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之后,两人没说什么,都个自回房了。

    王明需要修炼,李晓婉则是不知道说什么了,今天一天的冲击比较大,而且她还得整理王明交待给她的任务,那些记录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

    回到屋内的王明准备研究一下信仰之力怎么会融入自己的肉身中。

    五心朝天,王明运转着真元,感受着自身。

    “是了,这仿佛是累死与佛门的护法金刚,但是凝练肉身的效果又远超百倍,看来养殖空间这是个宝贝,外物不能进入养殖空间,只要进去后就会被同化,为了以后的发展,看来得发展下外界了。”

    “是不是应该承包一些土地实验一下?”

    之前吸收的本源之力还没有被完全炼化,而信仰之力淬炼金身已经知晓,原本信仰之力就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研究的,王明也不会为了信仰之力开始造神计划,这些都是自己的同族,在没有排除对同族有危害前他不会这样做的。

    一夜无话。

    转眼间一周这么过去了,上次的事弄的周边地区都沸沸扬扬,刘才被判处监禁。

    经历过那些事的人得到的待遇有好有怀。

    上次吃饭王明就和自己的三哥说了刘国庆这个人。

    对于王明看人的准确xìng,王天林是很信任的。对于刘国庆,王明一直认为是一个有能力,有正气的,决定帮对方一把。

    “喂?我是刘国庆,什么?调令?嗯,好的。”刘国庆被市卫生局通知,调到市中心医院担任副院长,这让刘国庆既激动又疑惑。

    在和群朋故吏询问后,刘国庆明白也只有王明有这样的能力。

    当卫生院内部传出刘国庆要调走的消息后,一片哗然,究竟是什么人把被边缘了的刘国庆运作走的,这成了所有的人心中的疑惑。

    知道刘国庆拿着调令向王明说谢谢的时候各种猜想才得到终止。

    把刘国庆调走不仅是王明的能量大,还有这刘国庆自身的原因,他自身的原因不可磨灭的。

    于此同时被调到县级或市级医院的也有七八个医生,这些人都是有着扎实的素质,但是都没有门路,家庭也不是很好,王明这也是给他们一些机会。

    刘国庆被调走的同时王明也被任命为卫生院的院长,对于王明来说这院长想一辈子干就能干一辈子,想什么时候升迁那都是随时的事。

    不过这段时间王明已经喜欢上了这里。

    张立军在时间发生的第二天就请假了,知道三天后才回来,知道对方没有报复自己,这让张立军长出了一口气。

    但是看到单位里如此密集如此涉及人员多的人事调动这让张立军暗自悔恨,自己瞎眼了。

    本来张立军想离开这里,但是即使有个好老爸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等时间,调令是需要审批的不是古代那时候写下圣旨就能执行。

    张立军在这里赶紧自己压力太大了。

    “王院长好,您来的真早。”一位医生对着王明热情的打着招呼。

    一路上凡是认识王明的都很热情的打着招呼,不是因为王明有着多大的背景,而是王明来的这些天已经把认识他的人折服了,王明对医生对病人的态度,而且每天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王明在这里绝对不会让病人多等一分一秒,每次治疗都手到病除,这绝对是神迹,这也让这几天来医院的病人直线下降,差不多附近的病人都被王明治好了。

    张立军此时刚和自己父亲通了电话,得到明天可能就会下通知后,心情无比的舒畅,这段时间气受的不少,同事的白眼也看了不少。

    “大夫你帮我看看吧,最近一直在发烧。”靠在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的张立军被一位刚进来的病人叫起来。

    现在的张立军心情很不错,看着对方,心想自己走之前也治好几个病人,露一回脸吧,最近窝囊气太多了。

    “大夫,看您这么年轻,您是不是那个王神医王大夫?”大概年纪在五十多岁的老汉问道。

    “嗯?呵呵,我不是,不过你的病我还是能治的!”心里虽然不悦,但现在的张立军已经不在乎了,而且他还想如果治好了可能也能得到些口碑。

    “你说说吧,感觉哪不舒服?”张立军尽力让自己和蔼一些。

    “就是吧,最近我有些发烧,但是温度不高,而且我浑身无力浑身关节也疼,吃饭也比较少。”对方想了想然后一五一十的对张立军说道。

    “我看看你嗓子,嗯很红,有些肿,没什么大事,你这就是上火,而且感冒,现在流感比较容易得,我给你开药你去旁边让人给你输液,过几天就好了,不用担心。”张立军观察了一下想了想说道。

    这些症状本来就是普通感冒发烧引起的,也没有在意,开了点普通的抗生素准备让对方输液。

    病人哪管那么多,病人就应该听医生的,于是拿着药单去开药准备输液。

    刚一出门老汉就撞见了路过的王明。

    两人擦肩而过,但是王明想到了什么转身说道:“请您等一下!”

    “怎么了?大夫,您有事?”老汉疑惑对方为什么要叫住自己。

    “把您的药方给我,我看一下。”老汉没多想,都是医生给就给吧。

    王明看着药方然后问道:“最近您是不是感觉瘦了很多?”

    对方一听回答道:“嗯,瘦了不少。”

    “您把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

    王明看着对方舌头上的前端舌片上的青斑,还有左侧靠近舌尖的凸起物,说道:“谁给您开的药?”

    当得知张立军后,王明领着老汉到了张立军那。

    “王院长,您怎么来了?”张立军不是傻子,现在形势比人强,改装孙子的时候还是装孙子。

    “张医生,你开错药了,以后弄清了在开,千万别耽误病人的病情。”王明没有针对张立军,只是就事论事。

    “您先别在这治感冒了,您赶紧去大医院做个CT,做个全面的检查吧,有什么麻烦在找我。”王明对着这个患者说道。

    “大夫我这是什么病?”老汉有些紧张的问道。

    “张医生,你看他的舌苔,这不是感冒了,内脏有了问题。还有,大叔您赶紧去检查一下吧。”

    张立军看了下对方的舌苔赶紧真的不是普通的感冒了,虽然心里认为王明针对自己,但是这么久了也知道王明不是拿病人开玩笑的主,于是点点头说道:“对不住了,这是我们院长,您就听他的吧,赶紧去做个检查吧。”

    这是老汉才知道对方是盛传的王神医,于是道了声谢赶紧离去做检查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