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大清早,古霄就带着政儿朝着廉颇的府邸而去。

    “廉颇和李牧!相信我们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在战场上见面的。”古霄牵着政儿的小手,心中默默说道。

    战国四大名将,两两相对,廉颇是白起的对手,王翦则与李牧相抗衡!

    只是,相较于,年老体衰的廉颇来说,他觉得,还是李牧更加的可怕一些。

    古霄现在还记得,他爷爷白起在世的时候,曾经评价过廉颇和李牧。

    当时,廉颇早已经成名多年,而李牧则只是崭露头角,但是,在白起的眼中,李牧相比之廉颇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于,白起曾经兴奋的说,如果再有二十年的时间的话,他一定会与李牧在战场上一决高下!

    只是,可惜的是,他爷爷的这个愿望却并没有达成。

    就在长平之战不久,他爷爷就死于范雎的谗言之下。

    想到冤死的爷爷白起,古霄就不由得心中一痛。

    古霄不是那种脑残主角,认为自己就是那天地的宠儿,别的人都要迁就他,谁要是不捧着他,那就是罪该万死!

    对于这种人,古霄只有两个字的评价:白痴!

    虽然他很清楚,自己迟早都会回到星辰大陆上,白胜这个身份,注定只是一个过客。但他却还是做不到那种对自己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漠视的地步,这不是说他心性不够成熟,而是一种必须经历的过程。

    虽然在真正开始做事的时候,古霄都喜欢搞得非常的高调,但平日里的话,古霄还是喜欢低调的行事。

    牢牢地拉紧政儿,古霄一路朝着廉颇的府邸方向而去。

    在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古霄终于来到了廉颇的府门前。

    “想不到,廉颇这个家伙还是蛮廉洁的吗?”望着面前简单低调的府邸,古霄心中赞道。

    出现在他面前的府邸,给他的唯一感觉就是俭朴!

    整座府邸虽然收拾的干干净净,却没有半点金碧辉煌的气势,甚至于在一些细微之处上,连雅夫人的府邸都比不上。

    不同于白起的武安君府的庄严大气,也不同于赵穆的巨鹿侯府的金碧辉煌,更不同于雅夫人的住所的那种奢靡豪奢,这座府邸给他的感觉,就是一座散发着几丝铁血气息的府邸。

    古霄感觉到,自己面前的简直就不像是一座府邸,而像是一个铁血军人!

    “哈哈,壮士终于来了。”廉颇府上的奴仆都是由一些将士担任的,在被几名将士带到府中的大堂之后,古霄牵着政儿,还没有走进大堂,就听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笑声之中中气十足,满是说不出的豪迈气概。

    “这就是廉颇和李牧吗?”古霄大踏步的走进大堂,一进去,就看到了两个一身甲胄的将领正坐在大堂之中。

    古霄仔细的打量着这赵国最后的两根顶梁柱,只见这两名将领,一人生得虎面虬髯,身上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概,虽然已经须发皆白,但是一双满是老态的眼睛之中,卡还是不时散发出一股子智慧的目光。

    而相较于尽显老态的廉颇来说,李牧则要年轻许多。

    只见李牧生得儒雅俊秀,一双丹凤眼中,不断的散发出智慧,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可怕的气度。

    “廉颇老矣,李牧才是我将来的头号大敌!”只是这么一个照面,古霄就在心中断言道。

    “壮士乃是卫人?”廉颇看着古霄,眼神狐疑的问道。

    “这老家伙还是蛮不好对付的吗?”古霄心中一惊,正所谓最好的知己就是敌人,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白起的人,一定非廉颇莫属。

    古霄想不到,自己头一次见到廉颇,居然就引起了他的怀疑。

    好在,他为了避免自己头一次见面就暴露身份,这次并没有带英雄剑。

    如果带上英雄剑的话,古霄敢保证,这两个老狐狸,现在就能把自己给撕了!

    古霄心中惊慌,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在下当然是卫人!”

    “是吗?可老夫却觉得壮士很面熟呀?”廉颇疑惑的说道。

    古霄故作惊讶,“老将军说笑了,在下与老将军不过是初次见面,怎么可能呢?”

    “是吗?”廉颇道。

    “哈哈,老将军这是怎么了?”李牧自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廉颇的身边,笑道。

    李牧也是积年的老狐狸,自然看出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急忙化解道。

    “哈哈!”有人送上台阶,廉颇自然顺台阶下来,大笑起来。

    经过李牧的这么一化解,大堂之中的气氛立刻就消散了。

    廉颇大笑着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只是目光之中的狐疑还是没有消散。

    “敢问壮士,可有出仕的打算?”待到都落座之后,李牧立刻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么**裸的招揽?古霄心中一惊。

    “劳将军挂念了,在下一生痴迷于剑道,并无出仕的打算!”古霄再次拿出了应付赵穆的说辞,婉拒道。

    “哈哈,那是老夫多言了。”李牧笑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