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萧瑟,迎面的吹拂带来丝丝凉意。

    伴随着呼呼的风声,落下牛毛小雨,滴落在一座悬浮在半空的半椭圆型磁力堡上,从被雨水打湿的钢化玻璃往里望去,悬空磁力堡中此刻正是人头汹涌,一片热火朝天。

    “罗文,16岁,脑域阔度6.89%,七等。”

    “寒天成,16岁,脑域阔度7.77%,五等。”

    ……

    “姬敏,17岁,脑域阔度7.38%,六等。”

    “吴英俊,17岁,脑域阔度8.13%,四等。”

    ……

    数十个青年排成一列长龙,正陆续有秩的进入一台约三米半高的巨型圆柱器械中,随着一个暗金色‘头盔’降落而下,戴在测试者的头上,瞬间发出道道电磁光芒,前方萤光幕闪现出一排清晰的数字,由教官报出并执笔记录。

    “嘿,天才林峰,你猜你这次会是几等?”说话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语带嘲讽,笑容中带着几分尖酸刻薄。

    声音并不重,但却霎时引起一片轻微的喧哗议论之声。

    “哪,哪个是林峰?”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林峰啊,听说两年前他发生了一次意外,脑域阔度不升反降真的么?”

    “千真万确,真是太可惜了,去年年仅十六岁的他脑域阔度就已经高达9.95%,距离临界线仅仅咫尺距离,听说三大高级基因学院排名居首的皇冠精英学院已是开出无比优异的条件,提前招收,但就是那次意外……唉,天意弄人。”

    ……

    流言蜚语,四下而起。

    一道道目光不时瞟来,落在队伍正中央一个俊朗青年的身上,精练的一头短发,天庭饱满,一双炯然有神的双眼饱含朝气,正是身处流言中心的主角——林峰。

    “唰~”眼中精芒一闪而过,林峰胸口微微起伏。

    确实,很痛!

    痛的并非那场意外,剧烈的锥心之痛,而是人心。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自己从众人拥护赞美的天之骄子,一步步坠落谷底,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成为众人嗤笑嘲讽的小丑,直到现在自己依旧清晰的记得,皇冠精英学院副院长见到脑域阔度测试器数字时瞬息巨变的表情。

    “开什么玩笑!”这五个字,连带着那鄙夷愤怒的眼神,拂袖离去的背影,几乎成为自己的噩梦。

    但……

    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这些人真是,一个个像长舌妇一样说长道短,有意思么?”说话的是一个壮硕的青年,孔武有力,眉宇间闪过怒意。若非这里严令不能动武,只怕早已爆发。

    林峰望向壮硕青年,心中淌过几道暖流。

    他,是自己唯一的一个朋友,杨力。

    “随他们吧,阿力。”林峰淡然道,“我已经不在乎了。”

    杨力眉梢微动,小心试探道:“真的?”

    林峰微笑道:“自然是真。”眼中闪过一丝淡淡怀念,林峰握了握拳头,当自己能鼓起勇气再次踏入这里,无惧所有闲言杂语,嘲讽目光,那就证明自己真正走出了阴影。

    按着胸口,林峰闭上眼睛,感受着起伏的胸口一点一点平静下来,露出一抹欣然笑容。

    这一刻自己很确信,心中那层阴霾终是散去。

    “太好了!”杨力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洒然笑道:“多怕阿峰你就此沉沦,一蹶不振。”

    “怎么会。”林峰淡然一笑,眼眸中精光闪过,有着浓浓的坚毅,“我的目标从未曾动摇,我要像大哥一样成为真正的强者。这一年尽管我的脑域阔度一降再降,但我并没有因此疏于锻炼。”

    杨力撇撇嘴,“你这疯子,我都怕你练刀练的走火入魔了。”

    林峰目光灼然,双拳青筋凸起:“我只是不甘心,为什么我明明这么努力,修炼的比任何人都刻苦,比任何人都多,但辛苦的结果却换来这样一个结局。”

    “唉~”杨力轻叹一声,想要安慰却欲言又止。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林峰,别人只看得到他傲人的天赋,夺目的成绩,却不知其背后付出了多少,流了多少血和汗。小时候的林峰身体羸弱,是最瘦小的一个,但打从六岁起他便努力锻炼自己,磨砺身体,结果十二岁挑选进入骄阳区初级基因学院时,林峰的体能指数已是排在第一。

    天赋固然可贵,但努力却更加重要!

