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确定吗?”数日之后,还是在廉颇的府邸之中,还是廉颇和李牧,李牧望着一脸凝重的廉颇,凝重的问道。

    廉颇面色沉重,道:“不能确定,但是那把剑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

    “真的是那把剑?”李牧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廉颇没好气的说道:“你觉得我会认错吗?”

    “看来,你说的都是真的。”李牧自然知道,廉颇绝对不会认错那柄剑的,他就是认错自己的佩剑,也不会认错那柄剑。

    “接下来,你觉得该怎么做?”李牧沉吟一会儿,问道。

    廉颇道:“那笔债,是他还的时候了。”

    “可犯下那笔债的人,又不是他。”李牧反对道。

    “父债子还,这个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说的没错!”李牧终于还是被说服了。

    ······

    “驾!驾!驾!”

    十余日之后,古霄怀抱着政儿,已经离开了邯郸,向着魏国的方向而去。

    “师傅,我们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开邯郸?”在古霄的身前,政儿被他紧紧的抱着,突然探出头来,问道。

    古霄不断的策动坐骑,没好气的说道:“再不走的话,你这小鬼就该被做成人肉包子了!”

    “师傅,怎么了?”政儿不解的问道。

    这小鬼虽然人小鬼大,远胜平常小鬼头,但这么深奥的东西,还不是他这小脑袋瓜能够明白的。

    “还不是因为你?”古霄愤愤不平的瞪了政儿一眼。

    “怎么能够扯到我的身上?”政儿抗议道,挥舞着小拳头朝着古霄比划起来。

    “哼!”古霄闷哼一声,总算是暂时制止这小鬼的抗议。

    “看来,我还是太低估了廉颇了!”古霄一边策动坐骑,一边心中暗道。

    这一次,他的确是太低估了廉颇这个曾经和他爷爷白起一时瑜亮的老将了。

    他原本以为,只要自己遮掩的好一些,就不会被廉颇发现的。只可惜,他却忘了,廉颇能够列入战国四大名将之中,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那一日,估计第一次见到他,廉颇就发现了他那酷似白起的容貌,那道“白起肉”更是廉颇用来试探他的东西。

    当时,他不吃那道烧豆腐,就已经引起廉颇的怀疑了。更何况这几日,他发现自己的英雄剑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这几日,古霄也遇到了廉颇几次,但每一次见到廉颇,他都觉得,廉颇看自己的眼神非常的奇怪。原先,他还不明白,廉颇的眼神之中到底充斥着什么?可现在,他已经明白了。

    那是一双充满了杀意和怀念的眼神。

    虽然廉颇未必已经知道了他是谁,但是却一定已经知道了他是白起的族人。

    因此,他要是再不走的话,估计就再也走不了了。

    即使是现在,他虽然离开了邯郸,但是古霄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安全感。

    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活着离开邯郸,不是因为自己安全了,而是因为,廉颇不想在邯郸城里杀他而已。

    真正的危机,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

    “该死的,这一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入夜,在一片森林中,古霄燃起了一堆篝火,心中不甘的说道。

    “噼里啪啦”的一阵作响,篝火在不断的燃烧,一条烤鱼在篝火上被烧烤着。

    “呼!呼!呼!”就在古霄一边提防着廉颇和李牧随时都可能派来的部下,一边烤鱼的时候,一阵呼噜声响起。

    “嗨!这小混蛋!”

    古霄顺着呼噜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政儿这小鬼头居然已经呼呼大睡起来,呼噜声震天。

    古霄算是被这位未来的千古一帝给打败了,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睡得这么香。真不知道,是该说,这小鬼神经大条呢?还是该说,这小鬼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不愧是千古一帝秦始皇?

    看来,我这笔买卖,做的还不算太差!

    看着政儿那全无半分惧色的小脸,古霄总算是觉得自己没有白来赵国一趟。

    平心而论,古霄扪心自问,就算他知道,自己来到赵国之后,会面临身份暴露的危险,他也还是会来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要是想要在秦国在最短的时间里站稳脚跟的话,那就势必要有着一块可以敲响秦国政坛的敲门砖。

    一如原著中,项少龙选择了赵盘假扮嬴政作为这块敲门砖,而他则选择了真正的嬴政!

    有嬴政在手,就意味着他可以取得吕不韦和秦庄襄王子楚的信任。

    套用吕不韦的生意经来说的话,这是一笔一本万利的生意,虽然危险了一些,却也值得他冒着生命危险来做!

    “嗖!”就在古霄思索着自己这次的生意到底做得值不值得的时候,利箭破空之声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追兵,终于来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