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古霄和韩竭剑拔弩张,随时都可以打起来的时候,一个宛若凤鸣的声音响起,制止了他们的举动。

    声音入耳,立刻就使得古霄那心中本来已经沸腾的杀意消散,甚至于手也不自禁的从剑柄上移开。

    “纪才女,何意?”古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制止了这场交战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纪嫣然,皱起眉头问道。

    他不懂,纪嫣然这女人没事管这种闲事干什么?

    纪嫣然笑颜如花,道:“二位这是干什么?”

    韩竭望着纪嫣然那倾国倾城的绝代风华,顿时就有些色授魂与,痴迷的说道:“纪才女,这是我们的师门恩怨,既然遇到了,自然要解决掉!”

    “如此大喜之日,二位要是动起手来的话,岂不是大伤风景!”纪嫣然道。

    古霄不悦的皱着眉头,他最不喜欢别人管自己的闲事,喝道:“这是家师和曹秋道留下来的恩怨,纪才女不觉得自己太多事了吗?”

    古霄的这句话可谓是说得毫不客气,几乎就是差不多指着纪嫣然的鼻子,骂她多管闲事了。

    纪嫣然的脸色时青时白,眼神冰冷至极。她还是头一次遭到这种对待,要知道,纵使是信陵君和安厘王,在对待她的态度上,也素来都是礼让三分。

    古霄如此当众拉她的面子,顿时就让纪嫣然心生不悦,一口银牙咬得咯吱作响。

    “呼!”良久,纪嫣然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只是脸色还是时青时白,看样子,这一次,她是真的被气得不轻。

    “哦,看样子,二位这一架是非打不可喽?”纪嫣然平复了一下心神,道。

    古霄点点头,“一点都没错!”

    “那不知二位的这一战,赌注是什么?”

    古霄道:“赌注当然有,就是我师傅的威名!”

    “你说什么?”韩竭大惊。

    古霄重复了一遍,道:“我说,赌注就是你师傅和我师傅的名誉!”

    关于这一点,是他早就已经相好的。古霄自从拜师照剑斋,习剑数载之后,一身剑术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照剑斋本人都说,再过两年,连他自己都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这个爱徒的对手了。

    因此,古霄自问,自己的一身剑术,绝对已经胜过了曹秋道的任何一名弟子。

    从原著的描写来看,项少龙的剑术与曹秋道的大弟子边东山以及管中邪等人,实际上处于伯仲之间。而古霄自问,他的本事,绝对要胜过管中邪。所以说,他的这个赌注,看上去压上了自己师傅的名誉,实际上却根本就没有输的机会。

    “哼!败军之将不足言勇!”韩竭色厉内荏的说道。

    古霄反笑道:“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有胆子和我动手吧?”

    “胡说八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该说的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也该动手了。

    古霄紧紧的握紧自己的剑柄,剑柄上冰凉的触感传到了他的手上,顿时就给了他一种非常充实的感觉。

    “等等,二位既然非打不可,那既然不如也加上一个筹码,如何?”纪嫣然突然道。

    “这么?嫣然大家也有兴趣?”信陵君笑道。

    纪嫣然道:“当然,能够一睹天下两大剑客的高足的较量,嫣然自然也有兴趣参上一下!”

    信陵君道:“不知嫣然大家有何提议?”

    “既然二位这一战是非打不可的话,那嫣然就不如拿出一个彩头。”

    “什么彩头?”安厘王也开始产生兴趣了。

    纪嫣然道:“嫣然决定,二位无论是谁赢了,嫣然都邀请他前往雅湖小筑一聚!”

    此言一出,韩竭立刻就露出一个兴奋莫名的表情,作为名满天下的才女,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进纪嫣然的雅湖小筑。此刻,纪嫣然拿出这个彩头,顿时疾苦勾起了韩竭的争胜之心。

    “这女人好重的心机呀!”古霄心叹道。

    他又不傻,自然可以看得出来,纪嫣然这是在报复自己。

    自己刚才拉了纪嫣然的面子,纪嫣然这一手,分明就是想要把自己放在火上去烤。

    现在,韩竭这个笨蛋,已经被对纪嫣然的渴望冲昏了头脑,打起来的话,已经失去了平常心,更加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而如果自己赢了的话,那势必将成为殿中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是到了雅湖小筑,这女人估计也不会见他的,可以说,自己就是换上一个地方去住,反而把自己给放到了火堆上去烤。

    可输了的话,那也不行。

    自己要是输了的话,那自己输掉的不光是自己的名誉,还有自己师傅照剑斋的名誉。

    可以说,这女人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自己给放到了火堆上了,自己赢了不好受,输了更丢人。

    就是这么会儿的功夫,这女人就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对付自己。

    就可以证明,这女人的智计果然不凡!

    古霄将事情考虑清楚,心中顿时就是怒火升腾,恨不得一剑将纪嫣然给劈了。

    “还有没有人要说话,没人的话,那就该动手了吧?”古霄怒火升腾,音冷似刀,大喝道。

    殿中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话。显然,众人都已经没有兴趣继续说话了。

    “开始吧!”韩竭拔剑出鞘,对着古霄喝道。

    古霄紧紧的握紧手中的英雄剑的剑柄,他已经不想继续等下去了,迫切等待大战的开始。

    二人四目相对,这场大战终于要真的开始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