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王明照往常一样来到卫生院。

    到各个病室查看了一下,王明回到了自己的诊室。

    王明平时在医院里的时候就教导李晓婉关于一些关于国医的理论还有一些需要注意的,现在王明也在给李晓婉讲解一些疑难杂症的病理,还有治疗的时候需要注意些什么。

    李晓婉的进步速度也超乎王明的意料,不过王明也认为这是情理之中。

    一位国医大家亲自手把手的教导一位有医学基础的人,即使对方再笨那也会有长进的,况且李晓婉还是有着赤子之心的聪明人。

    就在这是,外边传来了敲鼓声音。

    “谁家有喜事还是有丧事?”王明有些奇怪的问李晓婉。

    城市里的红白喜事现在没有这种讲究了,不过农村或者一些城镇还在这么做,恰巧现在没有节rì的rì子里,王明不得不这么想。

    王明知道李晓婉生活在这里,如果谁家有红白事的话,李晓婉应该知道。李晓婉就住在镇上,而且现在敲锣打鼓的就在医院外边,王明知道一定是附近的事,故此才询问李晓婉。

    “没有啊,我也不清楚,我没听说谁家有人去世有人结婚的呀。”李晓婉也很疑惑,附近没听说过有事发生呀,怎么卫生院外边有了这样的动静。

    “王院长,看去看看吧,有人送匾额来了!”就在两人纳闷的时候,一位医生有些气喘的说道。

    王明看了对方一眼,知道这是刚从外边跑进来的。

    “给匾额?给谁送的?”李晓婉奇怪的问道。现在这个社会,除了公司营业或者其他惊天大事外怎么会还有人送匾呢。

    “当然是给咱们王院长的,来了不少人,院长,出去看看吧。”对方平复了下呼吸对着王明有些激动的说道。

    “嗯,这就来。”王明说完就把刚才和李晓婉整理的资料放好站起身走了出去。

    这些资料是为了将来培养一些人才所做的,所以王明对这个很上心。

    “好家伙,人还真不少呢,看来咱们院长真的做了什么大事了,我估计肯定是治好了什么绝症。”一位在门口围观的医生很肯定的说道。

    “王医生!王神医呀!感谢您给我父亲瞧好了病!”一位中年人看见王明之后激动异常,眼泪都下来了,说话间就要给王明跪下。

    “使不得,使不得,你父亲还好吗?”王明已经认出这人就是前段时间来看肺癌的老汉的儿子。

    王明赶紧拉住对方,但是对方已经给王明磕了一个头了。

    “好!好!现在比我都还壮,真得感谢您了,要是没有您,恐怕我父亲连半年都活不了了。”说道这中年人有些哽咽,但瞬间脸就笑开了花,现在自己的父亲好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王明看出了对方乃是一位至孝之人,华夏族中一直在说‘百善孝为先’,可是现在有多少人已经忘记了这些,忘记了自己的老父,自己的老母。

    “王医生,真的感谢您,您看我这不是好着呢嘛。”从人群中走出三人抬着匾,中间抬匾之人正是那位老汉。

    “病现在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也应该在家调养一阵,怎么您还亲自来了呢?”王明看着身体恢复的很好的老汉笑着说道。

    “王大夫,您就别提了,我本打算自己来的,但是我父亲非得亲自给您送这块匾,老头脾气太犟了,呵呵。”中年人虽然抱怨着,但是看到自己的父亲现在没有一丝病态的样子还是很高兴的。

    “怎么这么多人?天冷了,大爷赶紧进里边吧。”王明看着对方说道,现在天冷了,还是进屋里说吧。

    “你们都回去吧,”老汉对着那些敲锣打鼓的说道,然后又对着王明说:“好,这块匾还得您亲自掀开,掀开喽我就让他们散了。“

    “好吧,我来看看这块匾。”王明也不会虚伪的说下不为例,一是王明正大光明得来的,二是让病人放心,否则病人可能一直拿恩情念念不忘积多成病。

    “呼啦”

    王明双手掀开了盖在那两米长短匾额上的红布。

    “国医大师!”李晓婉看着黑sè打底金sè为字的匾额,念出了上边的四个金sè大字。

    “过奖了,不过谢谢您的美意了,您看是不是让大家散散?”王明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感受到了冥冥之中念力,也就是信仰之力,就像一层膜一般,如果王明打碎它就会出现无边无沿的浩瀚信仰,但是王明找不到打开的办法。

    王明看到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就对着老汉说赶紧让这些人散了吧,毕竟这里是医院,这么多人堵着大门影响很不好。

    “乡亲们,大家都回去吧,我知道你们有不少人活着亲人都被王大夫治疗过而且都治好了,但是咱们这么多人在这堵着也不好看,现在让老汉我代表大家给王大夫道谢,你们看行不行。”老汉此时说话的jīng神头可比前两个月的样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可谓是天差地别。

    “好,就按你说的吧,我们就先回去了。”人群里有人说道。

    一有人带头,人群就慢慢的消失了。基本上都离开了。

    “张院长?你怎么来这了?”王明看到剩下的人有一个有一面之缘,问道。

    “王院长,难道你让我们都在门口站着?天这么冷,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呀。”张院长笑呵呵的说道。

    “好,是我不周,各位先进我办公室吧。”王明对着几人说道,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

    上来两个医生,已经接过了对方手里的匾额,在李晓婉的带领下去王明现在的诊室挂上。

    “王医生,真的谢谢您医好了我,要不是您,恐怕我也活不了多久了。”进了办公室,老汉又对着王明千恩万谢。

    “大爷,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我现在已经接受了你送的匾额,现在也别这么客气了,以后哪不舒服可以直接找我。”王明有些无奈,对方却是有些顽固,但是顽固的可爱。体现着老汉身上传统的华夏品质,那种质朴,知恩的jīng神体现在了老汉身上。

    “好的,不过还是得谢您。”老汉现在听到王明说的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只能说谢谢了,这个恩情是没办法报答的。

    “对了,张院长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了?”王明无奈的笑了笑看了老汉一眼后,转头望着张院长问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