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清脆的鸣动声不断响起,将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的独孤霄给惊醒过来。

    古霄终于反应过来了,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发出响动。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张古琴映入眼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古霄放置在桌子上的一根毛笔,已经被风吹落,正好掉落在桌子旁边的古琴之上。

    笔杆压在琴弦之上,使得琴弦不断的发出响动,引起了独孤霄的注意力。

    看到这张琴,古霄突然没有睡意了。站起身来,他披上了一件外衣,走到了琴台前。

    作为一名父母双亡的世家子弟,他这一世的老爹老娘自然也给他留下了点东西的。

    自从他这一世的老子古枫在十二年前战死沙场之后,他就将父母留下来的东西都弄了过来。

    经过这么多年的损耗,现在他身边还留下来的东西,只剩下他娘留下来的这张琴,还有他爹留下来的一把剑了。

    他娘给他留下了这张琴,他爹给他留下了一把剑。再将这张琴和那把剑仔细的研究了很多次之后,他都几乎没有丝毫的收获!

    要说收获的话,也不是没有一点,唯一的收获就是,他找人在琴身里掏了一个洞,做了一个机关,把他老爹留给他的那柄剑给藏了进去。

    勉勉强强的,这也算是琴中藏剑,剑发琴音了。

    古霄从床上站起来,右手无意识的拨动古琴,心中自嘲道。

    双手十根手指按在了古琴之上,古霄开始弹琴。悦耳的琴音很快的就在他的指下奏出。来到这星辰大陆十八年,最得意的事情,便是学到了一手不错地琴艺。如今,他的琴艺虽然不敢说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却也敢自称,少有人及。

    ······

    次日,一大早。

    “霄少爷,您这是要去哪里?”一大清早,一名正在打扫院子的下人,就发现古霄急急忙忙的朝着外面走去,急忙问道。

    古霄看了这名下人一眼,道:“本少爷有事要出去一下,告诉厨房,把饭菜准备好,本少爷回来之后再吃!”

    “是,霄少爷!”下人一愣,但还是答应道。

    古霄简单的吩咐了一声,就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走去,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没有兴趣和这些下人磨叽。

    古家作为一个传承千年的世家,府邸自然不小,纵使古霄行动非常迅速,也花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功夫,才从自己的住处走到了府门前。

    一路上,遇到的下人,虽然都对他这么一大早就行色匆匆的感到好奇,却也没人敢问。

    主子的事情,不是下人可以多嘴的。即使这个主子并不是一个得宠的,也不例外。

    古霄穿过将军府的侧门,就来到了大街之上。

    古霄大踏步的朝着殷都最为繁华的一片街道走去,他实在是太了解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了,这个人现在相信一定在她最常去的地方醉生梦死。

    此时的街道上,还没有多少行人,古霄孤身漫步在这宽阔的街道上,呼吸着这不同于后世的新鲜空气,只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舒坦。在这不同于后世那遭到严重污染的环境,着实让他感觉到了难言的痛快。

    带着自己心中说不出的舒服,古霄大踏步的朝着殷都最繁华的地方而去。

    此刻,在他的身边,没有哪怕是一个下人的存在。

    没办法,虽然他现在住在这将军府中,但是他毕竟属于将军府的直系子弟,而不是嫡系子弟。

    纵使如今,这古家的当代家主,也就是他老子古枫的大哥古策没有儿子,诸多子弟为了争夺这家主之位,早就已经是斗得不可开交了,也没有他什么事情。

    因为只要是人都知道,他和他老子古枫的关系极为的恶劣,差不多已经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了。

    因此,这么多年来,在古家之中,他的地位一直都非常的边缘化,很多人都下意识的将他无视了,对此古霄本人也没有什么意见。

    因为他虽然对于自己前世已经没有什么归属感了,可也并不代表,他对于自己如今的这个身份的归属感就会很强。

    在古霄看来,他现在的生活,与上一世并没有任何的区别,都是那么的简单普通。

    古霄如是想着,继续朝着自己要找的人现在应该在的地方而去。

    很快的,在遇到了他要找的人的死党之后,他终于知道了他现在要找的人在哪里。

    不出他的预料,他要找的人现在果然在他最应该在的地方——春月阁!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