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燃烧的烈火仿佛能够带走这世界上所有的罪恶,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污垢都化为尘土。

    那些死亡的马贼们,无论他们活着的时候,造下了多大的罪孽,但这一刻,他们却都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死人!

    古霄站在一个巨大的篝火前,望着里面不断燃烧着的火焰,心头一片的宁静。

    队伍里所有死去的人,此刻正在和那些马贼们都被丢进了他面前的这堆篝火之中,烧成了灰烬。

    这些人活着的时候,是仇人,但现在死了之后,却被一同化为了灰烬,他们的骨灰也会混杂在一起,从在再也不分彼此。

    “不知道,我死了之后,是不是也是这么的默默无名呢?”古霄望着篝火中那一具具早上还鲜活的生命,现在却已经变成了迎风而散的骨灰,心中暗自说道。

    即使古霄素来自负,但是在看到了这些人的逝去之后,还是忍不住泛起了一丝悲哀的情绪。

    本能的,古霄甚至还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杀人,在星辰大陆的时候,他虽然是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但是手上却已经沾上了鲜血。

    只不过,一次性的有这么多人因为自己而死,古霄还是发自内心的感觉到有些难以接受。

    这无关于他的心性,只不过是一种非常单纯的本能。

    第一次的古霄升起了这天下应该一统的念头!不是因为历史的轨迹,促使他升起这个念头,而是非常单纯的升起这样一个念头!

    古霄矗立在火堆前,默默地沉思着,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悲哀。

    为天下人悲哀,为这个纷乱的乱世而感到悲哀!

    在他的身后,纪嫣然和凤菲一左一右的侍立在两旁。

    两个绝代佳人,望着古霄那满是悲哀的面容,不约而同的心中都升起一股心疼。

    “你还好吧?”凤菲壮着胆子,凑上来问道。

    古霄摇摇头,“没事!”

    “我们可是打了胜仗,可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呢?”凤菲不解的问道。

    古霄语气悲哀的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着天下纷乱的时局什么时候才算是结束呢?天下百姓什么时候才能过上真正安宁的日子!”

    “那还不简单,只要天下一统不就可以了!”政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对着一脸悲哀的古霄说道。

    天下一统?古霄大吃一惊。

    自周平王以来,天下分裂五百余年了,所有的人都认为,现在这种群雄并立的局面才是好的。甚至于,很多傻瓜认为,只要消灭了强秦,老百姓就能得到安宁。对于这两种观念,他自然是嗤之以鼻。

    可是,政儿这小家伙居然能够一口就说到根子上,这可真是了不起!

    想到这里,古霄望着政儿,一脸的吃惊!

    “政儿,刚才的话是谁教你的?”古霄追问道,他还是有些不相信,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能够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政儿有些害怕了,小声说道:“没有人教我,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真的?”古霄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哼!”政儿有些生气了,“当然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怎么不行吗?”

    话音刚落,政儿就转过身去,看也不看古霄一眼。

    嘿,这小鬼还冲自己发起脾气来了!

    政儿这满是孩子气的表现,顿时就让古霄又好气又好笑,间或还有一点哭笑不得。

    “呵!”看到这师徒两个的举动,纪嫣然终于忍不住了,当下就是玉手掩口,发出了一声娇笑。

    笑声好似会传染一般,凤菲听到纪嫣然的娇笑,同样是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古霄被二女的笑声给吸引了过来,望着二女的笑容,顿时就有些呆了。

    正在笑颜如花的二女,就已经是美得宛若是天仙下凡了。

    古霄望着二女笑颜如花的笑容,一腔愁绪顿时就在二女的笑容之中尽数化为乌有,原本沉重的心情也不禁消散了许多。望着面前的纪嫣然和琴清,本能的,古霄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变得无比的放松起来。

    一时之间,除了根本就不懂这些事情的政儿之外,三人之间的气氛越发的尴尬起来,甚至于还隐约之间有着一种名为暧昧的情绪在滋生。

    良久,待到远处传来一声呼喝,才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尴尬气氛。

    “两位小姐,古统领,吃得准备好了!”

    远处,有人正朝这里奔来。

    “哟,吃饭喽!”政儿欢呼一声,就已经当先朝着营地那面奔去。

    古霄回过神来,望着政儿那欢呼雀跃的背影,突然搞不懂了,到底哪一个政儿才是真正的他!

    到底是那个聪颖的他是真正的他,还是现在这个活波的他是真正的他!

    亦或者,两个他,都不是真正的他!

    古霄望着政儿远去的背影,一时之间,居然发现,自己原本以为,自己非常了解自己的这个弟子,但这一刻却突然不懂了。或许,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的这个弟子吧?

    ps:感谢燕长弓的打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