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胜?

    听到这一世,自己的真实名讳,古霄不由得为之一顿,他已经忘了,到底有多久,没有人这么称呼过自己了。

    就算自己的真实名讳是古霄,但他也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这个名字。

    这个世上,他背负着一切的名字。

    这个名字象征着他的荣耀,他的一切,更代表了他手中这柄饮血的绝世凶剑——英雄剑!

    “君上,是怎么知道我就是白胜的?”古霄平复了一下心湖,淡淡的开口问道。

    对于信陵君知道他就是古霄的事情,他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廉颇和李牧一定不能肯定,他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一定会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信陵君、田单、春申君等人。

    只是,让古霄难以理解的是,信陵君怎么会知道,他这一世的真名。

    要知道,即使是在秦国内部,还记得白起的孙子,名为白胜的人,都已经不多了。

    而就在这短短的三四个月里,信陵君居然就能知道他的真名,这实在是让他佩服。

    信陵君淡然一笑,道:“我怎么知道的,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古霄出言打断信陵君的话,冷酷的说道:“不错,我应该怎么活着离开这里。”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信陵君的脸上满是胜券在握的笑容,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看到了小鸡仔的老狐狸。

    古霄道:“我用不着为这件事情担心!”

    “为什么?”信陵君故作不解。

    古霄道:“很简单,如果你真的想要杀我的话,我现在就已经身首异处了。更何况,光凭你和朱亥,想要杀我的话,也已经足够了。”

    “此话何解?”信陵君玩味的问道。

    “众所周知,魏国三大剑客,第二剑客是纪嫣然,第三剑客是龙阳君,而魏国第一剑客,却一直都不为人所知,我原本一直很好奇,魏国第一剑客,到底是谁。可在见到君上的这一刻,我就已经知道魏国第一剑客是谁了。”古霄断言道。

    信陵君脸上那一直都挂着的笑容终于消失了,整个人都露出肃然之色。

    “魏国第一剑客,不是别人,正是君上你!”古霄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个猜测,早在他当年拜读原著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

    原著中,魏国第一剑客,一直都没有交代,但古霄却一直都在怀疑,信陵君就是真正的魏国第一剑客。

    而刚才,他看到信陵君的时候,就发现,信陵君身上的气势很熟悉,就像是他的师傅,照剑斋一般。

    因此,他才会主动出言试探,好在,他赌赢了,信陵君的反应,无疑已经告诉他,这位战国四君子之首的信陵君,正是这魏国第一剑客!

    “好!不愧是白起的传人!”良久,信陵君才沉声道。

    古霄道:“多谢君上夸奖,君上找我来,不会就是想要见见我吧?”

    “当然不是,我找你来,除了想要见见你之外,还打算告诉你,我们这些六国的老家伙的一个决定!”信陵君洒脱的说道。

    “什么决定?”古霄很是好奇。

    信陵君反问道:“你可知道,十年前,我东方六国最大的噩梦是谁?”

    “那还用说,当然就是我爷爷白起!”古霄带着几分自豪的说道。

    白起在世的时候,他的战功之胜,威名之远,根本就不是后人可以想象的。

    古霄在亲身经历了那段时光之后,他才真的知道,这位被后人尊为杀神、战魔的祖父,到底有多么的可怕,简直就是让人闻风丧胆,根本就没有人有胆子成为他的对手。

    白起一身征战近四十年,经历大小战事百余场,战无不胜攻无不取,从未吃过败仗,用兵如神,纵使是孙武复生,吴起在世,也不过如此。加上,白起为人心狠手辣,每战皆不留俘虏,让六国之人都对他敬畏如天神,恨之入骨。

    所谓的白起肉,就是这种心理的真实反应。

    “那你可知道,我们这些老家伙对于你爷爷的最大遗憾是什么?”信陵君再问道。

    古霄想了想,道:“应该是,没有能够在战场上战胜我爷爷,打败他不可战胜的神话吧?”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信陵君赞许的点了点头。

    “难道说,你们决定不杀我,是想要?”古霄脑中灵光一闪,惊讶道。

    信陵君道:“没错,我们这些老家伙决定,放你回去,待到你回到秦国之后,我们就会再一次发动合纵,打着诛杀你复仇的旗号······”

    信陵君话说一半,就突然住口不言。

    古霄接口道:“我是我爷爷的传人,你们这些老家伙是想要在战场上打败我,粉碎我爷爷不可战胜的神话?”

    “你猜的一点都没错,这就是我和廉颇、李牧、田单、曹秋道等人的决定!”信陵君道。

    “哼!”古霄冷哼一声,“你们就不怕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吗?”

    古霄现在的心情非常的糟糕,无论是谁,在知道,别人打算把他当成一件鼓舞士气的工具之后,他的心情都不会太好的。

    “是吗?本君期待,你在战场上的表现,不会给白起丢人,能够让本君真的后悔,放虎归山!”信陵君笑道。

    古霄反唇相讥,道:“你放心,我在战场上的表现,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