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声,古霄缓缓的从最后一名赵军的脖子上收回英雄剑。

    在他的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近百具尸体,这一次前来围杀他的近百名赵军,已经尽数死在了他的剑下。

    “师傅,您没事吧?”政儿从古霄的怀中跳了下来,拉着古霄的衣襟,焦急的问道。

    古霄只感觉到自己从来都没有伤的这么重过,现在他身上光是外伤,就受了不下七八处。加上,他强行施展了旋风剑式,现在他的伤势真的非轻。

    古霄现在只感觉到,一种疲惫感,不断的朝着自己袭来,一双眼睛几乎就要立刻闭上,再也睁不开了。

    古霄勉强支撑着,让自己不要昏过去。他知道,自己要是这么昏过去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睁开眼睛了。

    “唔!”古霄伸手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伤药,倒在胸前的伤口上。

    在他这一身的伤势之中,胸前的伤势算是最为严重的,简直就是血肉翻飞,几乎连内脏都可以隐约看到了。

    滋的一声,伤口上顿时就传来一阵剧痛,还好上药之后,古霄感觉得到,自己的伤势已经得到了控制,已经恢复了部分神智。

    “政儿,我们走!”古霄一把抱起政儿喝道,面色极为凝重。

    他可不认为,这一次的事情就这么简单的算是结束了。这一波袭击顶多只能算是开始,绝对算不上结束。

    真正的危机,还没有开始呢!

    古霄的坐骑,早在刚才恶战的时候,就已经被杀死了。还好,这些追兵不是跑来的,在树林中找到了一匹坐骑之后,古霄就给其余的马匹上都绑了一个木桩子,然后就把这些马匹给赶散了。

    马匹受惊之后,朝着四面八方跑去,在小心的处理好身上的伤势之后,古霄确定自己不会再流血之后,就带着政儿混在马群中,朝着远处奔去。

    “师傅,您这么做,是想要躲开追兵吗?”马背上,政儿牢牢地抓紧马缰绳,问道。

    古霄点了点头,道:“没错,这样一来,那些追兵短时间内就找不到我们了。”

    “哦!”政儿似懂非懂的答应一声。

    古霄的办法果然奏效了,师徒二人这一次跑了三天时间,都没有被追兵给追到。只是一路上,政儿却不复往日的活波,显得非常的无精打采。

    古霄看着政儿这副样子,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也只能悠悠一叹,这种事情,只有本人才能想通,旁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这一日,距离他们摆脱追兵,已经整整三日了,经过三天的调理,古霄仗着自己正值盛年,总算是让自己的伤好了三四分了,虽然还是没办法发挥出自己的一身本事,但是却已经不影响动手了。

    “政儿,吃东西了。”篝火上,烧烤着一只野鸡,古霄看着烧烤的金黄酥脆的烤鸡,热情的对政儿招呼道。

    政儿一言不发,往日里最喜欢吃好吃的小家伙,这两天连东西都不怎么吃。

    “我是不是秦国人?”就在古霄觉得这小家伙不会吃饭的时候,小家伙终于开口了。

    古霄一惊,勉强笑道:“政儿,你在说什么?”

    “我问你,我是不是秦国人?”政儿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再次问道。

    古霄心惊,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居然觉得这小家伙的话语中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威严,就像是一个帝王一般。

    “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你是白起的后人,我不相信你会平白无故的收一个赵人当徒弟,不是吗?”政儿冷笑。

    古霄点了点头,道:“没错,你的确是一个秦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秦人!”

    “这就是你为什么把我从我爹娘身边带走的原因吗?”

    古霄点点头,“这是一个原因,你不要忘了,你的养父母的两个儿子都已经死在了长平之战中,他们的亲生儿子因为秦人而死。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是秦人的话,你觉得你还能过得那么快乐吗?”

    “那你告诉我,我爹娘到底是谁?”政儿终于爆发了,怒吼道,这一刻,这个身躯小小的小家伙,简直就像是一条发怒的恶龙。

    古霄道:“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回到秦国之后!”古霄说完这句话,就一把从烤鸡上撕下来一条鸡腿,递到了政儿的手中,“快吃,吃完了我们就该赶路了,追兵快来了。”

    “追兵?”政儿惊道。

    “你以为廉颇和李牧是白痴呀!三天时间,已经足够他们找到我们的踪迹了。”

    ······

    事态的发展果然不出古霄的预料,就在当夜,他们再一次的被廉颇和李牧派来的追兵给追上。

    经历了一番激战之后,古霄终于带着政儿杀出了重围,只是他自己却是旧伤未愈再添新伤。

    师徒二人就这么的边打边退,古霄带着政儿,不断的与廉颇和李牧派来的追兵发生激战。在不断的与追兵的厮杀中,古霄已经丧失了对地形的熟悉,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只知道下意识的逃跑。

    在不断的厮杀之中,古霄的伤势越来越重,而政儿也开始学着杀人。在这小家伙的身上,原本的一丝轻浮之气已经消散,整个人也开始变得沉稳起来。

    “噗!”一处密不见天日的密林之中,古霄看着已经密布自己身躯的伤口,嘴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不断的遭到赵军的追杀,伤势着实不轻,好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追杀,这些日子里,赵军的追杀已经越来越稀疏了。看样子,这些赵军也已经开始对追杀他们的工作懈怠下来了。看样子,他们已经怀疑,古霄是不是已经死了。

    “师傅,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政儿看着古霄那一身狰狞可怖的伤口,咬着牙,双目通红的问道。

    古霄咬着牙,道:“躲起来!”

    “躲起来?”

    “没错!那些赵人多半认为我们已经死了,只要躲上十几天,我们就可以逃出升天了。”

    “嗯!”政儿答应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