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国都邯郸!

    赵国王室乃是出自商纣王重臣飞廉,与秦国王室同出一脉,皆为上古伏羲氏之后,春秋时期,赵氏一族的先祖赵衰跟随后来的晋文公重耳颠沛流离十几年,却始终都不离不弃,成为重耳最信任的人。晋文公继位之后,就封赵衰为相国,嬴姓赵氏自此发家,历经晋国数代君臣,逐渐与姬姓韩氏、姬姓魏氏成为当时掌握晋国实权的人物。战国初年,三家共同奏请当时已经是名存实亡的周天子,三家分晋,建立了韩国、魏国、赵国!历经两百多年的发展,赵国国都邯郸已经成为与魏国国都大梁,齐国国都临淄并称的繁荣城市。

    古霄自卫国出发,一路上带着一柄剑,一匹马,朝着赵都邯郸而来。

    这一路上,古霄遇到了不少和他一样的武士,这些武士都是只有一柄剑,绝大多数人甚至连马都没有!

    这一点,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如今,正值战国末年,本来就是武士最盛行的时代。

    这些武士四处流浪,渴望建功立业。甚至于,很多知名的大贤,都是武士出身。

    据古霄所知,前有乐毅、后有苏秦,这些名垂青史的人物,几乎都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游方武士。

    古霄骑着自己的瘦马,一路上走得极为低调,虽然,他这一次来到赵国,本身就是不怀好意,但是,到了邯郸之后,才是他应该展现自己才能的地方。

    如果,一进赵国就那么高调的话,古霄敢肯定,自己估计连活着见到邯郸城城墙的机会都没有!明着来的话,他不害怕任何人,但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所以低调一些才好。

    只是,这一路上,所见所闻,实在是让他不敢恭维!

    距当年长平之战到如今,时间不过是短短的**年左右,按理来说,当年长平之战的见证者,应该大都还健在。

    可这一路上,古霄愣是没有发现,在这些曾经痛失举国男丁的赵人身上,有着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戚容。甚至于,如果不是那些城墙上的痕迹,以及街头巷尾的议论声的话,古霄简直都怀疑,长平之战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这真是一个醉生梦死的国家!他也只能如是感叹道!

    古霄一路疾行,不断的赶路。

    终于,在他离开卫国的三个月左右之后,也就是次年的春天,他来到了邯郸城下。

    一大清早,古霄就来到了邯郸城的城门处。

    此时,正有几队士兵正在把守着城门,挨个的收城门税。

    古霄牵着自己的坐骑,等候了一会儿,才轮到了他。

    在交过城门税之后,古霄就大踏步的走进了邯郸城中。

    离开卫国的时候,照剑斋只给他准备了一些卫国的钱币和十几两黄金。他身上原本是没有赵国的钱币的,只是,在来邯郸的路上,很多山贼都认为他好欺负,想要抢夺他的佩剑和坐骑。

    对于这些人,古霄的做法很简单,那就是送他们都上路。

    之后,这些人身上的钱币就都属于他了。因此,在来到邯郸的时候,他身上已经算是小有资产了!

    “我应该去找谁呢?”古霄一进城,就开始思索,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作为一名武士,想要出名的话,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打败一个很有名的人!这也是大部分武士都会选择的办法,只是古霄却没有兴趣搞得太高调了!

    因为,在这邯郸城中,见过白起的人,又不是没有。如果被人发现,他是白起的孙子的话,他就算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

    古霄反复着思索着,直到他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家武士行馆!

    在这个武士横行的年代,几乎到处都有这种武士行馆。这一路上行来,古霄就曾经见到过很多武士行馆,甚至于,他自己也在几家武士行馆之中逗留过几日。

    原本,这种武士行馆是不能引起他的注意力的,只是,当古霄想了想之后,眼眸之中却浮现出一丝狡黠。

    紧紧的握紧自己手中的英雄剑,古霄目光一转,已经当先朝着这家武士行馆走去。

    ······

    “啊!”

    “哎呦!”

    “混蛋!”

    很快的,就从这家武士行馆之中,传出了一阵阵呼痛声。

    怎么回事?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路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不知道这家武士行馆之中发生了什么,居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良久,当武士行馆之中的动静小了许多之后,古霄施施然的从这家武士行馆之中走出来。

    在他的身后,是一大群躺在地上,连声呼痛的武士,还有几个鼻青脸肿的武士跟在他的身后,一脸的畏惧,却没有人敢动手。

    “咦,这不是宋馆主吗?”有眼尖的人认出,在那些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人之中,赫然就有这家武士行馆的馆主在内。

    只是,现在这位往日里威风凛凛的宋馆主,赫然被打得就像是一头猪一样。

    “等等!”古霄悠然的朝外走去,刚刚活动了一番筋骨,他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就在此时,宋馆主却从后面叫住他,

    古霄转过头来,笑道:“怎么?还想挨揍吗?”

    “小子,你可敢留下个字号?”宋馆主色厉内荏的叫道。

    “卫人——古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