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本源之水比以前浓郁了百倍,看来这些凡鱼承受不住,这才爆体而亡。哎,以后吃不到美味的鱼了,不过有灵兽血脉的鱼类一定能够承受,甚至可能会进化!看来得找点灵气高的水生动物进来养了。”

    “看来养殖空间升级也不是好事,原本的灵药什么的都被毁了,一丝痕迹都没有了,还得慢慢的重新来过了。”

    王明看着像是被刚刚平整过的土地,心中感叹了一下,一切都得重新开始。

    “看来以后灵根种在这里后,要是升级的话得先移出去,否则一切都没了,到时候自己哭都哭不出来。”

    “先种上一些吧。”养殖空间内本身就有种子或者根茎,这次王明升级养殖空间时,就把那些东西收起来了,到了公爵级别体内就会出现自己的空间,王明侯爵级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空间,但是空间也只有米许大小,也只能收取一些种子之类的,对于那些成熟的或者年份长的灵药只能看着被毁灭然后返还养殖空间。

    “轰隆隆!”

    王明把这些余留下的种子全部种植在空间内后,整个空间传出震耳的声响,无论空间的哪里,所有的角落都散发出金sè的元气。

    王明速度多快,这些种子几乎瞬间就已经弄好,空间传来的声音让王明心中一喜。

    经历过几次了,他很清楚这是升级成功后的回报。这些金sè的元气是空间的反哺!

    原本王明已经耗尽枯竭的经脉,被这些金sè的元气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的灌输进入体内。

    原本王明从伯爵级突破到侯爵级之后只是侯爵初期,现在居然被这些元气直接提升到了中期突破到了高等!

    “看来公爵和之上的境界确实犹如鸿沟!即使侯爵到达巅峰也只能和公爵对应!最多能做到公爵无敌!”王明前世的境界比这现在高无数倍,清楚的知道各个境界的能力,现在感应了一些之后就发现即使在怎么吸收也不能在侯爵级别对抗那种强者。

    “已经饱和了,看来我的真元最多能储存侯爵高等的数量,比之前预计的中等要高几倍,这也应该是信仰之力凝聚金身的结果吧,看来这种无上金身对我来说真的是如虎添翼了!”

    金sè的元气包裹着王明,直到王明无法在进行吸收后,才慢慢的离开王明,融入了地面。

    那些刚刚被王明种植的灵药,在海量的元气的滋养下,纷纷破土而出,灵气逼人。

    “这次的速度比上次要快上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看来养殖空间没提升一级,蕴含的能量也会从本质上浓郁几十上百倍!”王明看着这些好似要成熟的灵药,心里感叹养殖空间的神奇之处!

    ······

    就在王明研究养殖空间的时候,直隶市中心医院里已经轰动了。

    赵博的苏醒,让整座医院的专家都轰动了,究竟是谁医治的?究竟怎么医治的?这些都是困扰这些不知情人的问题。

    于此同时,不知是谁向报社媒体发布了消息,引起来直隶市的大小媒体来中心医院踩点。

    “请问在门诊大厅靠一根银针治愈近百人的医生是你们医院的吗?”以为记者对着张院长提问道。

    刘国庆在王明离开大厅后,就已经叮嘱了张院长不要瞎说,不仅刘国庆明白就是张院长也清楚。

    像王明这样身世显赫的人,居然到偏远的地方当医生,加上平时的表现,也证明了对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世,也不是为了名利二字。

    混到这个地位的张院长也是聪明人,他即使没有刘国庆的叮嘱也不敢去乱说,否则到时候自找麻烦的是他。

    “对不起,你说的这事我不清楚,具体事情等我了解后再给与回复。”张院长本来打算在办公室躲到下班,下班之后就偷偷的离去,可惜在停车场被人给堵了个正着。

    面对这些长枪短炮,张院长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也只能说不清楚,虽然这对自己有影响,但是目前也只能这么说了。

    一家医院发生了这样的事,院长却说不知道,这完全属于渎职呀,但是张院长此时也不怕了,要是上边找自己的麻烦,就只能用王明的名号去对付了。

    这些记者不清楚事情,既然从院长这里不能得知消息,只能找一些知情人去了解。

    这些记者想不明白,这样的事对医院可是好事,不仅起到宣传的作用,而且还能体现到医院的医疗水平,但是院长却一直回避这个问题,这让记者想不明白。

    “刘院长,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他是谁?”

    刘国庆现在面对着和张院长刚才一样的场景,张院长都不说的话,刘国庆更不愿意说了。

    记者从医院领导了解不了情况,也没有办法,只能找一些刚才被医治的病患去了解,这些记者来之前已经被上边要求必须找到这个人!

    因为刘国庆的原因,王明治愈赵博的消息并没有在外界流传,知道这件事的也就只有刘博一家以及之前的几个主治医师。

    “既然我儿子已经差不多了,我们自己回家调养就好,不过刘院长还真的谢谢您了。”赵雷鸣对着刘国庆说道,如果没有刘国庆自己儿子赵博可能就会毒发身亡。

    “这是医生应该做的,一切为了病人着想,才是医生的本分。”刘国庆被王明影响的很厉害,现在的他更是以王明为标杆了。

    “只是有个不情之请想麻烦一下刘院长。”赵雷鸣与妻子儿子都看着刘国庆,希望对方能告诉他们。

    “如果能做到,一定帮忙。”刘院长心里咯噔一下,他明白对方要询问王明的消息,但是王明治疗对方一会之后就突然离开,这让刘国庆不知道怎么说。

    难道说不认识对方,但是这话谁信?不认识就敢叫过来治病?这不是无稽之谈嘛。

    要说认识你就得说出对方来,但是王明刚才匆匆的离去的事情让刘国庆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说。

    ····

    13年的第二更!求各种!晚上还有一更!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