    杨力至今都记得,当时同龄的其它孩童还在笑林峰傻,但现在……傻的是谁?

    只可惜……

    “嗯?”杨力倏地反应过来,略带疑惑的望着林峰,犹豫道:“你的基因不是受损了么,阿峰,还怎么成为基因战者?”

    林峰微微一笑:“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并不只有突破临界线,成为基因战者这一条路。”说着,林峰轻拍杨力肩膀,“喏,到你测试了,阿力。”杨力闻言一惊,确实在他前面已是空无一人,连忙往前跑去。

    望着杨力,林峰目光随即落向脑域阔度测试器,为他感到一丝担心。

    还有三个月,就到三大高级基因学院的招生时间,届时十八岁的杨力脑域阔度若连二等都无法到达,那就连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至于自己……

    在一年前被皇冠精英学院拒之门外时,已经断绝了所有希望。

    “杨力,17岁,脑域阔度8.85%,三等。”教官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周围响起轻声议论之声,三等的成绩其实已经相当不错,脑域阔度8.85%在所有已测试完的青年中排在第五位,但测试完的杨力愁眉苦脸,却并不高兴。

    “呼~~”深吐一口气,林峰徐徐往前走去。

    时隔一年再入这里,自己并非为了证明什么,而是像大哥曾经说的一样诚实面对自己,又或者说……

    去接受现实。

    哪怕,这并非自己想要的现实。

    “滋~”随着电磁光芒闪动,萤光幕上的数字清晰现出。

    “林峰,17岁,脑域阔度5.00%,十等。”教官的声音不再冰冷,却是带着一分轻蔑嘲讽,甚至是不屑,对他来说林峰就是十足十的废物,对骄阳区初级基因学院来说更是深深的耻辱。

    十等!

    在骄阳区初级基因学院,连十二岁初入学的学子都比林峰强!

    “哈哈!”“哈哈哈哈!~~”一片哄堂大笑,有许多青年更是笑的眼泪都快出来。

    “真是个天才!”

    “对对,十等的天才!”

    “你们说这脑域阔度要再倒退下去,会不会变白痴啊?哈哈~”

    ……

    “笑什么笑!”唯独杨力睚眦欲裂,铁青着脸庞怒吼,挥动沙包大的拳头想要打人,却被林峰一把抓住手腕,“走吧,只剩三个月了,别留下不良记录。”

    “我不怕!”杨力手臂肌肉宛如钢铁般膨裂,额头青筋突起。

    “好了。”林峰轻道,心中感动,抓着杨力的手腕硬是将暴怒的他拖离。论身体素质,十二岁刚进入骄阳区初级基因学院时林峰是第一,五年后,依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打呀!有本事来打呀!”

    “就是说,这年头说实话也不行么?”

    “杨力你要再粘着这十等天才,到时脑域退化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哦。”

    “哈哈哈!~~”

    ……

    伴随着各种嘲讽难听的声音,林峰硬拉着杨力离开脑域测试中心。

    “对不起,阿峰,是我冲动了。”毛毛细雨落在杨力脸上,加上手腕处如铁箍般的力量,让的杨力渐渐恢复了清醒,耸拉着脑袋不好意思道:“我这臭脾气差点连累了你。”

    “连累我有什么打紧。”林峰松开箍住杨力的右手,正色道,“你要为了我留下不良记录才可惜,你和我不同,你还有希望进入三大高级基因学院。”

    “谈何容易。”杨力苦笑道:“我现在脑域阔度8.85%,三个月时间要提升到9%,靠学院分配的基因液根本不够。再说了,就算脑域阔度达到二等,也只是有资格报考三大高级基因学院而已。”

