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武王伐纣以来,周王室延续至今,已经近八百年。

    但自昔年周平王东迁以来,周王室王权衰微,各个诸侯国为了争夺那至高无上的王权,彼此厮杀,已经差不多近五百年了。

    自三家分晋和田氏代齐以来,各个主要的诸侯国不断厮杀,你方唱罢我登场,已经将近两百多年了。

    时至今日,齐楚燕韩赵魏秦七雄并立,彼此互相攻伐,各个诸侯国为了争夺王权日衰的正统地位,不断发生战争。自三家分晋和田氏代齐以来,长达两百多年的时间里,九州大地上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片刻的和平。诸侯国彼此攻伐到如今,一度形成了东尊齐,西尊秦的局面。然而,自孙膑、田忌之后,齐国虽然还保持着自家的大国地位,但实际上早已经是国势日衰,以致于在数十年前,被燕昭王大将乐毅率军险些灭国,若非是燕昭王病逝,继任之君不信任乐毅,临阵换将的话,齐国也许早已经就被燕国吞并了,虽有田单复齐,但齐国的声势和国力也已经大不如前。而西方的秦国则在秦昭王的率领下,励精图治,数十年间,秦昭王文用范雎,武用白起,二人皆为不世出的奇才,大有吞并六国一统天下之势。数年前,白起更是与赵将赵括率领的四十五万赵军决战于长平,大败赵军,赵括本人也在乱军之中被乱箭射死。四十万赵军投降秦军之后,被白起尽数坑杀,赵国举国之兵尽数死伤殆尽。

    白起立下了不世之功,孰料却遭到了范雎的妒忌,被范雎谗言所害,被秦昭王勒令自杀,一代名将就这么含恨而终。但范雎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两年后,范雎因为白起之死的缘故,得罪了秦**方势力,不得不辞去相位,改由韩国人蔡泽接任相位。孰料,范雎在返回封地的途中被刺客所杀,首级被枭去,随行侍从死伤无数,数月后范雎的首级被发现供奉在白起的墓前。秦人议论纷纷,皆道,此乃武安君白起死后,化为厉鬼复仇,秦人皆设庙祭奠白起。

    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秦国接连折损白起、范雎两员文武重臣,可谓是伤筋动骨,再加上秦昭王日渐老迈,已经无力再次发动对东方六国的战争了。东方六国这才迎来了喘息之地,得到了片刻的安宁。然而六国之君不知居安思危,反而是一味的纵情声色,六国覆灭已经是只在旦夕之间了!

    ······

    皑皑白雪之下,银装素裹早已经笼罩了整个卫国,为卫国那狭小的国土,染上了一层银装。

    天空之中,一片片雪花不断的从空中飘落下来。

    卫国乃是姬姓,先祖乃是周武王姬发之弟,堪称是如今延续时间最长的诸侯国之一。事实上,卫国也的确成为了周代分封的诸侯国之中,延续时间最长的一个。历史上,一直到了秦二世登基之后,卫国才被秦国废除。

    只是,如今天下尚未一统,卫国虽然国力弱小,却也还能勉强维持下去。

    此刻,在卫国的一座荒山之上,正在发生一场不为人知的剑斗。

    事实上,卫国的国力虽然弱小,但是却并不是没有人才,只是卫国王室早已经习惯了朝不保夕的日子,根本就没有丝毫振作的意思。以致于,卫国人才大量外流。自卫国走出的人才,大都效力于其他国家。诸如:商鞅、吕不韦、荆轲等人,都是卫国人,却都没有在卫国得到重用。

    在荒山之上,有一块平地,平地之上,建造起了几座茅草屋。在茅草屋前面,此刻,正有两名青年正在斗剑。在草屋之下,还有着一个状若四五十岁,面容颓废的中年人,正带着两名面容依稀有着几分相似的少年观战。

    “呀!”两名青年一消瘦,一雄伟,正在斗得不可开交。

    消瘦青年一剑朝着雄伟青年的胸膛刺去,似乎想要一剑将面前的人刺个对穿。

    铛!面对消瘦青年的这一剑,雄伟青年左手举起手中的利剑,挡住了这一剑。同时,剑身一转,已经顺着消瘦青年的剑锋而转,径直朝着消瘦青年的手腕处转去,似乎是想要夺下消瘦青年手中的利剑一般。

    “喝!”面对对手的这一记怪招,消瘦青年大喝一声,手腕一转,剑锋已经旋转起来。

    呼!消瘦少年手中的长剑剧烈的旋转起来,犹如是一柄无处不是剑锋的怪剑一般,带动着雄伟青年手中的利剑都是一个发抖,险些抓捏不住。

    啪!雄伟青年在消瘦青年的怪招之下,手中一个没有抓稳,险些被夺走。他却急忙向后连退三步,重新稳住了自己的身躯。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消瘦青年右手一探,已经握住了佩剑的剑柄,重新握住了自己的宝剑。

    消瘦青年得势不饶人,剑柄一入手,已经朝着雄伟青年追了过去,一剑刺出。

    铛!消瘦青年一剑刺出,正好刺在了雄伟青年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雄伟青年急忙竖剑格挡。

    双剑相交,立刻就发出了一声脆响。

    消瘦青年乘胜追击,一剑接着一剑,不断的朝着雄伟青年追击过去,根本就不给雄伟青年半点喘息的余地。手中的宝剑不间断的连环刺出,朝着雄伟青年不断追击。

    雄伟青年痛失先手,在消瘦青年的连环追击之下,勉强招架,数十剑之后,剑路已经完全不成样子,就快要支撑不住了。

    铛!消瘦青年一剑朝着雄伟青年的手腕点去,剑速奇快无比,根本就不给雄伟青年半分反应的余地,雄伟青年只感觉到手腕上传来一阵刺痛感,手中的佩剑已经不禁脱手而出,佩剑已经掉落在地,发出了一声脆响。

    “你输了!”消瘦青年剑锋出现在了雄伟青年的面门前,冷冷的说道。

    “没错,我又输了,师兄!”雄伟青年露出一个苦笑,苦涩的说道。

    “哈哈哈,好,胜儿,中邪,你们两个的剑术都进步很快,简直就是一日千里!”一直作壁上观的中年人大笑着走上前来,打起了圆场。

    “师傅!”

    刚刚还斗得不可开交的两名青年,看到中年人的出现,立刻都收起了自己身上的杀气,朝着中年人异口同声,毕恭毕敬的称呼道。

    “胜儿,你的剑术进步很快嘛?”中年人举起了一只右手,捋着胡子,朝着消瘦青年道。只是,这么一伸手,中年人立刻就露出了自己一直都笼罩在衣袖之中的手臂右手,在中年人的右手之上,赫然只有四根手指!

    中年人右手小指居然被人齐根斩下,如今只剩下四根手指了。

    “全是师傅教导有方!”消瘦青年毕恭毕敬的答道。

    “哈哈,也是你用功才对,不愧是我照剑斋的大弟子!”中年人大笑道。

    照剑斋?

    照剑斋!

    这个中年人居然就是与齐国稷下剑圣曹秋道齐名的卫国剑客照剑斋!

    那这个被他称呼为大弟子的青年又是谁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