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的一声!

    一个白瓷瓶子被打开,白色的粉末被从瓶子里倒出来,径直倒在了古霄那已经红肿起来的手上。

    嗯!药粉倒在了自己的伤口上,古霄立刻就发出了一声闷哼,额头豆大的汗珠立刻就滚落出来。

    好痛呀!古霄心中叫道。

    虽然药粉洒在伤口上的滋味实在叫一个难受,但是,古霄还是将药粉不断的从瓶子里倒出来,倒在了自己刚刚受伤的地方上。

    呼!终于完了!

    折腾了半盏茶的功夫,古霄才为自己上完了药,包扎好,顿时就送了一口气。

    啪的一声,在确定自己已经包扎好之后,他非常干脆的就仰天躺在了床上,一动也不动。

    漫天的星斗正在不停的闪动着,透过天窗,古霄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入夜之后,漫天星斗闪烁的美景。

    十八年了!已经整整的十八年了!

    望着窗外的星辰,古霄心中默默说道。

    这一世,他是这个名为星辰大陆上,一个名为大殷的国家的将门世家——古家的直系子弟。

    只是,却没有人知道,在他的记忆之中,他还有着上一世的记忆的存在。

    上一世,他是地球二十一世纪的一个非常普通的大学生。

    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对于大学生毕业就等于失业的说法,他曾经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只是,当他真的走进社会之后,他就不禁承认这句话说得其实一点都没错。

    在二十一世纪,大学生早已经不复昔日的天之骄子,变成了满大街都是的路人甲。尤其是,他那样的三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更是扫大街都能扫出一大堆。

    先后投了几十份简历,却始终都没有找到一份工作。无奈之下,他选择了登上华山散心,孰料,华山的陡峭险峻,远远地超出了他的预料。就在登山的过程之中,他一个没踩稳,就从华山之上摔了下来。

    之后,就来到了这个世界。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古霄抱着的还是后宫三千,君临天下的想法。

    因为,他这一世的经历,简直就像是前世热衷的那些穿越小说之中,最常出现的主角套路。

    他一出生,母亲就因为难产而死,父亲看他不顺眼,这简直就是**丝流主角的模板。

    只是,他身上却并没有发生什么恶毒管家克扣月钱,家族内部敌视自己的流程。

    五岁那年,开始习武之后,他就非常愕然的发现,自己好像不是传说之中的主角?

    因为,他的武学资质,既不好,也不坏,只能说是中上之姿。更没有发生过什么未婚妻登门退婚这种简直就是**丝流主角每个都会遇上的恶俗场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不算他的上一世记忆的话,他可以说是在普通不过了。

    在整个大殷,像他这么普通的人,简直就是一抓一大把。

    “唉,我估计是史上最没用的穿越者吧?”古霄一边仰望着星空,一边心中苦笑道。

    在星辰大陆上,很多东西都和地球上差不多,诸如样貌、物品之类的,只是在星星辰大陆上,却没有科技的生存土壤,而是武艺至上。

    刚刚学武的时候,古霄还抱着武功只是末流一道,科技才是第一的想法。只是,当他目睹,自己家族的几位长辈,不止一次的可以劈出劈空掌力,摘花杀人之后,他就非常明智的把自己上一世的科学思想全都丢掉了垃圾堆。

    在这个唯武独尊的世界上,武功可以办到一切他想象到的事情。

    俗话说得好,每一个男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叱咤风云的梦!

    古霄当然也不例外,只是让他苦恼的是,自己既不是那种妖孽级的天才,也不是那种妖孽级的废物。

    按照上一世的说法,这两种人简直就是主角的最佳人选,但他自己偏偏却不符合这两种套路。

    “算了,不想这些没用的了!当不成主角,也要生活下去的吗?”古霄晃了晃脑袋,将自己脑子里错综复杂的思绪都逐出脑海之中,自嘲的说道。

    这一世,作为一个将门世家的子弟,他生下来就注定要有走上战场的一天,这个心理准备,他早就做好了。

    在星辰大陆上生活了十八年之后,他早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上的生活,知道自己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的。

    刚刚,古霜儿对他说的那句话,他实在是再明白不过了。

    自家大姐,明面上是在向他传达这个消息,实际上却是在问一句话。

    一句“你愿不愿意入伍?”的话。

    对于古霄来说,入伍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这一点,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历代以来,古家子弟死在战场上的不知道有多少,甚至于,这一世,他的父亲,古枫也在十二年前死在了战场上。

    得到了一样东西,那就势必要付出另外一些东西。

    古家号称与国同休,千年来,享尽荣华富贵,那自然也要牺牲另外一些东西。

    只是,让古霄觉得有些奇怪的是,最近并没有听闻有大的战事发生,古霜儿的老爹古策为什么会突然要选拔子弟入伍?

    “难不成,又有战事发生了吗?”古霄心道。

    叮咚一声,就在古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响声突然响起,打破了他的思绪。

    清脆的鸣动,在这空旷的房间之中,显得格外的响亮,顿时就惊醒了原本已经产生了睡意的古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