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色的灵力从仙魔之心中流出,缓缓进入经脉,所过之处一片清凉。剧烈的痛楚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舒爽,既然轻柔但是却沁入骨髓,说不出的舒服。

    金黄色的灵力所过之处,那些被撕裂的肌肉,几乎被粉碎的骨骼,断裂的经脉,破损的五脏六腑等等都开始迅速的复原,和心魔涌动之时带来的感觉差不多,不过这次是真的在修复。

    金黄色的灵力没有在任何一处停留,缓缓而行,流过身体的每一处角落,每一个毛孔。

    远远望去,叶云的身上泛起淡淡的金色光晕,煞是好看。

    “大师兄,小师弟又怎么了?”坤华子急声问道。

    “对啊,刚才还颤抖不已,怎么一瞬间就浑身金光闪烁?”诸葛冲也是担忧,生怕叶云被异种灵气冲击而支撑不住。

    舒安石同样一脸震惊,道:“我也不知,不过应该没事。他此刻气息稳定,真气雄浑,隐隐有龙吟虎啸之声,应该是要凝聚金丹,你们不要打扰,潜心修行便是。”

    诸葛冲和坤华子对望一眼,点了点头。

    两人在十丈处修炼,体内灵气和暗劲不断的涌入,炼化,吸收。以他们的修为,坚持一日都已经差别多了。

    不过,从进入蕴灵潭到此刻差不多已经一日,诸葛冲和坤华子还在坚持,哪怕体内灵气越积越多,暗劲带来的痛楚也越来越大。因为他们看到了叶云,那个之前浑身每个毛孔都渗出鲜血也不放弃的小师弟居然站在了十三丈处,和大师兄舒安石一般。

    叶云彻底的激励了两人,叶云的境界比他们差许多,却能够站在十三丈处,不管他是用了什么办法,或是宝物,能够突破十丈便是超越了他们两个。

    两人相视对望,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然后齐齐跨出一步,向着十一丈处进发。

    舒安石目光在两人身上闪过,露出一丝笑意。这两个师弟他自然了解,天分极高,修炼也还算勤勉,但是想要成为真正的高手,却是远远不够,至少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想要成为真正的高手,需要经历什么样的磨练。

    此刻,两人被叶云触动,终于跨出了十丈,走向十一丈处,以他们的修为会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舒安石目光落在叶云身上,天运子收的这个关门弟子实在出人意料,不说是身负雷与冰系两道异种灵气,更是参悟了剑意,对空间法则也有一定的理解。关键他的真气雄浑到了极致,以区区筑基境巅峰的修为,居然能够与金丹境六重的丁倩一较高低,纵观数千年来,从没有一个人有他这般出色。

    此刻,叶云站在十三丈处,浑身上下金光隐隐闪耀,身体没有丝毫晃动,气息悠长平和,真气鼓荡雄浑,已经完全站住,不管是精神意志还是肉身强度都出乎意料。

    纵然舒安石也算是见多识广,对于各门各派的功法都有所涉猎,但是却也看不透叶云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按照道理,他绝对不可能在十三丈处站稳,甚至都来不到这个地方。

    但是,叶云就是这样站住了,身体中金光闪烁,实力明显在提升。

    舒安石摇摇头,既然看不透那就不再去想,静静看就好了。

    金光闪耀,灵力在叶云体内流淌。

    叶云欣喜地看到原本只有一丝的火灵之气开始凝聚,没有多久便凝成一枚火红色的假丹,随即并没有丝毫停顿,丹液从假丹顶上裂开的隙缝中溢出,流满整枚假丹。

    火灵假丹,成型!

