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一声,古霄站在一辆车的车顶上,一剑就将面前的一名马贼来了一个身首异处。

    轻松斩杀了一名马贼,并没有使得古霄产生半分的动容,他依旧是那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动容一般。

    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从一开始,古霄就没有将面前的这伙马贼给放在眼里过。

    在他的眼中,只有廉颇、李牧、信陵君等人率领的大军才能充当他的对手。至于嚣魏牟这样的马贼,他根本就不看在眼里!

    马贼就是马贼,凡是贼寇,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只能打顺风仗,根本就不能打硬仗。

    事态的发展也果然和他的预料一般无二!

    在他将马车围绕起来,充当了临时性的屏障之后,这伙马贼就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

    无论嚣魏牟怎样的暴跳如雷的催促自己的部下朝着车队发起进攻,都是徒劳无功的事情。

    在上面不断扔下来的石头的砸击下,这些马贼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那股子嗜血的劲头了。原本密集如雨的马贼们,为了躲避上面不断砸下来的石头,只能分散开队列,从而尽可能的为自己腾出地方,来躲避石头的砸击。

    古霄看着面前变得稀疏起来的马贼群,当下就是一身不屑的嗤笑。

    如果是正规军的话,在面对这种飞石砸击的时候,保持这个队列,当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很可惜的是,此刻他的对手,不是正规军,而是一伙马贼,一伙只能打顺风仗的马贼。

    对于这些马贼来说,如果他们始终保持密集的队形,那彼此之间互相有个依靠还好一些,但是,此刻分散开来那简直就是自泄士气。

    战局的发展果然不出他的预料,在这种队列之下,马贼们的进攻势头变得越来越小了,甚至于有一部分马贼还一边注意着前方的动静,一边准备着向后移动。

    对于这些缺乏最基本的团体观念的马贼来说,身边的同伴从来都不是可以依靠的袍泽,而是随时都可以出卖的工具。

    就这样,在马贼这种稀疏的队列的进攻之下,据守马车的武士们,又坚持了大半个时辰,一块块石头在百余名武士的舍生忘死之下,不断的砸下去。

    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里,马贼们不断的朝着马车发起进攻,但始终都没有占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便宜,只是徒劳无功的上前来送死。

    就这么点时间里,总数约为千余的马贼们,再次丢下了两百来具尸体,算上一开始的弓弩所造成的伤害。如今,马贼们已经在这马车所组成的屏障面前,丢下了差不多三百条人命了。

    而反观武士这一方,因为占了防御和居高临下的便宜。在这么长时间的作战之下,武士们只损失了数十人,其中还有十多个是因为臂力实在是不堪重负了,才不得不下去休息的。

    “都给我上!”远处,嚣魏牟发现自己的部下始终都无法啃下面前的这小小的车队,当下大怒,拔出腰间的佩剑,再一次下令道。

    “杀啊!”嚣魏牟素来都以凶残著称,此刻,在他的大声喝斥下,几名马贼头目都身先士卒的带领着马贼朝着车队再一次发起了进攻。

    马贼们虽然此刻已经是伤疲之身了,但是,在头目的带领下,还是再一次的对面前的敌人发起了进攻。

    远处,嚣魏牟看到士气好不容易重新鼓起来了,当下趁热打铁的下令道:“杀啊!都给我杀!凡是能够杀了古霄那厮的,一律重重有赏!”

    “嗷呜!”在嚣魏牟的重赏之下,原本士气已经快要泄的差不多的马贼们,当下一个个都发出一声声狼吼。

    原本已经快要败退的马贼们,一个个都再一次的挥舞着手中各式各样的兵器,朝着面前的敌人再一次的发起了凶猛的冲击。

    这一次,他们一个个都是赤红着双眼,在这数百名马贼的眼中,此刻除了**裸的**之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车顶上,古霄望着远处潮水般攻来的马贼,心中大定。

    原本,他还在担心,嚣魏牟有没有什么后手的存在。但是,此刻,在见到了嚣魏牟将自己所有的部下都压上来之后,反而觉得安定了许多。

    嚣魏牟虽然勉强也算得上是一个带兵的,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将军。

    古霄原本以为,他是低估了嚣魏牟了,但是,他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嚣魏牟了!

    对于一个马贼来说,他们只知道掳掠,从来都不知道作战的成本。因为马贼就是马贼,他们不是战士,自然不会明白,战场上,最重要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团结。

    此时,营地之中的石头已经使唤的差不多了,原本备好的石头到现在已经快要消耗殆尽了。

    但是,古霄却还是那副镇定的样子,四周的武士们,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头儿,到底是为什么这么镇定,却也不禁的受到了鼓舞。一个个都是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兵器,准备着与马贼们展开一场肉搏战。

    “杀啊!”当最后一块石头被古霄亲自扔下去之后,发现头上不时飞下来的石头已经没有了的马贼们,一个个都是心中大定,狼嚎着朝着马车上发起了进攻。

    一名名赤红着双眼的马贼们,一个个手脚并用的朝着马车的车顶攀爬而去。

    “杀啊!”古霄拔剑在手,大喝道。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马车顶上的百余名武士们,现在还有力气作战的都是纷纷的拔剑在手,准备着与这些凶残的马贼展开恶战。

    “呵呵!”远处,嚣魏牟看着自己的部下,已经攻到了马车上,那些马车上的武士们,一个个都已经准备好了肉搏战了,当下就怪笑起来。

    虽然这一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但是,只要这一票做了,那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锵!古霄屹立在马车的车顶上,拔剑在手,一剑就将他面前的一名马贼给砍成两截。

    此刻,武士们都已经做好了肉搏战的准备,一个都是与马贼们厮杀起来。

    只是,在这些武士当中,与古霄的表现,最为出彩,只见他一剑在手,所当之处,无人能挡。

    椭圆形的马车车顶,在他的脚下,简直和平地一样,根本就是来去自如。

    远处,纪嫣然、凤菲等女,望着古霄等人状若天神一般的英姿,一个个都是面露迷醉。

    只可惜,武士们的数量,相较于马贼来说,实在是相差太多了。纵使,这些武士们浴血奋战,但还是被马贼们一个个给攻上车顶。原本就累得不轻的武士们,一个个都支撑不住,无奈的从马车的车顶上撤了下来。

    很快的,原本,阻碍了这些马贼的车顶上,就只剩下了古霄自己一个人了。

    纵使他浴血奋战,但毕竟寡不敌众,看上去败亡也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在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混乱,始终都是那么的从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