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军经过这次的事后,也就彻底的收拾东西离开了这里。

    王明现在是这里的院长了,但是没有离开原来的诊室,他不会因为当上了院长就变的不一样,依然留在原来的诊室里工作。

    喝着李晓婉倒的茶水,王明有些悠闲的看着书,他计划好了,下班之后就去找一下相关人员,准备承包点地,他准备弄个药材基地,一个灵气充足适合修炼的地方。

    如果光是自己的话,王明也不会想这些,自己完全可以靠养殖空间就好,没别要大费周章的这么做,这么做还是为了能多培养人,到时候自有王明自己的算计。

    李晓婉和王明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也逐渐了解了王明的为人,现在的她对王明的态度差不多是言听计从了。

    李晓婉此时坐在王明的对面,看着对方恬静的脸庞,感觉要是这么永远在一起那有多好,想到这李晓婉的脸红了。

    “砰砰砰!”敲门声打断了李晓婉的心思。

    “请进!”王明对着门口说道。

    李晓婉站起身看着进来的人,有些吃惊,他怎么还敢来?

    “王大夫,您好,上次多有得罪,希望您多多海涵。”进来的人是镇党委书记。

    李晓婉自打认识王明之后,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对此已经不会吃惊了。

    “呵呵,当时你也是被蒙蔽,过去的都过去了,您今天来有事?”王明对张文国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对方毕竟是被刘才蒙蔽在先的,王明也没有从这里听到张文国不好的传言,看来还算是好官。

    “嗯,还真有事,我是来看病的,对于上次的事真是对不住了。”张文国此时显的有些尴尬。

    “呵呵,上次的事就别提了,你是不是有肩周炎?”王明看到对方的表情也明白对方尴尬,也没有说其他的直接奔入主题。

    王明可以说是国医大师,对于病人都是一视同仁,况且上次对方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所以也没有让对方那么尴尬下去。

    “呃。真是神了。我还真有肩周炎,最近乡上弄土地承包,我到处联系客商,比较忙,也顾不上这些了,本想忍忍就过去了,可是和人握手的时候都疼得难受,这不是王大夫的医术高明,而且很快就能医好,这不就马上找您来了吗。”张文国说话很老实。

    土地承包?嗯!看来自己不用去主动找人了。

    王明心里想到,“晓婉在一边记录,我给你行针,回去之后自己每天坚持按摩以后不会轻易犯病了。”

    张文国上次回去之后就和孙所长研究过,不要让王明感觉自己太刻意去接近,如果说想让对方治病,在说道歉的话太过于做作,还不如直接说道歉,然后让对方治病。

    张文国和孙所长仔细研究过王明的xìng格,像王明这种具有大医德的人绝对不会让自己空着手回去。

    恰好张文国一直患有肩周炎,这次张文国带着诚意来这里,就是希望和对方拉上线。

    看到李晓婉准备好纸笔后,王明一边说一边进行动作,“听宫穴,位于耳珠前凹陷坑内,张嘴的时候,这个穴位比较明显。”

    扎上针后,王明又继续说道:“听宫穴归经归于手太阳小肠经,这条经和诸多经络有交汇,比如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等都有交汇,交汇的这个点就是听宫穴!在临床上一个交汇经越多,它治疗的范围越广,中医上说一通百通,这个穴通了对其他都有好处。”

    “还有要注意,第一就是针刺的深度不要太深,一定要把控好。第二个取听宫穴要张口还要对准那个凹陷,所以针灸的话一定要找专业的人员,否则一针就要了半条命。”

    李晓婉听到后很认同的点头,这段时间听王明讲解中医经络也明白并不是有些人所说的一无所用,恰恰相反,它们的功能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这些穴位能治病,也能伤人命!

    李晓婉有些疑问的说:“听宫穴对听力有帮助也对肩周炎有帮助那还能治什么病?”

    “呵呵,这个穴治疗的还真是不少,比如耳膜炎、听力下降、肩背痛、偏瘫半身不遂等等。”

    一旁的张文国也从原来的巴结心态,转变到了佩服,如此年轻人居然把老祖宗留下的国医学的如此之jīng,加上高尚的医德,这让人不得不佩服。

    “感觉怎么样?”王明对着李晓婉说完后就对着张文国询问道,他在张文国进来之后就已经看出了对方有严重的肩周炎,也不是普通针灸一次两次就能治愈的,所以王明下手狠了一点。

    “我感觉疼,痒!”张文国以前看过中医,自己也用过针灸也看过别人针灸,他知道感受越强烈效果越好,但是他不知道这是王明故意的。

    王明看到一旁的李晓婉张嘴要问的时候出声打断了:“嗯,为了让你好的快点,我用的力度比较大,呵呵,回去之后自己用手指按摩那个部位就好,不需要去看医生了。”

    听到王明的说法后,李晓婉低下头继续整理刚才的记录,而张文国长出了一口气。

    “我听刚才说,乡上是不是有土地承包出去?”王明看着已经冒了汗的张文国说道。

    “嗯,这几年外出务工的越来越多,加上现在本地的工厂企业也比较多了,大部分劳动力已经不种地了,再加上咱们这有荒山,所以有不少土地现在都闲置着。”张文国对王明现在说话都掏心窝子了。

    现在国家政策变了,农业用地批成工业用地可不是以前花钱就能办的,而且步骤繁杂,可能一个印章就得几个月,荒山倒是简单,但是谁把企业搬上山上去?所以张文国这么说也有诉苦的意思,看看王明能不能帮上忙,比较现在王明在这片土地上生活。

    中山县虽然是平原,但是靠近太行山脉也有了不少山地。

    “张书记,不知道大角山也在其中?”王明问道。

    “嗯,有,怎么了?”张文国纳闷王明怎么清楚。

    大角山位于乡zhèng fǔ西边五里左右。

    大角山也是王明来这里工作的原因之一!

    “我想承包这里。”王明微笑的对着张文国说道。

    “什么?好,我这就去拿地图,您等会!”张文国听到对方的回答,知道绝对不是玩笑话,于是已经忘记了头上的银针,小跑着赶回办公室去取地图。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