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人——古霄!

    这个名字原本还是默默无闻,只是很快的,古霄这个名字就响彻了整个邯郸,成为了邯郸城中最近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古霄一入邯郸城,就挑了一家武士行馆,举动可谓是高调。只是,这个举动不仅是一个开始,古霄似乎存心想要在这邯郸城中弄出点动静。

    在短短的十天时间里,邯郸城有名的剑客,几乎都被他找了一个遍,凡是被他找上门的剑客,几乎都惨败在了他的剑下。

    很快的,他就引起了邯郸城中,那些达官贵人的注意力,这一日,一份请柬送到了他的手上!

    “巨鹿侯赵穆?看来,这一次我是非去不可了!”

    这日中午,古霄正待在客店里休息,孰料,一份请柬送到了他的手上。

    看着请柬上的款式,古霄悠然的说道。

    事实上,这份请柬的出现,早就在古霄的预料之中。他却这段日子以来,之所以会不断的寻找知名的剑客挑战,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想要引起这些权贵们的注意。

    要知道,他第一站,选择在邯郸城,可不是因为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鬼话。而是因为,在这邯郸城中,有着一个“宝物”的存在,只有拿到这个“宝物”,他才能取得未来的秦王子楚和相国吕不韦的信任!

    这件宝物正是——秦质子嬴政!

    “回去禀报侯爷,说是在下明日午时一定准时赴宴!”古霄擦拭着手中的佩剑,对着赵穆派来的下人说道。

    在把赵穆派来的下人打发走之后,古霄就开始继续擦拭着自己的佩剑!

    “呵呵,看来,赵穆这厮是打算招揽我了?”古霄心中冷笑道。

    古霄固然很讨厌这个剧情世界的原定主角项少龙,但是却不等于,他会对赵穆这种人有什么好感!

    在他看来,赵穆和后来的嫪毐简直没有任何区别,都是靠鸟吃饭的废物!

    别看这些年来,赵穆在赵国,好像是一手遮天,连廉颇、李牧等人,都得受他的气!可是,实际上,他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赵孝成王那个昏君的宠信之上的。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赵穆的势力,看似规模庞大,实际上只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呵呵,看来,我要去找嬴政了。”古霄回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寻秦记的剧情,心中默默说道。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嬴政是被朱姬寄养在了城西的一户贫民家中。后来,在秦国与燕国的战争之中战死。

    但是,他依稀记得,那件事情应该是在项少龙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前一年发生,而现在,秦国和燕国之间的战争还没有开始。

    也就是说,现在,真正的嬴政还活着!

    古霄打定主意,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拿着自己的佩剑,朝着城西方向而去。

    这几日,为了隐瞒自己的真实目的,他每天都会在邯郸城周围的贫民区游荡一段时间。因此,就算是有探子看到他朝着城西的方向而去,也不会怀疑他这一次另有目的,只会以为,他这是呆的无聊,才会出去逛一逛。

    按照记忆里模糊的印象,古霄一路直走,径直朝着城西贫民区的方向而去。

    虽说是穷民,生活仍不太差,只是屋子破旧一点,塌了的墙也没有修补。这里的人大多是农民出身,战争时农田被毁,不得已到城市来干活。

    他依着地址,最后来到记忆中的南巷。

    这时他亦不由紧张起来,抓着一个路过的人问道:“张力的家在那里?”

    那人见他一表人材,指着巷尾一所围着篱笆的房子道:“那就是他的家了!”

    古霄的心情顿时轻松起来,暗忖应该就是这样才对,举步走去,来到门前,唤道:“张力!张力!”

    “咿呀”一声,一位四十来岁样貌平凡的女人探头出来,惊疑不定的打量了古霄一会,问道:“谁找张力?”

    “你就是张力的老婆吧?”古霄看了看这个姿色平庸的女人一眼,冷冷的说道。

    “你是谁?”一个中年汉子走出门来,喝道。

    “爹,娘,什么人呀?”就在此时,屋中传来一阵儿童的喊声,一个中气十足的儿童声传来。

    “嬴政果然还活着?”古霄心中狂喜。

    说实话,他真的害怕嬴政已经死了,但是听到这个孩子的声音,他立刻就狂喜。

    他可没有兴趣玩项少龙的那一手,把一个赵盘变成嬴政。

    “我是孩子的哥哥,来接孩子的!”古霄淡淡的说道。

    “砰”的一声,张力夫妇像见了鬼似的猛地把门关上。

    不一会屋内传来男女的争辩声,以及孩子的哭闹声。

    古霄心中释然,从原著的情节中可以看出,这夫妻两个对嬴政的感情很深,在嬴政死后,曾经说,他们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如今,嬴政还活着,他们自然不愿意将养育了多年的孩子交出来。

    嘭!听到里面的争吵一直都没完,古霄不耐烦的一脚踢出,直接就将房门给踢开。

    “果然是嬴政!”古霄一进房间,就看到张力夫妇二人正在抱着一个身高壮硕的小男孩哭泣。

    一看到这个小男孩,古霄就确定了他的身份,这孩子一定就是朱姬的儿子,真正的嬴政!

    ps:下一更放到晚上,天月说过百张推荐票之内,十张一加更,就绝不食言!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