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韩竭大喝一声,当先一剑朝着古霄劈了过来,剑锋在空中闪烁着寒光,以一种非常诡异的角度朝着古霄劈来。

    古霄紧紧的按紧英雄剑的剑柄,面对韩竭这势可开山的一剑,古霄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朝着左侧轻移一步,便非常轻松的避过了韩竭的这一剑。

    “啊!”韩竭看到自己的这一剑居然连对手的衣襟都没有碰到,一张本来有些黝黑的脸庞顿时涨得通红,长剑横扫,再次朝着敌人攻了过去。

    “铛!”韩竭的剑扫到了半路,就被对方手中的长剑给招架住,再也前进不了半步。韩竭更感觉到自己的剑上传来了一种巨力,险些连手中的剑都握不住,被震飞出去。

    “投降吧!”古霄不屑的说道。

    他还是太高估了这位所谓的韩国第一剑客,他原本以为,韩竭的剑术比起连晋来说,应该要高上半筹的。孰料,真的动起手来之后,他才发现,韩竭的剑术比起连晋来说,也不过是伯仲之间。

    比起自己而言,韩竭的剑术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啊!”古霄看着连剑都没有拔出来的古霄,顿时就怒火盈胸,再次发出一声大喝,手中的宝剑如同是跗骨之椎一般,继续朝着古霄追击过来。

    一时之间,韩竭手中的宝剑如同一条毒蛇一般不断的朝着古霄追击过来,他手中的那柄原本就寒光闪闪的宝剑不断的在空中飞舞起来,围绕着古霄不断的旋转起来。

    在韩竭这般疯狂的攻击之下,古霄犹如闲庭漫步一般,从始至终都没有拔出自己的宝剑,只有当韩竭的宝剑攻到自己的身旁的时候,才会以剑鞘挡开。

    “好厉害!”殿中众人看着在韩竭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之下,还显得那么从容的古霄,哪里还不知道,古霄的剑术要胜过韩竭何止一筹二筹?凤菲张大着一张樱桃小口,惊骇莫名的叫道。一双美眸之中更是异彩纷呈,眼神之中满是说不出的崇拜。

    “好小子,果然不是一个简单角色!”信陵君心中惊道。

    作为在场的人之中,唯一一个知道古霄真实身份的人,他实在是不能不吃惊。

    虽然早就知道,这小子绝对不是一个简单角色,但是还是想不到,这小子的剑术居然如此高超。

    作为不为人所知的魏国第一剑客,信陵君的这个第一剑客,要胜过韩竭这个韩国第一剑客,不知道多少。

    毕竟,七雄之中,韩国乃是最弱小的一个国家,自当年三家分晋之后,韩国就从来都没有辉煌过,积贫积弱之下,韩国的武士总体上,也远远不及其他国家的武士。

    看到古霄这份剑术,信陵君不禁扪心自问,自己等人的决定到底是不是错的?

    “到此为止了!”古霄在韩竭的攻势之下,游刃有余。

    他原本想要看一看,韩竭到底学到了曹秋道的几分剑术,只可惜,让他失望的是,韩竭估计连曹秋道的三分剑术都没有学到。

    话音刚落,古霄就再也没有兴趣和韩竭纠缠下去了,手中的英雄剑锵的一声,已经应声出鞘,一剑朝着韩竭刺去。

    此时,韩竭的剑影已经将古霄给笼罩住,似乎下一刻就可以将他万剑穿心。

    只可惜,也只是下一刻了。

    殿中众人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剑鸣声,然后殿中就立刻出现了一道闪电。

    古霄手中的英雄剑化作一道灿烂夺目的闪电,径直朝着韩竭飞去。

    在这道可怕的闪电下,韩竭下意识的就闭上了双眼,直到脖子上传来一种冰凉的触感。

    “曹秋道的弟子,不过如此!”古霄不屑的评价道。

    韩竭缓缓地睁开眼睛,就看到古霄的宝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

    “放肆,你竟敢侮辱我师傅?”韩竭听到心目中最敬爱的师傅遭到面前的这个师傅的手下败将的得意弟子的“侮辱”,顿时就怒道。

    古霄蔑视的说道:“手下败将!”

    “哼,你师傅也不过是我师傅的手下败将罢了!”韩竭勉强找到了一块遮羞布。

    古霄点点头,“不错,我师傅是打不过曹秋道,可你现在又打不过我,等到传扬出去的话,那世人都该知道,曹秋道剑术的确比我师傅照剑斋好,可是教徒弟的本事就不如了!”

    说到得意处,古霄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话音刚落,古霄就收回了英雄剑,转身朝着凤菲走去。

    在他的身后,韩竭赤红着双目,眼神之中满是冰冷的杀意。

    “啊!我杀了你!”韩竭怒吼一声,再次朝着古霄扑了过来。

    凤菲眼见韩竭落败之后,居然如此不顾颜面,当下惊呼道:“小心!”

    “不自量力!”古霄叹了一口气。

    噗嗤一声,就在韩竭距离古霄还有三尺的时候,一声鲜血飞溅的声音响起,古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身去,一剑刺入了韩竭的小腹,剑锋入腹三寸。

    “不好意思,大王,弄脏了你的宫殿。”古霄抽出英雄剑,对着安厘王抱歉道。

    安厘王摆摆手,道:“哪里?这点小事罢了!”

    “来人,还不带韩将军下去!”信陵君招呼一声,示意殿中的侍从将韩竭给抬下去。

    韩竭虽然受伤了,但信陵君看得出来,韩竭的伤势并不致命。这不禁让他送了一口气。韩竭要是真的死在魏国的话,那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现在既然死不了,那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很快的,就由几名宦官将韩竭抬下去,为他疗伤去了。

    经过这段小插曲之后,安厘王再也没提要留凤菲在王宫的事情了。

    所有的人都很有默契的,将那件事给忘记了。

    “怪不得,别人都说,英雄救美是经久不衰的泡妞绝技!”感受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凤菲那炙热的目光,古霄心中苦笑道。

    回到位子上之后,古霄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凤菲看着自己的眼神中,已经满满的都是一种火热的神情。

    正所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古霄虽然没谈过恋爱,却也知道,凤菲这分明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才会露出的表现。

    古霄想不到,自己这一次不光打败了韩竭,拉了曹秋道的面子,居然还能有点意外收获。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