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女人都是喜欢争风吃醋的!

    看着隐现得意的凤菲,古霄心中感叹道。

    “哈哈,凤菲大家果然才貌双全。”就在此时,凤菲的表演也已经结束了,只听到安厘王大笑一声,为这次演出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古霄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安厘王的动作。

    安厘王这昏君既然对凤菲有意,那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如果主动提起这件事情的话,那无异于是再打安厘王的脸,让他当众下不了台。更何况,古霄不认为,安厘王会对凤菲的兴趣很大,只要是男人都会对漂亮女人有着几分兴趣的。

    只是,这个兴趣有多大的话,那就难说了。

    古霄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安厘王出招的时候,打断安厘王的绮念。

    还好,安厘王并没有让他等太久。

    就在宴会进入**的时候,安厘王开始出招了。

    “凤菲大家,不知大家打算何时离开大魏?”安厘王双眼色眯眯色盯着凤菲,问道。

    凤菲不悦的皱了皱眉头,道:“劳大王挂念了,奴家打算在大梁待一个月左右,然后前往齐国!”

    “哦!”安厘王故作惊讶一声,“既然大家打算一个月之后,离开我大魏,不知道可否答应寡人一件事情。”

    凤菲警惕的回答道:“大王威震九州,麾下良臣猛将众多,小女子哪里能够帮得上大王的忙?”

    “不!这个忙只有大家才能帮得上!”安厘王用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凤菲听到安厘王的这句话,顿时就有些双腿发软,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了一直躲在角落里的古霄一眼,勉强笑道:“大王,不知道什么忙,只有小女子可以帮得上?”

    古霄本来正在把玩着手中的酒樽,挨了凤菲的一个白眼,立马就做好了准备,准备等着自己上场的机会。

    “刚才,寡人目睹了大家的舞姿,领略了大家的歌喉。大家的舞姿堪称是美妙绝伦,歌喉更堪称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不知,这段时间,大家是否可以留在王宫,指导一下寡人宫中的舞姬?”安厘王终于图穷匕见了。

    安厘王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自然都听得出来,安厘王所说的分明就是一个借口。

    如果凤菲真的留在魏王宫的话,恐怕用不了几天,在安厘王的后宫里就该多出一位美人儿了。

    下方,本来一直都置身事外的纪嫣然,听到安厘王的话,顿时就不悦起来,作势就要起身声援凤菲。而在信陵君的下首,一名青年将领,更是就欲拍案而起。

    “大王的美意本来不好推辞。”一直都作壁上观的古霄,在听到安厘王终于出招了之后,已经没有兴趣继续作壁上观了,凤菲看着他的双眼之中几乎都快要喷火了。

    古霄敢打赌,自己要是再不出面的话,凤菲一定能把他恨到骨子里。

    古霄自角落里站起来,言之凿凿的说道:“大王的美意本该受领,可惜,大小姐在十日之后,就会离开大魏,实在是无暇帮大王的这个忙!”

    “你是谁?”看到古霄从角落里冒出来,安厘王当下就不悦道。

    煮熟的鸭子本来已经快要抓到手里了,却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横空打开自己的手,安厘王的心情现在可谓是相当的不快。

    “在下古霄,见过大王!”古霄不卑不亢的答道。

    “古霄,你就是古霄?”坐下信陵君下首的那名青年武将惊讶的叫道。

    古霄奇怪的看了这个人一眼,不懂这个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不错,在下就是古霄!”

    “听闻,壮士乃是卫国第一剑客照剑斋先生的高足,不知是否属实?”青年将领追问道。

    古霄点点头,“照剑斋正是家师!”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要领教壮士剑术一二了!”青年将领从席上跳出来,来到古霄的面前,喝道。

    “韩竭将军,你这是?”有人能够跳出来,帮自己教训一下这个无礼的狂徒,安厘王自然是乐见其成,只是安厘王不解的是,这位来自韩国的韩竭将军,为什么在听到这个狂徒乃是照剑斋的门徒之后,就这么大的反应。

    韩竭?

    曹秋道座下四大弟子之一?

    古霄心中不禁闪过一丝了然。

    原著中,曹秋道有四个最为得意的弟子,分别是:边东山、仲孙玄华、韩竭、善柔。

    古霄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他,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作为照剑斋最为得意的弟子,古霄知道,自己师傅将打败曹秋道的希望已经寄托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他自己,也一直都有挑战曹秋道之心,只可惜,古霄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剑术还不是曹秋道的对手。即使使出了旋风剑式,也未必便能稳操胜券。

    因此,这一次周游列国,古霄存着的是打败照剑斋的四大弟子,为自己的师傅正名的念头。

    原本,古霄以为自己会在齐国遇到这四个人,只是他想不到,自己居然在这魏国遇到了韩竭。

    “韩竭?曹秋道的弟子?”古霄反问道。

    “不错!”韩竭点头道。

    既然彼此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那从师父那里继承来的恩怨,也该算一算了。

    霎时间,二人四目相对,互不相让,眼神交错处,隐约可见那霹雳火花。

    古霄紧紧的握住了英雄剑的剑柄,韩竭也握住了自己的佩剑,一时之间,二人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展开一场恶战!

    “等等!”就在二人一触即发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他们之间凝重的气氛,使得二人的气势都不禁为之一滞!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