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古霄就在纪嫣然的雅湖小筑中住下。

    古霄看得出来,纪嫣然对他的印象已经有了不少改观。

    在安排住处的时候,纪嫣然给古霄安排了一个闲逸雅致的住处,这不禁让他大为满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古霄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

    一方面,他向往着建功立业,渴望能够成为名垂青史的人物;另外一方面,他又追求那种飘然出世的生活。

    因此,纪嫣然给他安排的房间,让他感到非常的满意。

    “好厉害的剑法呀!”古霄看着自己面前的纪嫣然,感受到剑法中所蕴含的精妙后招,心中赞叹道。距离纪嫣然答应古霄,将越女剑法传授给独他,已经过去数日了,纪嫣然每天都会抽出一个时辰的时间,在他的面前施展越女剑法。虽然纪嫣然因为本身剑术根底的原因,始终都没有能够将这套剑法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但是,落在古霄的眼中,他却能够从纪嫣然的这套剑法之中,领略到剑法之外的无穷后招。

    “如何?”第五天上,纪嫣然在古霄的面前将越女剑法施展了十余遍之后,拿起一边的毛巾,擦拭了一把香汗,询问道。

    “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古霄答道。

    这套越女剑法原本是越女阿青为了帮助越王勾践击败吴王夫差专门传授给越王军队的。

    因此,这套剑法虽然厉害,却难免有些过于大开大合。

    只是,如今距离当年越女阿青的时代,已经长达百年了。

    越女剑法经过历代剑术名家的不断改良,早已经变得轻翔灵动,不复当年的战阵争锋的剑路了。

    更何况,当年越女阿青毕竟是一个女子,就算她再是如何因材施教,将一套适合士卒修习的剑法传出来,却终究先天不足。因此,古霄可以感受得到,这套剑法原本就是一套偏向轻灵的剑法。

    “嫣然不懂,你为什么要学越女剑法?”纪嫣然不解的问道。

    古霄隐秘的扫了纪嫣然一眼,此刻,纪嫣然因为刚刚练完武,浑身上下都是香汗淋漓,将她那美妙的曲线都勾勒出来。偏偏她自己却没有发现,周围又没有其他人,因此,就便宜了古霄大饱眼福了。

    古霄偷偷的看了纪嫣然一眼,答道:“很简单,为了对付曹秋道!”

    “你真的要挑战曹秋道?”虽然早就从古霄的口中得知,他有挑战曹秋道之心,但纪嫣然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古霄继续偷窥,道:“当然,不过,这个时间就难说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挑战曹秋道?”纪嫣然饶有兴趣的问道。

    “最快也要在三年之后,到时候,我要是还活着的话,就算是我不去找曹秋道,曹秋道一定也会来找我的!”古霄说了一句让纪嫣然听不懂的话。

    纪嫣然将不解的目光投向古霄,希望他能够解释一下。

    古霄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

    事实上,能够听懂他的这句话的人也没有多少。

    古霄很清楚,为了打破白起不可战胜的神话,一旦他回到秦国,那势必就要迎来来自六国的又一次合纵,只有撑过这波攻击,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而这个时间也就是差不多三年之后,而在三年后,如果他战败了的话,那他也没有脸继续活下去了。

    而万一他战胜的话,那势必将在秦军和天下竖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神话。

    到时候,为了弥补自己放虎归山的悔恨,就算他不去找曹秋道,曹秋道也一定会来找他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要学习纪嫣然的越女剑法。

    他要学越女剑法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当世之中,剑法大都是讲究的是以势压人,对于剑手的臂力要求极高,诸如他师傅照剑斋、曹秋道等人,都是出了名的天生神力,而他的臂力比起管中邪也不过是相差仿佛,学习越女剑法对他将来与曹秋道之间的决战有好处;另一个原因则是,他可没有忘记自己是谁,就算他这一世是白胜,但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真正的名字是古霄,他迟早都会回到星辰大陆上的,相较于讲究臂力的当世剑法来说,还是越女剑法的价值要更高一些。

    古霄这么想着,双眼已经开始涣散起来,开始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

    “你···你在想···想什么呢?”纪嫣然不悦的推醒他,说道。

    古霄茫然的说道:“在想你!”

    刚刚回过神来的古霄,一双眼睛已经下意识的落在了纪嫣然那依旧玲珑曼妙的娇躯上,双眼不停地上下扫视着。

    “啊!色狼!”纪嫣然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低头一看,自己的娇躯简直已经近乎呈现出**之态,尽数出现了面前的这个男人的面前。

    当下,纪嫣然发出一声尖叫声,就转身跑去。

    “色狼,我和你没完!”纪嫣然大吼道。

    “呵呵,看不出,这丫头的身材还真棒呀!”古霄望着纪嫣然曼妙的背影,暗自笑道。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之后,古霄已经开始有点喜欢上纪嫣然了。这个女人聪颖多才,才貌双全,简直就是一个最佳的妻子人选,堪称是一个贤内助。

    古霄不是项少龙,项少龙会对每个女人都表达爱情,他却不会。

    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因此,对于纪嫣然虽然产生了兴趣,但这更多的是一种男人对于优秀的女子本能的占有欲,而不是项少龙、韦小宝之流的泛滥式爱情!

    他看得出来,纪嫣然已经对她产生好感了,他对于纪嫣然也产生了兴趣。

    所以说,他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扩大这种好感。

    好在,他成功了。

    如果是一般的男人的话,刚才那么亵渎纪嫣然,早就应该被纪嫣然大卸八块了。

    可纪嫣然对他却只是尖叫咒骂一声,就走了。

    这不能不说,的确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