    金色的灵力居然只是消耗了一小半,继续在体内流淌,随着时间的推移,之前的伤势尽数恢复,肉身更是强了许多,大魔之体终于再有进展,比起之前来强出不少。

    叶云看到体内的四枚假丹开始汇聚,慢慢的聚在一起,丹液与丹液相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开始慢慢融合。

    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凝聚假丹之后丹液倒灌之后便有机会凝成金丹,虽然几率不是很高,却也不会太低。

    不过对于叶云来说,却没有这个问题。他最重要的是无法将这些异种灵气都凝聚成假丹,一旦假丹成型,那么相互融合只是迟早之事,毕竟他肉身强大,境界领悟也极高,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之事。

    金色灵力包围了四枚假丹,压力将它们相互融合,一点点的渗透。

    不过,这一次仙魔之心吐出来的灵气却异常的雄浑和干净,即便金丹即将成型,灵力也还有一小半。

    “咦!好雄浑的灵力啊。”

    忽然之间,一道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在叶云脑海中响起。

    叶云不由得一怔,这熟悉的声音居然有些陌生。

    “如此浩荡的灵气,居然不让我吃,真是不够兄弟。”声音随即再次响起,愤愤不平。

    “鹫王?”叶云一怔,这声音居然是金翅大鹏的后裔神羽鹫王传来,自从来大秦帝国便将这家伙丢在灵兽囊中,然后放了一堆灵石给它,扔在雷音化龙戒的一个角落里修炼,这些日子每一天都极为紧张,早就将它忘记,却想不到此刻这家伙居然会隔着灵兽囊和雷音化龙戒感受到那磅礴的灵力。

    “废话,你小子将我关在里面这么久,要不是老子有一堆灵石可以修炼,早就弄死你了。”神羽鹫王怒声喝道。

    “现在灵石用完了?”叶云微微一笑,心神传音。

    “还剩一点点残渣,否则我也不会醒来。想不到一醒来就感受到你体内灵气奔涌,根本用不完,而且还是雄浑干净到了极致的灵气,哪里弄来的?快分我一些。”神羽鹫王哇哇大叫。

    “你是如何能够感受到我体内的灵气?”叶云好奇问道。

    “这便是我金翅大鹏族的神通,我修为已经突破灵兽的范畴,以后你要叫老子仙兽。”神羽鹫王哈哈大笑。

    “仙兽?这么说你的实力突破筑基境,堪比金丹境了?”叶云惊喜问道。

    “那是当然,老子已经觉醒金翅大鹏的血脉,神通大增,现在随便就能打趴你。”神羽鹫王哈哈大笑,得意无比。

    “哦,都这么厉害了,那这些灵气我就自己消化,省的到时候被鹫王你打的太难看。”叶云哦了一声,缓缓回答。

    “啊哈哈,好兄弟我和你开玩笑的。你我乃是一体,虽然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日后定会同年同日死,你的就是我的,等明日我便将神通传给你,看看能否修行。”神羽鹫王急忙说道。

    叶云微微一笑,道:“你这话说的不对,谁要与你同年同日死,我日后修为必定突破地仙,成就圣人之上,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光,又怎么会死呢?”

    神羽鹫王一怔,道:“老子说错了行不行,你我兄弟当然会纵横三界,环游宇宙,与天地同寿。好了好了,快将灵气分我一些。”

    叶云不再逗它,沉声问道:“如何才能够将灵气输送给你?灵气并不能够源源不断地注入到雷音化龙戒中。”

    神羽鹫王跳了起来,怒声道:“难道你不能够将我放出来,然后将灵气传输给我吗?”

    叶云一怔,笑道:“你真的确定要出来?”

    “当然,确定,真的,肯定!”

    叶云神念一转,灵兽囊瞬间破开,一道金芒从他手指间射出,却看到一头大鸟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迎风而涨,化为三丈大在头顶盘旋。

    “这是什么地方?灵气居然如此充沛。”神羽鹫王哇哇大叫,喊声中满是激动与兴奋。

    神羽鹫王的突然出现,让舒安石等人一惊,目光看了过来。

    “大师兄,这是我豢养的一只灵兽,一只在灵兽囊中修炼,此刻修为突破到仙兽的级别,我便想放出来让它也修行一番。”叶云朗声说道,此刻体内四枚假丹缓缓融合,不需要他去操控。

    “无妨,既然是你豢养的灵兽,那就让它落下来好好修炼一番吧。”舒安石摆摆手,对于这种事他并不在意,宗门高层也不会过问,毕竟叶云的天赋太强,只要稍加培养,日后定然是神秀宫中流砥柱。

    “鹫王,你去靠近岸边修行便是。”叶云微微一笑,随即神念传音:“我体内的灵气还有些用处,等差不多了再传给你一些。”

    神羽鹫王一怔,喝道:“去那么远干什么?我就在你身边修炼便是。”

    话音刚落,它从空中直冲而下,一个猛子扎入蕴灵潭,而且还是在这十三丈处。

    轰!

