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是什么···么地方?”当古霄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朦胧,只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很熟悉的身影,有些迷茫的问道。

    “师傅,您终于醒了!”古霄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一个清脆童稚的声音,声音中满是说不出的喜悦。

    “政儿?”独孤霄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躺在一张雕木床上,床边,自己的宝贝徒弟正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高兴的看着他。

    古霄此时胸口还感到一阵隐隐作痛,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现在在一间有些奢华的房间中,墙上随着挂着一些剑器之类的东西,但通过房间里的摆设,独孤霄敢肯定,自己现在是在一间女人的香闺之中。

    “政儿,这里是哪里呀?”独孤霄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他依稀记得,自己昏迷前,是带着政儿来到了一队依稀是商队的地方。

    现在,看政儿的样子,他们明显就是已经安全了。只是,古霄还是有些不放心,想要尽快确定,自己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师傅,我们现在是在凤菲姐姐的歌舞团里。”政儿脆生生的回答道。

    “凤菲姐姐?”古霄心中一惊。

    “没错,那天,你昏迷了过去,是凤菲姐姐救了我们,还专门安排人照顾我们。”

    古霄心中更是惊讶了,他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凤菲所救。

    对于凤菲这个女人,古霄当然不会陌生。

    纵观整本寻秦记,能够值得他记住的女性并不多,除了这一世他的未婚妻琴清,号称石才女的纪嫣然,敢爱敢恨的善柔之外,他现在还记得的女性角色,也就只剩下凤菲一个了。

    同时,凤菲也是这些女人之中,唯一一个和项少龙没有那种关系的女人。

    在原著的描写中,凤菲被描写成了一个有些自私的女人。

    可正是这种自私,反而让当时的古霄觉得,这个女人超越了乌廷芳、赵倩等人。

    凤菲不是纪嫣然,纪嫣然是越国的亡国公主,身后有着越国遗族的支持,所以,她用不着为自己的生存而担心。因为,纪嫣然从来都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弱女子,她是一个女强人。

    而凤菲则不同,说的好听一些,凤菲是天下三大名姬之首,说不好听点,她就是一个受人追捧的**!

    在原著的结尾时,凤菲想要金盆洗手,退出这一行。却遭到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窥伺,她的身体不知道受到了多少男人的觊觎。

    她才是一个在这乱世之中,真正的弱女子的代表,她不是乌廷芳之流的女人,她只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乱世当中过上一段平平淡淡的日子。

    这也是为什么,洗尽铅华后的凤菲,为什么会决定嫁给韩竭那样的废物的原因。

    虽然寻秦记原著中,没有介绍凤菲的结局,可古霄相信,她并没有选择嫁给项少龙。

    “你终于醒了。”就在古霄思索着的时候,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索。

    “你是谁?”古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帐门处,现在正瞪大了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看。

    “小萍儿!”政儿看到这个小姑娘,立刻就欢呼雀跃起来,奔到小姑娘的身边,抓住了小姑娘的手。

    小萍儿?凤菲的侍女?

    古霄心中讶然,对于这个凤菲身边泼辣的小侍女,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是你们救了我?”古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小姑娘,问道。

    小萍儿上下打量了古霄一遍,道:“是我家小姐救了你!”

    “是吗?那可要真的谢谢你家小姐了。”古霄道。

    “哼!没诚意!”小姑娘把头一昂,高傲起来。

    “小萍儿,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古霄想起了自己现在最关心的问题,问道。

    他可不希望,自己现在还是在赵国的地界里,那样的话,自己不是死定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姑娘听到古霄叫自己的名字,立马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咪一样跳了起来,喊道。

    “对呀!师傅,你怎么知道小萍儿的名字!”素来聪明的政儿也不解的问道。

    古霄无语的瞄了自己的宝贝徒弟一眼,这小鬼,怎么突然变笨了。

    “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政儿立刻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看上去可爱极了。

    古霄醒来的时候,是当天下午,次日清晨的时候,他终于见到了歌舞团的大小姐——凤菲!

    一间帐篷里,古霄见到了这位三大名姬之首。

    这位原著中吗,三大名姬之首的奇女子,生得一张非常好看的瓜子脸,宝石般的明眸配上白里透红的皮肤,那种有诸内而焕发于外的秀气迫人而来,看得让眼前一亮。

    她只是随便坐在那里,但已把女性优雅迷人的丰姿美态表露无遗,娇少玲珑的动人**,使人泛起把她覆盖在体下的念头。

    这是一个让人一看,就觉得眼前一亮的女子。

    有些女子纵使是身处美人堆中,都不会沦为绿叶,毫无疑问的,凤菲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敢问公子如何称呼?”凤菲拨动着琴弦,柔声问道。

    古霄想了想,道:“古霄!”

    “古霄?”凤菲的琴音一滞,“莫非,公子便名动邯郸的卫国剑客——古霄?”

    “然也!”古霄点点头。

    “当日公子身受重伤,不知是何人能够伤的了公子呀?”

    古霄心中一惊,这女人居然没有提起他的真实身份,莫非,廉颇和李牧没有将那件事情说出去吗?

    古霄不傻,他看得出来,凤菲并没有说谎,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因为,如果凤菲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话,那就绝对不会这么说话了。白起的后人,在赵国受伤,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一点私人恩怨!”

    古霄并不打算将自己的身份,告诉这个自私的女人。

    他欣赏这个女人是一回事,但却并不等于,他会信任她。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