    “别放弃,总会有办法的。”林峰拍了拍杨力肩膀。

    “好吧,承你贵言。”杨力耸了耸脑袋,显然信心不足,“我回家和老头子商量商量,看有没有办法筹点钱去买基因液。”目光投向林峰,杨力露出洒然笑容,“不管怎么样,看到我的好兄弟重新站起来了,比什么都值得。”

    “走了!”杨力拍拍胸口,随即按下左手晶表。

    滋!~光线投影凝成实体,半空中顿时出现一辆黑色悬浮车,杨力一跃而上,回头对林峰挥了挥手,霎时如风般离去。望着杨力离去的背影,林峰不由会心一笑,自己这好兄弟个性大咧咧,虽然有些冲动但心地其实很不错。

    “哦?”林峰抬起头,望向天空。

    毛毛细雨已是停了下来,崭露出蓝天白云,便连呼啸的大风都变成凉爽微风,让人心情愉悦许多。

    “天,晴了。”林峰微微而笑。

    ※※※

    骄阳区。

    一栋栋高耸入云的钢筋水泥,新颖超绝,繁忙的马路人群,各色各样磁极悬浮车穿梭不歇。

    空气十分清新,有种透人心扉的灵逸舒爽,在战武纪101年,电磁能量,元素机械,已是成为主流的科技,没有任何污染。

    林峰疾驰在宽敞的马路中,彷如一头矫健的猎豹,右足一蹬,左脚一踏,动作一气呵成,极是连贯。尽管脑域阔度一降再降,但被基因能量强化的身体素质并不会退化。

    目光落在那繁华的城区建筑,罕见珍贵的磁极悬浮车,林峰眼中精光闪过。

    是渴望和执着,并非羡慕,更不是嫉妒。

    “大哥无法做到的,就让我来做。”

    “我要让母亲和妹妹过上好日子,住最好的洋房别墅,开最贵的磁极悬浮车,哥,我一定会做到!”

    “这是我们兄弟俩的约定!”

    林峰眼瞳略是迷离,想起了小的时候。

    两兄弟双手紧握,立下男人的誓言,要一生一世的守护家人。大哥做到了,从小他就是天之骄子,是全家人的骄傲,更是自己最崇拜的人,以最优异的成绩进入骄阳区初级基因学院,年仅十五岁就突破临界线,成为基因战者。

    的确,自己曾经也是骄阳区的明日之星,但很多事都并非别人所看到的那样。

    自己的天赋远不如大哥,现今强横的身体素质是因为打从六岁起,便经受大哥的鞭笞锤炼。的确,自己体能指数之高,在这一届骄阳区初级基因学院中无人能比,但却无法打破学院的记录,因为学院记录的保持者是当年年仅十五岁的他。

    自己的大哥,一个真正完美无暇的天才。

    林战!

    “大哥,一日未见到你的尸体,我都不相信你真的已经死去。”

    “你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等我!”

    “我很快就会过来!”

    ……

    紧抿着双唇,林峰风驰电掣,宛如一道狂冽的寒风。

    空气中漂荡着几滴水花,又下雨了么?

    平安小区。

    这是骄阳区中很普通的一个小区,不算好但也不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林峰步入小区,心中仍残余着几分哀伤,却是止不住对大哥的思念。小区的房子是大哥买的,因为他说很喜欢这个朴素简单的名字,平安。

    但他给了家人平安,自己平安么?

    原本家里的条件其实可以更好,但大哥所赚的钱有许多都买了基因液,从而造就了十六岁就拥有9.95%脑域阔度,逼近临界线的自己。从来,自己都不是一个天赋绝伦的天才。

    “阿峰,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天赋,但你已经拥有两样最可贵的特质。”

    “一个是坚持,一个是比任何人都努力。”