    狂暴的气浪涌动而起,水花飞溅而出,只看到金光闪烁,神羽鹫王直冲而起。

    “哇啊啊,这池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好痛啊。”神羽鹫王眼中满是惊恐,在空中盘旋,看着蕴灵潭再也不敢靠近。

    “这乃是蕴灵潭,里面压力巨大,暗劲涌动,以你的修为无法在此处支撑,还是去潭边慢慢前行,找到适合自己的点,好好修炼。”叶云轻笑道。

    “你小子阴我,刚才怎么不说?”神羽鹫王怒声喝道,悻悻然地向着潭边飞落而下,然后小心翼翼踏入水中。

    叶云摇摇头,不再管它,神念沉入体内,金丹即将成型,但是却还有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够将剑意融入其中。

    当然,四枚假丹融成金丹的话,威力也是绝伦,每一道攻击中都可以拥有四种灵力,配合施展,威力自然倍增。

    不过,要是能够将剑意融入其中,那四种灵气融合之后的攻击每一道都蕴藏剑意,这样的攻击会强悍到什么样的地步,叶云自己都不敢想象。

    “老祖,你可还在温养神魂?”

    进入蕴灵潭后,剑道老祖便闭关温养神魂,因为此处的灵气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作用,一旦不慎反而还会被暗劲伤到。

    没有任何的回应,剑道老祖此刻完全沉浸在神魂的温养当中。

    叶云看着体内四枚假丹丹液倒流,然后相互融合,慢慢形成一枚金丹。

    这金丹强则强已,但是攻击力却还是略有不足,叶云心中清楚,仙剑宗圣人秘境即将开启,若是他的实力只是金丹境的话,恐怕依旧不够看。随着修为的提升,对于天道的领悟,他知道越往后境界之间的差距就越大,想要越级挑战也就越来越难。这次若是能够凝成金丹,只怕真正的战力也只能够与金丹境七重的高手相抗衡,胜负难料。

    但是,如果将剑意融入其中,攻击力将大大增强,纵然无法和元婴境的高手对抗,面对任何金丹境的对手,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抵抗。

    剑意并不是一道灵气,也不是一道能够看见的能量,乃是一种法则,一道天地生成的规则。剑乃百兵之祖,只要彻底参悟剑意,那么其他兵器施展起来也定然如臂使指,轻而易举。

    叶云凝聚剑意,缓缓刺向即将要成型的金丹。

    咻!

    剑意直穿而过,并没有能够在金丹上留下半点痕迹。

    叶云并不在意,再次试验。他凝聚剑意,一剑剑刺过去,想要将剑意融入金丹,使得日后金丹中蕴涵凌厉的攻击。

    但是,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剑意和灵气根本是两种东西,无法相融。

    “要如何才能够将剑意融入金丹呢?”叶云眉头微皱,再次呼喊剑道老祖,想要得到一些提点,但是剑道老祖根本没有反应。

    况且,即便剑道老祖清醒时候,却也不一定能够知道将剑意融入金丹的方法,毕竟千万年来,从没听过谁能够将剑意完美融合金丹。

    更多的是,在修为达到金丹境后,剑意催动灵气,带来绝强攻击,就像杜剑吟那般,将剑意和灵气融合,剑走偏锋,发挥到极致。

    叶云并不死心,尝试着各种手段,想要将剑意融合进去。

    剑意是一道法则,天生地成。

    雷灵之气则是雷系法则实质化的体现,冰灵之气,火灵之气莫不如此。

    金丹境满是四种灵气,或许是太过杂乱,无法与剑意融合,那么若是以规则来融合剑意呢?

    蓦然间,叶云的脑海中仿佛黑夜中闪过的闪电,照亮了天空。

    法则与剑意融合!

    轰!

    叶云只感到身体微微一震,脑海好似翻滚万顷波涛,轰然炸响。

    金丹,剑意,原来如此!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