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族有缘,有因果,我解除契约,你是去是留随你决定。”王明已经知道了对方与本族有大渊源,故此打算还起因果。

    听到王明的话后,白蛇愣住了,眼前这个能轻易杀死自己的强者居然要解除契约放了自己,这让它以为出现了幻听。

    但是看到王明真诚的眼神,白蛇明白对方不是戏言。

    “我,我留下。”白蛇不傻,虽然没怎么与外界解除过,但是通过短短的了解就知道眼前之人不是简单的强者,跟着这样一个强者不仅没坏处而且好处肯定也少不了。最主要的是要是走了从哪在找这么一个修炼的好地方,要知道凭现在的修为根本就破不开封印进入寰宇之中。

    “好,我这就给你解除契约!”如果白蛇的血脉浓郁一些的话,王明肯定早早的发现,但是白蛇的真龙血脉太过稀薄了,让王明以为只是一只蛇妖,如果不是王明想得到消息奴役了对方的话也不会发现对方是真龙后裔。

    王明前世圈养了一头真龙,虽说是圈养,但与王明的关系却是战友的关系,生死之交,但也因为王明争夺养殖空间的时候被异族围攻而亡了。

    “你与我有缘,以后你就在这里修行吧,你的功法粗劣不堪,你可愿拜我为师?”王明知道靠白蛇现在自己修行的话这辈子可能都进化不成真龙,功法残缺不堪,虽然有传承记忆,但是父母伤的太重了,传承的不完全,因此也制约了白蛇的修行。

    白蛇明白自己的功法以及自身的先天不足,现在有个机会摆在面前,白蛇没有犹豫,匍匐在地上,传音给王明道:“师尊再上,弟子拜见师尊。”

    王明收徒也是有考虑的,将来让白蛇护山谁还敢闯进来,将来或许白蛇也会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而且前世与真龙的感情也使得王明把对真龙的情感转嫁到了白蛇身上一些。

    现在王明看白蛇有了一种亲近之感。而白蛇对现在的师傅也感觉亲近,白蛇自出生之后没有人对自己好,虽然有些jīng明但是不受世俗影响的它很单纯,对自己好的就是亲人,这就是白蛇现在的心态。

    “我传你功法,这篇功法乃是你真龙一脉的绝学,你是我的大弟子,我希望你不要辜负为师,不要辜负你真龙一脉的威名。”王明严肃的说道,“还有,入我门墙不得背叛师门,不得欺师灭祖,不得伤华夏一族。你懂了吗?”

    无边的威严压迫在白蛇身上,白蛇全身都在颤抖,:“师父,懂,懂了。我知道!我定不负师父的厚望!”

    “嗯好了,你在这里潜心修行吧,过段时间我接你去山上,那里以后不比这里差!”王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自己大弟子的名字,有些尴尬,但瞬间也明白了对方可能到现在也没有名字,于是对着白蛇说:“以后你就叫小白吧!”

    白蛇很单纯看着王明传音道:“谢谢师父!”

    王明嘱托完后,指点了小白一些修行上的迷惑,离开了空间,空间只剩下小白孤零零的趴着,嘴里嘟囔着:“我是女的,居然给我起这么个名字,哼,算了,除了师父能叫我小白,别人要叫的话,看我白素贞给他好看!”此时的小白有些调皮。

    王明从山上下来之后已经下午了,对于王明消失半天叶工程师没有多说什么,王明与对方交待了几句之后回了住所。

    明天周一,那个肺癌患者要来复查,王明需要准备一点药材,原来不准备是因为老汉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但是经过这两天的调理,药量小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王明从养殖空间中取出了炼药留下的药渣,这些药渣对于普通人可谓是无上补药了。

    王明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行,于是从空间内取了几种药材的茎叶,每一种都特别的少,即使是这样王明还是得在老汉服药的时候照看着。

    王明现在特别想承包的荒山要是弄好了种植出来的药材虽然也是灵根但药效也不会如此暴掠,本源之气本来就是暴虐异常的元气,种植出来的除了王明能承受被封印的地球上还没有发现谁能承受呢,或许小白进化成蛟龙后能够承受住。

    第二天一大早,王明与李晓婉就同时来到了医院,现在还没到上班的时间,医院略显清净。

    上班时间刚到没多会,老汉在儿子的陪同下又再次来到王明的诊室。

    “用过药之后怎么感觉怎么样?”王明一边询问一边开始给对方诊脉。

    “这几天咳嗽减少了,吃饭也差不多正常了,我感觉比前几天舒服多了。”老汉在一边回答道。

    老汉的儿子也开口道:“前几天我父亲都吃不进东西,这几天吃的和以前都差不多了,胃口还不错,走路这几天都有劲了,多亏了王大夫呀。”

    “呵呵,这也是发现的早,要是晚点的话也不会这么快有反应的,我刚刚诊脉,看脉相癌细胞最近已经不扩散了,有了轻微的减少,我这两天做了两副药,一副内服一副外敷。”

    说着王明拿出了一个被医用纱布包好的小包,和一小包药说道。

    “这个纱布包好的你平时绑在肚脐上,这个药你煎服,对了具体的办法我都写好了,你看着流程做,药煎好了分五天喝,每一份都必须兑水喝这个你们要谨记。”王明仔细的叮嘱着。

    “谢谢王大夫了,这个药钱?”老汉的儿子问道,毕竟这是这是王明给的药,如果不给药钱怎么也说不过去。

    “这个不收费,呵呵,五天后你们去城里医院做个检查也好放放心,然后在来我这里一趟,在开几服药就更根除了。”王明笑着对对方说,要说收钱没有人能买的起,这些药都能制作仙丹了,虽然量少但是也可以被称作仙草了。

    送走了对方后,诊室内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你是?”王明有些纳闷谁打来的。

    “我是刘国庆,王医生,我有点事要您帮忙。您现在有时间吗?来一下市中心医院吧,这有个病人。”来电话的正是原来卫生院的院长现在市中心医院的副院长刘国庆。

    王明听对方的焦急的语气感觉这个病人不一般。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