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古霄走进这间客厅的时候,他就发现,有人躲在暗处偷窥。

    本能的,古霄感觉到一阵不妙,他又不傻,自然知道,自己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把纪嫣然给得罪的不轻。如今,纪嫣然让下人把自己给带到了这间没人的房间之中,除了想要教训自己之外,还会想干什么?

    因此,古霄表面上虽然什么都不在乎,好像很平静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却将差不多一半的精力都放在了用来提防纪嫣然上了。

    此刻,纪嫣然终于发难了,古霄反而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从来都不是面前的敌人,而是一直都躲在暗处的敌人。

    铛!就在纪嫣然从后面袭来的同时,古霄终于动了。

    一直佩在古霄腰间的英雄剑锵的一声出鞘,自他的身后刺出,迎上了纪嫣然自他背后刺来的一剑。

    双剑相交,古霄立刻就从纪嫣然的剑锋之上感受到一股柔劲。

    这不禁让他大为吃惊,须知,当世之中,剑法大都是以刚猛为主,诸如曹秋道就是这其中的代表人物。可是,从刚才的那一剑上,古霄可以感觉得出来,纪嫣然的力气并不大。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一个女子的力量怎么都是比不上一个男子的。

    可是,在双剑相交的时候,古霄原本想要凭借自己臂力上的优势,将纪嫣然的剑打飞。

    孰料,剑上居然传来了一股子柔劲,将他的力量给卸掉,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第一次交锋,古霄居然吃了一个暗亏,这可实在是让他不禁大吃一惊。

    “久闻照剑斋先生剑术超群,古兄乃是照剑斋先生的高足,一身剑术尽得真传,嫣然今日不才,想要领教一二,还望古兄不吝赐教!”当古霄转过身来的时候,他果然看到的是,一身女式武士服,看上去显得极为的英姿飒爽的纪嫣然。

    此刻,纪嫣然手持一柄宝剑,对着他巧言倩兮的说道。

    “乐意奉陪!”古霄淡然一笑。

    “叱”纪嫣然轻吟一声,手中的长剑已经朝着古霄的面门而来,剑速极快,势如闪电,如果古霄被纪嫣然这一剑刺中的话,虽然死不了,但也会毁容。看样子,这位嫣然大家自从见到古霄之后就一直都对他很不爽,现在终于逮到机会了,是想要好好地出上一口恶气了。

    “当!”古霄手中的英雄剑后发先至,在纪嫣然的长剑距离他的面门只有数寸的时候,径直挡在了纪嫣然的剑锋之前,将纪嫣然的长剑挡住,再也不得寸进。

    “看剑!”纪嫣然一剑无功,手中长剑已经收回,充分发挥出了女子轻盈体态所带来的优势,将一套适合女子的轻盈剑术发挥的淋漓尽致,手中的长剑不断朝着古霄攻去,剑锋盘桓在古霄的咽喉、心口、腹部等要害,摆明了是想要让好好地教训古霄一番!

    “剑术真不错!”古霄心中赞叹道,在这个世界上,臂力对于习练剑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素,因此,当代剑术名家几乎都是男子,除了两百余年前昙花一现的越女剑阿青之外,古霄就再也没有听说过有其他的女性剑客名家的存在。可是,现在纪嫣然施展的剑法虽然在仍然没有摆脱臂力不足的缺点,可是却也将女子身体柔韧的优势发挥出来了。舍弃了剑法挥剑时候的威力,转而开始追求剑法的速度敏捷,简直就是专门为女子量身订做的剑法。

    正所谓矫若游龙,纪嫣然的剑法可谓是将女子的柔美发挥到了极致,一套细腻动人的剑法不断的围绕着古霄旋转。

    整个人更恍若是跳舞一般,不断的围绕着古霄旋转。

    一时之间,两个人恍若是打情骂俏一般,看上去简直就是一点杀气都没有。

    可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的真正危机。

    古霄是越打越心惊,这位魏国第二剑客的剑术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想象,虽然还不及他的师弟管中邪,却也要胜过连蛟和连晋兄弟。这套剑法更是专门为女性量身订做的,打得他一时之间居然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自他出道以来,还是第一个遇到这么厉害的对手。

    纪嫣然强于韩竭!这一点在古霄的心中已经毫无疑问的确认了。

    狭窄的客厅之中,古霄和纪嫣然,你来我往,打的是不可开交。

    原本宁静祥和的客厅,此刻已经布满了杀气。

    只见,在客厅之中,两团剑影互相碰撞,打得是不可开交。

    “到此为止了!”交手两百余剑之后,古霄轻叱一声,他已经看穿了纪嫣然的剑法,知道纪嫣然所使用的剑术到底是什么了。他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和纪嫣然纠缠下去了,当下,一剑朝着纪嫣然的胸口刺去。

    这个角度,古霄选择的可谓是恰到好处,正好刺在了纪嫣然招式去势已尽的地方。

    铛!纪嫣然仓促变招,只能以剑背迎上了古霄的英雄剑。

    只可惜,就算她变招迅速,但二人胜负已定,她手中的佩剑还是一个没抓稳,掉落在了地上。

    “你输了!”古霄的英雄剑剑锋出现在纪嫣然的身前,淡淡的说道。

    “不愧是照剑斋先生的高足,嫣然输得心服口服!”纪嫣然脸上没有半分沮丧发的说道。

    古霄收回英雄剑还剑入鞘,问道:“敢问嫣然小姐,刚才施展的可是越女剑法?”

    纪嫣然终于花容变色,道:“你···你怎么···么知道?”

    “看来,我猜的没错,你施展的果然是越女剑法。”古霄轻笑一声。

    早在刚才交手的时候,他就在怀疑,纪嫣然施展的是不是越女剑法?

    原著中,他依稀记得,纪嫣然乃是越国的亡国公主,而提起越国,除了那位卧薪尝胆之后又兔死狗烹的越王勾践之外,最能引起别人注意的,也就是这一套越女剑法了。

    纵观上下五千年史册,能够以女子之身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人并不多,而以武艺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女子,更是少之又少。

    据古霄所知,这样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唐时剑圣公孙大娘,另外一个便是越女剑法的创始人——越女阿青了!

    想起越女剑法,古霄自然怀疑,纪嫣然练得是不是越女剑法?好在,他猜对了。

    纪嫣然的反应,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他,她练得的确就是越女剑法!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