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就这样穿过大梁城繁华的街道,一起朝着早已经预定好的驿馆行去。

    在他们到来之前,驿馆早已经收拾妥当,只待他们入住了。据说,过几日,魏王安厘还要请凤菲进宫,在宫中设宴款待凤菲等人,由凤菲登台献艺。

    古霄对此不置可否,只是默默地跟着凤菲的脚步,一起步入了魏国的驿馆。

    “真是一个昏君!”古霄步入驿馆,一眼看去,只见原本应该简朴朴素的驿馆,如今尽显奢华气息,一些角落里,还能够看到被修整过的痕迹。

    只是这么一看,古霄就敢肯定,这个驿馆一定是刚刚修整过。

    放眼整个魏国上下,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只有两个:魏王安厘和信陵君。

    信陵君很显然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那会做出这种劳民伤财,就为了迎接一个女人的事情来的人,除了安厘王之外,还会有谁?

    “请坐!”古霄被凤菲聘请,如今已经成为了她身边的护卫,那自然便是凤菲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到了安厘王为凤菲准备好的房间之后,一进房门,凤菲就相当客气的对古霄说道。

    古霄老实不客气的一屁股就坐下了。

    这段时间以来,凤菲虽然说,想让他保护自己的安全,但是凤菲却一直都没有遇到危险。

    古霄不认为,一个像凤菲这样的女人会无的放矢,那这种反常的现象,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那便是,凤菲的危险是来自大梁城中!

    既然如此,那凤菲现在会对他这么客气,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凤菲要用到他欠自己的那个人情了。

    “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凤菲复杂的说道。

    古霄毫不意外,脸上甚至还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反问道:“什么忙?”

    “三天之后,安厘王要在王宫设宴,我希望你可以陪我去一趟。”凤菲开门见山的说道。

    古霄微微一愣,凤菲这么一说,他哪里还不知道,凤菲所会遇到的危险是什么,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安厘王那个基佬,居然会对凤菲感兴趣,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安厘王?”古霄用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说道。

    凤菲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默然的点了点头。

    “昏君!难怪!”从古霄的口中接连吐出这两个词。

    前一个“昏君”自然是说,安厘王的昏庸;后一个词,则是说,难怪凤菲会让自己保护她。

    “你去不去?”凤菲面露希冀的盯着古霄,问道。

    看着凤菲现在这幅恐惧的样子,古霄心肠不禁一软。

    这个女人实际上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她只不过是一个渴望在乱世之中生活下去的弱女子罢了。

    古霄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朝着凤菲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离去。

    ······

    “乱世人如狗啊!”走回驿馆之中,自己的房间,古霄心中叹息道。

    在外人的眼中,凤菲是风光无限的天下第一名姬,甚至于,在歌舞团内部,董淑贞还一直都想对她取而代之。

    可是,古霄却觉得她很可怜,因为她最大的愿望,也不过就是能够过上安定的生活,可这个愿望却变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毕竟,一个名满天下的名姬,想要洗手做羹汤,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武壮士,信陵君有请。”

    为了防止自己的身份暴露,古霄在来到歌舞团之后,就转而使用了一个叫武胜的化名。这个名字,正暗合他乃是武安君白起之孙白胜的寓意。整个歌舞团中,除了凤菲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位武胜,就是剑惊邯郸的卫人古霄。

    只是,让古霄感觉到惊骇的是,他这边刚刚到大梁,信陵君居然就派人送来了请柬。

    古霄可不会以为,信陵君会对“武胜”这么一个小人物感兴趣。这份请柬,只能说明,信陵君知道,他就是古霄。古霄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信陵君到底是只知道这一点,还是已经都知道了。

    摸着手里的这份请柬,古霄心惊胆战。

    “该死的,真想不到,来到大梁,居然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古霄心中苦笑不已。

    “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真的要死,也好歹见一见这位战国四公子之首吧?”古霄破罐子破摔的心想道。

    打定深入虎穴的主意,古霄带上英雄剑,就起身朝着信陵君府的方向而去。

    古霄来到信陵君府的时候,信陵君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到他的到来了。他出示了请柬之后,就被人带到了一间偏厅之中,很快的,古霄就见到了这位名流千古的战国四君子之首——信陵君无忌!

    只见信陵君年约四旬,面容清秀,散发出一种成熟男子的魅力,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之中,流露出了无限的智慧,身边还跟着一个身材魁梧高大,手臂上缠绕着一个大铁锤的壮汉。如果说,信陵君的身上散发着的是一种智慧的神采的话,那这位信陵君的头号心腹——朱亥就是一个可在千军万马之中斩将夺帅的绝世猛将!

    “拜见信陵君!”古霄双手持剑,对着信陵君躬身拜道。他是真心实意的向信陵君行礼,虽然他这一世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与信陵君是敌非友,但是,对于信陵君这种近乎是以一人之力支撑着一个国家的人物,他还是有几分敬意,这无关于彼此的立场,只是一种晚辈对于前辈的态度!

    “我是该称呼你为武胜呢?还是称呼你为古霄?亦或者是你真正的名讳白胜?”信陵君上下打量了古霄几眼,用一种玩味的语气,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语!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