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于还是活下来···来了。”密林之中,树林绿茵,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了布满了落叶的地上。这时,从落叶之中,突然伸出来一只胳膊,古霄挣扎着从落叶之中爬出来,颤抖着说道。

    “师傅,您没事吧?”在古霄的身旁,政儿同样爬了出来,政儿看着连站都站不稳的古霄,关切的问道。

    古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大碍。

    “师傅,咱们快走!”政儿拉着古霄的胳膊,焦急的说道。

    古霄无力的摆了摆手,“不行,现在我们还没有安全。”

    古霄可不认为,自己这么简单的就骗过了廉颇和李牧,这两头老狐狸,就算认为他真的已经伤重而死,却也不会这么简单的相信。

    古霄敢保证,自己要是真的现在就离开这座密林的话,那迎接自己的一定就是来自赵军的围杀。

    以他现在重伤的情况,根本就无法从赵军的围攻之下,逃得性命。

    为了躲避赵军的围杀,古霄只能带着政儿继续待在这片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密林之中。

    不得不承认,古霄估算的一点都没错,以他现在的伤势,根本就无法从赵军的围攻之下脱身,更不用说,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和他的命一样重要的嬴政的存在。

    事态的发展,果然不出古霄的预料之中,在他和政儿现在藏身的这片密林的周围,的确已经布满了追兵的存在。

    古霄带着政儿,师徒二人躲在密林之中,整整躲了差不多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古霄和政儿,整整吃了差不多半个月的野果之类的生食。

    “政儿,我们今天就离开这里。”半个月之后,清晨,古霄看着政儿正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手里拿着一颗野果的样子,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起来。

    “师傅,真的吗?”政儿听到古霄的这句话,顿时就兴高采烈,一把手就将手中的野果扔掉,高兴地叫道。

    嘿!这小鬼可是真的没有吃过苦。

    古霄看着小家伙这幅搞笑的样子,都快被气乐了。

    他知道这小鬼为什么这么开心,这小鬼已经整整的吃了差不多半个月的生食了。估计,他却现在已经快要撑不下去了。

    还好,这小鬼的体质相当不错,不然的话,这小鬼现在应该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这里,那政儿自然不会还继续吃野果子,师徒二人在找到l一条小溪,清洗了一下之后,就一起朝着林外走去。

    他们已经在野外待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了,现在都是蓬头垢面,简直就像是两个从来都没有走出过山林之中的野人。

    “走喽!”古霄牵着政儿的手,政儿欢悦的叫道。

    “这小鬼!”古霄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有些喜欢上这小鬼了,这小鬼聪明绝顶,生性善良,该说,真不愧是千古一帝吗?

    “咳咳咳!”古霄看着政儿欢悦的样子,突然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随着他的咳嗽,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师傅,您没事吧?”政儿急道。

    古霄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还是太低估自己所受的伤了,虽然这段时间,在树林之中的时候,他采了一些草药服用,可相对于他严重的内外伤来说,还是入不敷出。

    前段时间,因为随时都可能面临赵军的缘故,他却还能用自己顽强的意志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可现在危机已经解除了。

    他紧绷着的那根神经已经松掉了,身体已经再也坚持不住了。

    伴随着自己剧烈的咳嗽,古霄已经靠在了一棵大树上,似乎连站稳的力量都没有了。

    “师傅!”政儿焦急无比。

    “政儿,我们走!”古霄勉强催动自己的意志力,强行支撑着站稳,对着政儿说道。

    不得不说,古霄和政儿,躲在这片不知道现在位于哪个国家的树林之中,真的是一种运气。正因为这片森林的繁茂,才为他们的脱身觅得了机会。

    师徒二人这段时间以来,因为一直都在躲避来自赵国赵军的追杀,早已经迷失了方向。此刻,师徒二人要离开这里,整整走了差不多三天的时间才算是从森林之中走了出去。

    这三天里,古霄的伤势越来的恶化了,纵使他如今正值盛年,身躯还处在最巅峰的时候,也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古霄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了,在缺少药物的密林之中,倘若再得不到处理的话,他的生命也差不多该进入倒计时了。

    这几日,政儿望着自己师傅越来越严重的伤势,心急如焚,却也无计可施。

    “看来,这小鬼如果真的成为秦王的话,应该不会再步上暴政的后尘了!”政儿的一举一动,都被古霄看在眼里,望着这个不失淳朴的小家伙,他心中暗自点头。

    “师傅,我们终于出来了!”这一日傍晚时分,师徒二人终于离开了森林,一出森林,政儿就欢喜的叫道。

    “是呀!我们终于出来了!”古霄点了点头,随之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还好,他紧紧的抓住了英雄剑,才没有出丑。

    “师傅,您看那里有人!”政儿看着自己师傅越发苍白的脸色,急忙叫道。

    “是吗?”古霄顺着政儿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的确有着篝火的存在,数十堆篝火燃起,人声鼎沸,虽然距离差不多有四五里的距离,可声音却一直传到了这边。

    “政儿,我们过去!”古霄想了想,说道。

    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其他路了,以他现在的情况,就算前面的真的是追兵,撞到追兵的手里,也比伤势发作而死要好上一些。

    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本来就是一名战士的最佳归宿。

    虽然古霄原本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战士,但是在经历了星辰大陆和这个世界上的两世熏陶之后,他早已经以一名战士自居了。

    战士不畏惧死亡,只会畏惧自己是怎么死的!

    当下,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古霄带着政儿,朝着篝火的方向走去。

    “看来,这一把我赌赢了!”当走到距离篝火聚集的地方只剩下百步左右的时候,古霄终于看清了这个地方。

    一伙依稀是商队的人正聚集在一块,数十堆篝火上还烤着食物。虽然有着一些一身劲装的武士的存在,但这些武士很明显是以护卫的身份存在的。这里的人,主要是以女子为主。

    古霄的心头闪现出这最后一个念头,然后就晕了过去。

    在他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他只听到政儿失声叫道:“师傅!”

    ps:截止刚才,今天血月收到三十一张推荐票,跪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请书友们放心,血月是不会食言的。如今,天月的推荐票已经达到了五十张之多,为了感谢各位书友们的支持!明天,血月六更送上,中午四更,晚上两更,请书友们继续支持血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