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霄欣赏的是凤菲身上的那份真,这个女人是乱世之中,那些无依无靠的弱女子的写照,却不会因为这样就轻易的相信了这个女人。

    古霄不是那种脑残穿越者,认定某一个人是好人,就全心全意的帮助这个人。

    “私人恩怨?看样子,壮士的恩怨不小吗?”凤菲玩味的说道。

    古霄闻听凤菲此言,不禁眉头一皱,他不明白,凤菲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不认为,凤菲既然救了自己,那还会害怕自己给她带来麻烦。当然了,这个前提是,凤菲不知道他是谁。如果真的让这女人知道他是谁的话,古霄敢肯定,这女人一定会出卖自己没商量。

    “小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古霄开门见山的问道。

    凤菲素手下意识的拨动面前的五弦琴的琴弦,悠然道:“壮士可知,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魏国境内!”古霄答道。

    昨天醒来之后,他就已经询问过了,他们一行人,现在正是在魏国境内,凤菲一行人的歌舞团,前段时间前往韩国表演,如今则是应魏安厘王之邀,前往大梁。

    “不错,正是魏国境内,凤菲想请壮士帮凤菲一个忙。”凤菲开门见山的说道。

    古霄皱了皱眉,“什么忙?”

    “很简单,在魏国的这段时间,希望壮士可以保护凤菲的安全。”

    “没问题!”古霄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

    凤菲的这个条件,可谓是公然向他索取报酬。以她救了自己为要挟,要求他在魏国保护自己的安全。

    对于这个交换条件,古霄并没有什么意见。

    无论如何,这个女人毕竟还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这点要求都不答应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之徒了。

    古霄为人素来都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既然自己现在欠这女人的,那自然要还给她。

    只是,让古霄觉得有些奇怪的是,这女人为什么会让自己保护她在魏国的安全呢?

    难不成,她会遇到什么危险不成?

    古霄想了又想,始终都想不出一个头绪来。

    因此,他也只能把这件烦心事给抛诸脑后,打算来一个车到山前必有路,见招拆招。

    ·····

    就这样,古霄带着政儿,暂时性的加入到了凤菲的歌舞团队伍里。

    一行人朝着魏国国都大梁城的方向而去。

    在这路上,凤菲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一直都和古霄的关系显得极为的亲密,引得歌舞团中的那些护卫们,一个个都是对他怒目而视,甚至个别格外无脑的人,还想要和他动手。

    只是,在古霄先后把歌舞团中,大大小小的护卫几乎都揍了一遍,凤菲更貌似“无意”中的说出,古霄乃是她专门聘请的护卫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找他的麻烦了。

    甚至于,那些被他揍了之后的护卫们,一个居然都对他有几分心服口服起来。

    武士不同于文人,文人在输给别人之后,往往都会把仇记在心里,而武士的话,只要你的本事比他的大,那你就可以得到他的尊敬。

    古霄在凭借自己的真本事打赢了这些武士之后,就已经赢得了这些武士的尊敬。

    无形之中,歌舞团之中的武士已经以他为首了。

    这个场景落在凤菲的眼中,自然是恨得她咬碎银牙。

    虽然中间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但是一行人的行程并没有被耽搁。

    在赶了差不多一个月的路程之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魏都大梁城外。

    落日之下,古霄骑着一匹马,仰望着落日之下的大梁城,政儿就坐在他的马前。

    魏都大梁乃是和赵都邯郸、齐都临淄齐名于世的繁华城市,昔年魏国李俚变法之后正值全盛时期,西征秦赵、东败齐燕,堪称是七雄之中数一数二的霸主,然而自庞涓自杀,吴起投楚之后,魏国国力大衰,再也无力和秦赵争锋。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魏国还有信陵君在,那魏国就不是一个可以小视的国家。一年前,魏国被秦兵围困,本来自窃符救赵之后,就一直躲在赵国不敢回国的信陵君自赵国带着救兵赶回来,成功的解了大梁之围。魏王安厘王虽然仍然没有忘记信陵君私通他的爱妃如姬窃符救赵这件事(这里说一句血月的个人看法,在信陵君窃符救赵这件事中,魏王的宠妃如姬不光帮信陵君盗取兵符,还在信陵君走后就自杀了,如果这两人没有一腿的话,简直是骗鬼呢!),但碍于信陵君的功绩,不得不册封他为丞相,执掌魏国大权。此时,正是信陵君威名最盛,权势顶峰时期,大梁上下几乎是只知有信陵君,不知有安厘王。

    “师傅,这里就是大梁吗?”政儿看着大梁城中那迥异于邯郸城的色彩,小声嘀咕道。

    古霄望着这座名城,默然点点头。

    “走呀,还耽搁什么?”凤菲自马车中探出一只手,不耐烦的说道。

    “不好意思!”古霄讪讪一笑。

    被凤菲这么一说,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挡住了大梁城的城门,使得整个歌舞团的人都是进不得退不得。

    此时,歌舞团之中,不少人正在对他怒目而视,赶忙当先朝着大梁城进去。

    只是,古霄没有发现,他的这个举动,多少有着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马车里,凤菲望着古霄狼狈的背影,不由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笑容如百花齐绽,美艳的不可方物。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