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时候,一个人一把剑,再加上一个徒弟。

    走得时候,貌似还是一个人一把剑,再加上一个徒弟。

    一切看上去,好像都和来的时候一样,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只是,古霄分明可以感受得到,在自己背后的大梁城中,此刻正有无数道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在盯着自己。

    离开大梁城的时候,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纪嫣然居然选择了他们同行。

    就是这么一同行,让古霄见识到了纪嫣然这位亡国的越国公主的气派。

    这一次,只是前往齐国,但纪嫣然居然带了数百名护卫,身边还有着数十个美婢的贴身服侍。让古霄这个落魄公子,看得不禁是膛目结舌。到底是王室出身,和自己这种破落贵族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一行人一并朝着齐国的方向而去,一路上古霄就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这支队伍的护卫队长,负责保护着凤菲和纪嫣然这两位美女的安全。

    古霄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次想要离开魏国,那势必将不会轻松。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这一路上他们一行人走得非常的平静,连一个山贼之类的都没有冒出来。

    只是,正是这份平静,反而引起了古霄的不安。

    “怎么了?”越接近魏国边境,古霄的表情就越发的不安,这引起了蕙质兰心的纪嫣然的主意。这一日,在安营扎寨之后,纪嫣然特意找上门来,询问古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此心事重重。

    古霄苦涩的一笑,“没事,就是有些不安。”

    “什么事情居然让你如此不安。”纪嫣然追问道。

    古霄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自己心中所担心的事情告诉纪嫣然,想咨询一下她的意见,当下问道:“嫣然,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一路上实在是太平静了吗?”

    彼此熟络之后,古霄已经开始亲切的称呼纪嫣然为嫣然,而纪嫣然则称呼古霄为古大哥。

    纪嫣然想了想,面露狐疑,疑道:“你这么说,也的确是如此,这一路上的确太过平静了一些。”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难道,路途安全还不好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凤菲也来了,听到古霄和纪嫣然的问答,当下反对道。

    古霄苦笑一声,道:“如果是只有你们两个的话,那路途安全的确不是什么怪事,但加上我的话,那这么安全就只能用反常来形容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纪嫣然惊道。

    她有一种感觉,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并不像是他表现出来的这么普通,在他的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在听到他的这句话之后,纪嫣然几乎可以肯定,自己面前的这股男人,他的身份一定不像是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

    古霄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有说,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

    到现在,他还没有完全相信这两个女人,自然不会将自己的身份告诉这两个女人。更何况,当年白起杀戮六国之兵百余万,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是东方六国的人,那就基本上都能和白起扯上点仇恨。

    古霄可没兴趣拿自己的命去赌,赌自己面前的这两个女人会不会和白起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虽然他喜欢看别人虐恋情深,但是他可没有兴趣亲身上演一番。

    ······

    事态的发展果然不出古霄的预料,随着他们越来越接近魏国边境,周围的气氛变得越发的浓烈起来。

    往常一贯混乱的边境地区,在这个时候,简直就像是国都一般,根本就连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只可惜,却没有人会对这种情况产生什么高兴的情绪。整个队伍之中,上到古霄、凤菲、纪嫣然,下到政儿和小萍儿,没有人会认为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安全。

    这一日,在正式离开了魏国的国土之后,危险终于开始降临了。

    日落时分,有几名盗贼远远地观望他们的队伍。

    这个情况,彻底打碎了队伍之中,一小部分人的幻想,所有的人除了个别自暴自弃的人之外,其余的人都开始戒备起来。

    嚣魏牟要来了!

    这种种反常的情况,都向队伍之中的人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

    在这魏国边境之上,除了嚣魏牟之外,没有第二支马贼还有这么大的威风了。

    “嚣魏牟,这就是你信陵君对我的试探吗?”古霄在得知了这消息之后,反而显得极为的平静。

    他很清楚,自从自己那日在信陵君的面前展露自身的才能之后,信陵君为了防止自己放虎归山,那就势必将对自己进行下一步的试探。

    他原本还在担心,信陵君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试探。但当发现是嚣魏牟之后,他就不禁送了一口气。

    嚣魏牟乃是齐国田单的族人,也是出了名的有勇无谋。

    古霄不相信,信陵君会笨到,认为一个嚣魏牟就可以对付的了他,但自己怎么打败嚣魏牟,这中间就大有学问了。

    自己想要打败嚣魏牟的话,那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而且自己最好也轻松的打败嚣魏牟,如果自己打败嚣魏牟的方式很艰难的话,那反而糟了。

    古霄很清楚,自己倘若很惊险的解决掉嚣魏牟的话,那自己就死定了。因为,那帮老家伙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区区一个嚣魏牟能够把白起的孙子给逼成这样。相反的,倘若轻松打败嚣魏牟的话,那才符合他们心目中的预期。

    古霄躲在帐篷之中,不断的思索着,想要找出一个打败嚣魏牟的简单办法。

    越想,他越是觉得头大。

    他虽然比起那帮老家伙,多了两千多年的见识,但是在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上,和这些老家伙比起来,还是太嫩了一些。

    ps: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本书在公众作者新书榜之中,已经排行第九了,实在是太感谢书友们的大力支持了!今天,天月花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将章节和存稿都修改了,错别字虽然不敢血已经没有了,但也大为好转。血月在此,再求支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