很好工钱给的足。而且只要有心,进了蔡府都有机会识文断字,这更是难得的机会。”

    秦峰闻言恍然,古代识字可是有身份的象征,又有高工资,怪不得这么多人来抢一个位置。眼见人头涌动,他不禁想到现代大公司招聘员工的场面,果然如火如荼。

    “你一个乞丐,一边呆着去!”

    “秦大哥!”大牛被人挡在外面急忙喊道。

    “哦,你在后面等我一下。”秦峰便回头说道。

    蔡府大门一直紧闭,就在秦峰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便见门开了。从里面走出几个人来,其中一位身穿丝帛长袍的中年人走在前面,就这身衣服就能显出高人一等的身份。

    这人是蔡府的管家蔡琳,他见有几十人来某差事,便挥手示意身边的管事蔡平。

    蔡平见到后,先是对他拱手一礼,便转身喊道,“大家听好了,你们中可有认识字的?”

    人们见府内有人出来,本来十分搔动,闻言一瞬间就平静了许多,远处树上小鸟的叫声也能清晰可闻。

    蔡琳见无人回应,便知又是些目不识丁之人,兴趣索然中转身向府内走去,随意说道:“挑五官端正的本地良善之家选一个出来。”

    “是。”蔡平回答道。

    秦峰隐约听到了蔡琳的话,如若是选本地之人,他可就没戏了。为了能够在这东汉末年尽快出人头地,为了能够见到传说中的大才女蔡琰,他也是豁出去了。便喊道:“在下识字!”

    人群一阵搔动,纷纷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