    ……

    “呼~~”轻吐出一口气,林峰不禁闭上了眼。

    压力,责任,愧疚,种种的情绪涌出,造就了一年前崩溃的自己。

    好在,自己终于走出了噩梦。

    正在此时——

    “隆!隆隆!~”巨响的破空声响起,霎时吸引住所有小区的居民,仰头而望。林峰徐徐睁开眼睛,不用看也知道这声音来自于磁极悬浮车,而且是相当珍贵的那一种。

    啪!行如狂风,却让人心跳停顿般静止。

    不知是巧合又或是刻意,这辆有着红色车身,极致柔滑线条的磁极悬浮车不偏不倚的停在林峰前方,挡住去路。林峰目光望去,眼眸中闪过一道淡淡精光,面无表情。

    哗~~圆弧天窗收起,露出两道人影。

    男的英俊不凡,更是身着价格不菲的银白色元素战衣,女子娇俏如花,巧笑倩兮,尤其那剪水双眸,更是有着动人的魅力。带着甜蜜的笑容下车,美貌女子却是瞬间与林峰面对面,笑容凝固在刹那,瞬尔眼眸流盼,露出一分尴尬之色。

    “我先回去了。”美貌女子望向英俊男子,轻咬贝齿,便欲离开。

    “怎么,见到旧情人不好意思么?”英俊男子阴冷一笑,一把抓过美貌女子的手腕,强行将其搂在怀里。

    “不,不是。”美貌女子花容色变,连道:“文龙,我和他没什么的。”

    他!

    一个字,如尖锥般硬生生刺入林峰心窝。

    好陌生的称呼,好直接的回答。

    曾经,她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同在一个小区关系亲密无间,彼此虽未挑明关系却暗生情愫。可惜,一年前什么都变了,所有人都离自己而去,其中包括她——汪倩。

    “是么?”英俊男子冷笑一声,却是看也没看汪倩一眼,目光火辣辣的直盯着林峰,昂首道:“喂,十等天才,在龟壳里缩了一年,终于肯出来了?”

    “消息倒挺灵通的。”林峰淡然一笑。

    史文龙,在骄阳区初级基因学院成绩仅次于自己,二等的脑域阔度鹤立鸡群,一直视自己为对手。自己‘十等天才’的称号才出来一小会儿,想来其是特意过来,带着汪倩嘲讽刺激自己。

    “哈哈哈!”史文龙肆意大笑,搂住汪倩的手又是紧了一分,“十等天才的名号如此响亮,我就算想不知道也难啊,你说是吧,小倩?”

    汪倩轻咬樱唇,面色微白,却又不敢不应,当即轻嗯了一声。

    “你看,连你的旧情人都在笑你呢,林峰?”史文龙佯装惊讶的表情,随即轻蔑的眼神瞥来,“我要是你就不丢这个脸了,弄成现在这样还不如找个地洞钻进去。”

    林峰目光粼粼,瞥过吃痛难堪却不敢吭声的汪倩,心中不禁轻叹一声。

    何苦呢?

    当日汪倩选择离开,其实自己并不怪她,对这段朦朦胧胧的感情,自己同样不感到可惜,很多东西失去了不一定是遗憾。可惜的是她竟会选择素以花心闻名的史文龙,单看史文龙的言行举止便知其并非真心待她,而只是将她当作一件玩具。

    “唉~~”林峰摇摇头,转身便是离去,瞬时让得汪倩面色更是苍白难看。

    至于史文龙,这种人对林峰来说,根本连理会他的兴趣都没有。

    “妈的死穷鬼!”史文龙英俊的脸庞有些狰狞,望着林峰的背影,眼中的仇恨毫不掩饰。两年前那一战,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林峰打的满地找牙,那刻骨铭心的屈辱至今深深烙印在他心中。

    “林峰!别以为这样就能算数,我不仅要抢你的女人,更要让你后悔莫及!”

    冷哼一声,史文龙随即开启红色悬浮车,轰隆作响,瞬间便是离去,留下一脸惨白难看的汪倩,嘴唇都是咬出了血。

    ※※※※※※

    新书《刀碎星河》正式上传^^,小小将会为大家带来一个宏伟,新奇的未来世界!~~

    如果大家喜欢的话,麻烦动一动手给小小几张推荐票,然后收藏本书哦。

    你们的支持,就是小小码字的动力。

    真心的感谢每一位书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