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驿馆里,古霄狠狠地把面前放置的一个茶壶给摔在地上,霎时就砸成了碎片。

    一帮不得好死的老王八蛋!古霄在心中恶狠狠地咒骂着以信陵君等人为首的六国能臣。

    他又不傻,自然知道,这帮老家伙现在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帮老家伙,当年几乎都是他爷爷的手下败将,听到“白起”这两个字,几乎个个都是严阵以待。

    可现在,自己的出现,却好像是给了这帮老家伙一个出气的机会,把在他爷爷身上丢掉的面子,捡回来的机会!

    古霄敢打赌,只要自己一回到秦国,崭露头角之后,这帮老家伙立刻就会统率大军杀过来。他们这分明就是打算拿他当磨刀石来用。

    没有人愿意当别人的磨刀石,古霄当然也不例外。

    更何况,要是他输了的话,那无异于是给了那些早已经闻风丧胆的六国兵将一个错觉:连白起的传人都败在他们的手上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一帮老东西,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古霄在心中暗自发誓道。

    他现在简直恨不得,自己刚才就死在信陵君府中,那样的话,好歹他心里还好受些,因为这帮老家伙起码把他当成了一个威胁,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只是把他视为一块磨刀石。

    “呼!”在房间里尽情的砸了一通东西之后,古霄总算是感觉到自己心头的闷气被发泄的差不多了。

    “好一个信陵君,果然不愧是战国四君子之首!”发泄了心中的怒气之后,古霄坐在椅子上,回忆着自己与信陵君的会面。

    战国四君子,分别为:魏国的信陵君无忌、齐国的孟尝君田文、赵国的平原君赵胜,以及楚国的春申君黄歇。

    虽然战国四君子齐名,可是在来自后世的古霄看来,这四君子之中,唯一一个称得上真正的天下之才的,也只有信陵君一人而已!

    信陵君文武双全,武可领兵,文可治国。历次合纵之中,每逢信陵君统兵,秦兵往往只能固守函谷关,不敢领兵出击。这份才能要胜过其余三者,不知多少。

    在古霄看来,孟尝君和平原君只会养门客,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大才,而春申君则只有治国之才,全无用兵之能。

    回忆着,自己刚才与信陵君的会面,古霄不得不承认,信陵君的才能的确是魏国之冠!

    倘若让他当上魏王的话,那魏国势必将迎来一次新的崛起!

    只可惜,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原著中,信陵君的结局都是以悲剧结束。

    古霄依稀记得,信陵君在历史上,是被魏王安厘猜忌而死,在原著中,则是被安厘王临死之前毒死!

    对于安厘王这种自毁长城的举动,古霄只能送上两个字:蠢货!

    不过没办法,人本来就是自私的!

    后世,那位老佛爷的一句:宁与友邦,不与家奴!赢得了无数唾骂。

    只是,谁又知道,这就是人性,比起来自远方的威胁,大多数人,往往更在乎来自身边的威胁,哪怕远方的威胁要比身边的威胁大上十倍百倍都是这般。

    ······

    古霄在驿馆中安安稳稳的待了三天,在这三天里,他不是整天的思考将来的事情,就是教导政儿练剑。

    本来,教政儿剑术这个想法,他早就有了,只是却一直都没有机会。如今,好不容易安稳了下来,那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段时间。

    在这三天里,古霄已经将五极寒梅剑中最基本的剑术教给了政儿。

    原本,古霄还在想,要不要教政儿威力更强的左手剑法,只是,他检查了一下政儿的身体,发现政儿的身体虽然异于常人,却还不到练左手剑法的时候。

    左手剑法乃是当年他师傅照剑斋败在曹秋道的手上之后,专门创出来的剑法,原本是为曹秋道准备的。

    只是,根据古霄的记忆,他师傅终究还是没能与曹秋道再战,就病死了。

    这套左手剑法也就传到了如今是他师弟的管中邪的手中。管中邪凭借这套剑法,数次与项少龙激战。

    只是,左手剑法虽然厉害,但是对于身体素质的要求却非常的高,以政儿的年纪,还不到练这套剑法的时候,因此,古霄就转而传授了政儿五极寒梅剑。

    三天后的傍晚,古霄跟着凤菲以及歌舞团中最出色的一批歌姬朝着魏王宫走去。

    魏王宫金碧辉煌,庄严肃穆,虽然难免显得有些破败了,却还是尽显奢华气息。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古霄的错觉,他总觉得,这座魏王宫望过去,就像是一个暮气沉沉的老人,虽然勉力支撑,却还是难减日落西山的暮气。

    看着这座魏王宫,古霄不禁觉得,这座魏王宫就像是魏国的国运一般,如今已经是大势已去。

    “站住!”古霄跟着凤菲一并朝着大殿中走去,孰料,就在走到大殿的门口的时候,却突然被拦了下来。

    “干什么?”古霄抬头一看,只见门口的守卫将自己给拦了下来,当下就有些不悦。

    “把兵器留下!”守卫指了指古霄腰间的英雄剑。

    “不行!”

    “那你就别想进去了!”守卫的态度很是强硬。

    “就凭你?”古霄不屑道。

    一时之间,古霄与守卫剑拔弩张,仿佛随时都能动起手来。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见过君上!”看到这个人的出现,守卫们急忙行礼。

    “见过君上!”古霄扭头看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信陵君带着朱亥,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这点小事,本君做主了。来,我们一起进殿。”在从侍从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信陵君大笑一声,就拉着古霄一并进了大殿,提都没提,让古霄卸下兵器的事情。

    “这个女人是?”一进大殿,古霄就看到了那道在大殿之中,最亮丽的风景。

    一个妩媚动人的绝代佳人坐在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席前,正在享受着殿中人的焦点。

    古霄原本以为,凤菲这样的女人,是永远都不会变成别人的绿叶的,但是,此刻早他一步进殿的凤菲,却真的已经变成了绿叶,在这个女人的绝代风华下,凤菲虽然依旧收获了不少的目光,却再也不是着殿中最美丽的一道景色了。

    “她就是纪嫣然?”古霄心中惊讶道。

    放眼整个魏国,有这种风华的女人,除了纪嫣然之外,就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