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把马酿给我扔出来!”站在春月阁的门口,听着里面不断响起的莺声燕语,古霄不约的皱起眉头,对着看到他上门,迎了上来的老|鸨媚娘吩咐道。

    媚娘是一个生的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听到古霄的这句话,顿时就为难的皱起了眉头,道:“古少爷,您这可真的是为难我了!这马少爷可是奴家的客人,奴家要是把他扔出来,不是自砸招盘吗?”

    古霄听到这句话,当下就不悦的递过去一张银票,说道:“这个够了吧?”

    正所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古霄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在古霄的眼中,婊|子就是婊|子,没有任何的不同。

    果不其然,在他递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之后,媚娘立刻就喜笑颜开的答应下来。

    “嘭!”没过多久,一个衣裳不整的年轻人就被人们给丢了出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哎哟!哪个王八蛋敢扔你家马爷?”年轻人被这么一扔,就算是睡得再熟,也被摔醒了。

    当下,揉着自己的一双睡眼惺忪的睡眼,嘴里骂骂咧咧的骂道。

    古霄皱起眉头,走到他的身边,喝道:“是我!”

    “古霄!”年轻人,也就是古霄要找的人,马酿这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当下问道,“古霄,你干嘛让人把我丢出来?”

    如果说,是别人让人把他从青楼里丢出来的话,这位马少爷一定会跟这个人拼命。只是这个人是古霄的话,那马酿也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从小到大,这种事情一直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自己都习惯了。

    “我因为什么找你,这回头再说,你看看你这个样子,适合吗?”说着,古霄指着马酿现在衣裳不整的样子,嫌弃的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全然忘了,马酿之所以会这幅样子出现在这大街上,他自己功不可没。

    “啊!”马酿这才注意到,周围已经三三两两的聚拢了一帮人,当下失声大叫一声,快速的朝着附近的一家客栈奔去。

    “哈哈哈哈哈!”周围聚拢来的看客们,见此情景,当下就是哄堂大笑。

    古霄嘴角挂起一丝轻笑,朝着马酿所去的方向而去。

    “古霄,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半个时辰之后,客栈的雅间之中,好不容易,马酿才算是收拾好了,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古霄,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家伙一大清早的就把自己给丢了出来,这简直就是不可原谅!只是恨归恨,他却拿这个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从小一起长大,他实在是太清楚了,面前的这个家伙别看他好像没有什么存在感,实际上心机之深,简直就让人不寒而栗!

    古霄玩味的看着马酿,这个家伙的名字古怪,人也古怪,身为大殷数一数二的大富商马家的继承人,却整天泡在青楼酒馆之中。

    背后,很多人都说,这家伙将来铁定是马家的头号败家子。只是,只有真正和这家伙接触过的人才会知道,这家伙心机之深,手段之狠,绝对不在他爹马百万之下。

    “马酿,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在确定雅间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古霄开门见山的说道。

    马酿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叫我的名字!”

    正如鼻涕虫,最讨厌别人称呼自己为鼻涕虫一般,有一个名叫“骂娘”的名字,简直就让马酿不慎其烦。因此,他非常不喜欢别人称呼自己的名字。

    古霄老实不客气的说道:“名字本来就是给人叫的,你干嘛这么大的反应?”

    哼!马酿狠狠地咬了咬牙齿,以示愤慨。

    “到底什么事情?”

    古霄道:“我想问一下,最近,有没有战事要发生?”

    恍当一声,马酿听到古霄的这句话,立刻就失手将自己手边的茶杯给打翻在地,一脸惊骇。

    “这么说,是真有了。”古霄一看马酿的反应,立刻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在古霜儿告诉她,她爹要找人入伍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现在,马酿的反应,正佐证了他的猜测!

    “你怎么知道的?”马酿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低声问道。

    古霄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的消息灵通,想必一定知道一二,赶紧告诉我,酬劳不会少你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