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古霄狠狠地一拳打在了自己面前的一个旋转木桩之上。

    木桩被他这么一拳打上去,立刻就发出了一阵咯吱声。紧接着,原本静止不动的旋转木桩,立刻就动了起来。

    木桩剧烈的转了起来,一根木棍径直朝着古霄的头面打了过来。

    啪!

    古霄右手一架,便将这一击接了下来。

    只是,他虽然接下了这一击,但是,旋转木桩却没有因此停了下来。

    随着他一拳一脚的不断打在旋转木桩之上,原本转动速度只是犹如石碾子一般的旋转木桩转动的越来越快了。

    倘若说,一开始的时候,古霄面前的这个旋转木桩的速度,转动的速度和石碾子差不多的话,那现在的旋转木桩,转动的速度,已经和风车差不多了。

    呼!呼!呼!

    旋转木桩的速度越来越快,发出了一阵阵呼啸声,犹如是狂风在不停的吹拂着劲草,又像是窗户正在不断的承受着来自北风的嘶鸣。

    面对速度越来越快的旋转木桩,古霄那原本俊秀的脸庞上,开始出现汗珠。一颗颗汗珠,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之上,顺着他那光滑的额头滚落下来。

    啪!啪!啪!

    古霄手脚并用,双手双脚,不断的击打出去。

    此刻,在古霄的眼中,自己面前的这个练功专用的旋转木桩已经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练功工具,而是变成了一个无比凶残的敌人。

    古霄那覆盖在一件白色练功服之下的四肢,不断的击打出去,与木桩子展开交锋。

    古霄甚至能够感觉得到,从自己的四肢之上,不断的传来一阵痛楚。

    只是,他却置若罔闻,仿佛手脚不是他自己的一样,还是不断的将自己的拳脚打在面前的木桩上。

    汗如雨下,古霄简直就像是不要命了一样,不断的用自己的双手双脚打在面前的木桩子上。

    他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是使足了力气,简直就像是玩命一样。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古霄的双手双脚开始红肿起来。

    木桩子上,更是不断的发出一阵阵咯吱声,这个可怜的木桩似乎已经不堪重负了。

    啪!

    在古霄不断的击打之下,原本就转的飞快的木桩转得越发的快了。

    简直就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般,原本还算是能够应付自如的古霄,渐渐地已经开始有些应付不了了。

    只是,纵使如此,他也还是不间断的一拳一脚的打了出去。

    恍当一声,在古霄这般疯狂的击打之下,木桩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了。当古霄聚集了自己所有的力量,狠狠地一拳打在木桩上之后,坚硬的桩身上立刻就出现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拳印。

    紧接着,木桩在发出了一声哀嚎之后,就再也坚持不住了。

    桩底的木头自中央折断,高耸的桩身无力的摔倒在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果然还是不行吗?”看着原本坚固的木桩,被自己自中间打断,古霄的心中没有半分的喜色,抬起自己的双手,看着手上隐约可见的红印,无奈的说道。

    “你这已经很不错了,何必苛求?”

    一名黑衣高挑,面容冷艳的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了练功房,来到了古霄的身后。少女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非常冰冷的气息,简直就像是那漆黑的夜空一般,犹如是黑影一般的让人感觉到恐惧。

    只是,这名黑衣少女在看到古霄那略微红肿起来的双手之后,那冰冷的眼神深处,却隐约有一抹心疼划过。

    “大姐!”古霄听到黑衣少女的声音,转过身来,朝着黑衣少女打了一声招呼。

    这名黑衣少女乃是他的大姐,名为古霜儿。

    古霜儿看着古霄,冷冷的点了点头,就算是和古霄打过招呼了。

    古霜儿的态度可以说是极为冷淡,但古霄却一点都不动怒。

    自小就和古霜儿一起长大,古霄对古霜儿的脾气可以说是极为了解。自然知道,古霜儿这种态度,不是看不起自己,而是她生性如此。

    说句实在话,古霜儿的这种态度,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你还是没有突破到淬皮境第九层吗?”古霜儿看了看身前不远处,已经坏掉的木桩,淡淡的问道。

    古霄苦笑一声,“还是淬皮境第八层,不过距离第九层应该不远了。”

    闻言,古霜儿冷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朝着古霄的身后走去。

    这就被下了逐客令了?

    古霄心中苦笑不已,从小就一起长大,他实在是太清楚了,自家大姐摆出这幅态度,就是在下逐客令。

    “等等!”虽然心中苦涩,但是古霄还是听话的朝着练功房外走去。只是,就在他快要走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古霜儿那冰冷的声音。

    “大姐,还有什么事情?”独孤霄扭过头来,问道。

    “一个月之后,我爹要安排一批子弟入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