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霄在大梁城待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里,他不是整天练剑,就是跟凤菲和纪嫣然这两个女人卿卿我我。

    在他学自后世信息大爆炸年代的高超技巧之下,这两个女人都已经离不开他了。

    古霄看得出来,这两个女人已经真的爱上他了。这让他感觉到心中很爽。

    只要还是男人,就都会喜欢美女,更不用说是纪嫣然和凤菲这样的绝代佳人了。

    因此,这些天里,这两个女人已经对他千依百顺了,简直就是须臾都离不开他。

    这段日子,让他过得很舒心,他从来都没有试过这么平静的生活,这不禁让他产生了一种不想要离开的念头。

    只可惜,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他斩灭了。

    他从来都不会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放弃自己的责任!

    古霄素来都认为,亲情、友情、爱情固然是人的一生当中最重要的感情,但人的一生当中,还有着更加重要的东西。

    那便是——责任!

    这一日,古霄再一次来到了信陵君的府门前。

    在下人通禀后,他很快的就再一次见到了信陵君以及信陵君的贴身护卫朱亥。

    “见过君上!”当信陵君出现之后,古霄立刻朝着信陵君拱手行了一礼。

    “哦,原来是白胜小兄弟。小兄弟今日前来,有何贵干?”信陵君在屏退了下人之后,毫不客气的就直呼出了古霄的真名。

    古霄听到信陵君叫出自己这一世的真名,不禁眉头一皱,答道:“在下三日之后,就要离开大梁了,来此特意向君上辞行!”

    “辞行?”信陵君玩味的说道。他不认为,面前这个是敌非友的年轻人,会这么礼貌的向他辞行,尤其还是在他刚刚摆了对方一道的情况下。

    古霄道:“不错,在下三日之后,就会启程前往齐国。”

    “去齐国?你要去挑战曹秋道?”信陵君讶道。

    古霄摇了摇头,“不,去打败曹秋道的其余三大弟子!”

    “为什么?”信陵君话说一半,就明白了古霄的用意,“因为你师傅照剑斋?”

    古霄点点头,“师傅打不过曹秋道,并不代表徒弟也打不过照剑斋的弟子!”

    “这么说,你是去为你师傅夺回荣誉?”

    “没错!”

    信陵君看着古霄那双满是战意的双眸,实在很难想象,面前的这个心中只有剑的少年真的是战魔白起的孙子,只可惜,这偏偏是事实。

    “你可真不像是白起的孙子!”良久,信陵君感叹道。

    古霄道:“所以,我现在不是白起的孙子、传人,而是照剑斋最得意的开山大弟子!”

    信陵君开始有些懂了,问道:“这么说,你现在不打算做白起的孙子!”

    古霄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默然点头。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重新变成白起的孙子?”信陵君问道。

    “回到秦国之后!”古霄满是狂热的答道。

    信陵君懂了。

    白起的威名不是他一个人铸造的,而是在秦国数十万将士的浴血奋战中铸造出来的,正是有着数十万秦军的浴血奋战,才铸就了白起“不败”的威名。换句话来说,没有这数十万秦军的牺牲,就没有白起令人闻风色变的威名。

    没有秦国也就没有白起,而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白起的嫡孙,也是同样的想法。

    只有回到秦国之后,拿到兵权,他才是白起的继承人,现在的他只是照剑斋的弟子罢了。

    想明白了一切关节,信陵君立刻神色复杂的看着古霄。

    虽然他早就知道这小子不好对付,但是却想不到这小子居然如此厉害!

    想到这里,信陵君开始怀疑,自己等人将这小子放回秦国的决定,到底是不是错的?难不成,真的是在放虎归山不成?

    古霄看着信陵君不断变换的脸色,清晰的捕捉到了信陵君眼中一闪而逝的一缕杀机。

    “啊!小子,受死!”一直矗立在信陵君身边的朱亥,此时突然大喝一声。缠绕在臂上的大铁锤已经飞出,径直朝着古霄狠狠地砸去。铁锤去势极快,自朱亥话音刚落到铁锤出现在古霄的面前,时间不过是短短的一息左右。铁锤势大力沉,古霄甚至可以感受到铁锤上凌厉的力道,光从这一锤之中,他就敢肯定,朱亥的武艺绝对不在他的师父照剑斋之下!

    铛!面对朱亥的这一锤,古霄侧身一避,就避开了势大力沉的铁锤。同时,腰间的英雄剑已经出鞘,缠在了朱亥的铁锤之上。

    嘭!古霄的英雄剑和朱亥的铁锤发生了剧烈的撞击,古霄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自己脚下的地面都抖了抖。

    踏!踏!踏!

    剑锤相交,古霄立刻就朝后连退三步,在刚才剑锤相交的时候,古霄只感觉到一股子巨力从朱亥的铁锤上传来,震得他手臂发麻,虎口上都是一阵发麻。

    另一边,朱亥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人高马大的朱亥,站在古霄的面前,简直就像是一个巨人一般。但一击之后,朱亥也是朝后大退了一步,一张长满络腮胡子的黑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好小子,果然好身手!”朱亥惊道。话音刚落,朱亥手中的大铁锤已经再次开始旋转起来,似乎随时都可以再次打出一击。

    古霄一脸兴奋的看着朱亥,自出道以来,他还是头一次碰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这实在是让他兴奋莫名,恨不得现在就和朱亥大战一番。

    “够了!”就在两人欲要再次开战的时候,信陵君伸出一只手,制止了朱亥的动作。

    “君上,不能放虎归山呀!”朱亥惊道。

    放虎归山!这也正是信陵君所担心的事情。

    只是,信陵君想了又想,仍然不认为,自己会斗不过面前的这个小子。更不认为,白起的不败神话,真的不能打破!

    “小子,你可以走了。”良久,信陵君森然的对古霄说道。

    古霄看得出来,信陵君这是在强行按捺着对自己的杀意。

    古霄洒脱一笑,道:“你这是放虎归山!”

    信陵君不甘示弱,反驳道:“不,本君认为这是养寇自重!”

    “是吗?到底是放虎归山还是养寇自重,咱们就走着瞧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