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忙碌看病的王明不知道门外来了一些小丑。

    “看来这次忙完了,最近都会很清闲,估计这里已经是北店大部分的患者了。”王明观察了一下没有几个患者了,心里舒了一口气。

    “你是王明吗?”

    “我是,找我有事?”正在行针的王明抬头看了一眼刚才进来说话的刘局长问道。

    “这是中山县卫生局刘局长,你还不赶紧过来。”刘局长没有说话,旁边的跟随的一人回答道。语气很是骄傲。

    “哦,你等一会吧,看病请排队,有事的话在一边等着吧,我现在在给病人瞧病。”王明说话很礼貌,但是也表现出即使你多大的官,自己治病救人最大,病人最大,无论是谁也都得在等着!

    刘局长听到对方的话后,脸sè很是不好,暗想“敬酒不吃吃罚酒!”使了一个眼sè,后边跟进来的两名jǐng察上前说道:“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此时接到其他医生通知的刘国庆已经下来了。

    “刘局长,您这是?”

    “哦?呵呵,刘院长,你来的正好,这小子没有行医资格证居然来这里非法行医,你说是不是他把你给骗了?”刘局长知道刘国庆在医学界也有些名气,也不敢过去得罪对方,于是如此说道,一方面是给王明定罪,一方面是想把刘国庆拉下水。

    “他治病是我允许的,他没有行医资格证我也知道!虽然我这里庙小,但是我也是凭本事用人的!”刘国庆说话有些强硬,他向来不畏惧这些人的,否则也不会被发配到这么个小地方。

    “你!哼,把他带走!”刘局长被刘国庆一句话噎的够呛,但是没有搭理对方,他还不想过于得罪对方,让两个一起来的jǐng察强制带走王明。

    “啊!”“啊!”两声不是人声的哀嚎声传出。

    两个jǐng察听到刘局长的话后直接上前打算按住王明,正在给病人诊脉的王明有些怒火,他最忌讳别人在他瞧病的时候打扰他!

    于是给了对方小小的教训,两位jǐng察手臂各自断了一个。

    “喂?张书记吗?我是县卫生局局长刘才!你赶紧叫上镇上派出所的人来卫生院这边,有暴徒袭jǐng了!”刘才看王明袭jǐng之后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还在那瞧病,定了定心神退后几步打起了电话。

    “我马上到!”张书记一听,这可不是小事了,要是被捅到县里去自己这辈子就有污点了。

    张书记赶紧电话通知了几位人员小跑的来到距乡zhèng fǔ不远的卫生院。

    刘国庆此时不知道怎么做了,王明确实是袭jǐng了,在一旁傻眼了,他想不明白看似清秀的年轻人怎么脾气突然这么爆了!

    张书记把派出所里能叫的人都叫了,大概十几人吧,当来到这里后,看到两个jǐng察捂着手臂被刘才的人搀扶着。

    “谁伤的人?”张书记对着刘才问道。

    “这个人叫王明,无证行医,而且刚才袭jǐng了,你看着办吧。”刘才看到张书记领着十几号人来了之后,心神大定。

    “你们控制下现场,把他拿下。”张书记看到情形没有多想,对方却是触犯了法律,于是下达了命令。

    就在这时被几名jǐng察准备请出去的乡民大嚷道:“乡亲们,咱们可不管那个什么证不证的,小王大夫治好了咱们的病这就是事实,不能让他们带走他!”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不动了。

    被治疗的村民更是激动!尤其是现在被王明诊脉的人,他等了这么久刚被诊脉就被这些人打断了两次!“你们带走他,我们老百姓怎么办?你给我们看病呀!”

    “大叔,您别激动,嗯,好了,我给你开个方子,药不贵,保准能治好你的。”王明拿起旁边的纸笔写下了方子。

    “大家静一静,下一个到谁了?嗯,您下坐下!”王明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刘局长和张书记,现在他眼里只有病人,尽早的解决病人的病痛这是做医生必须要具备的思想!

    “张书记,你赶紧让人控制现场,把他抓起来!”刘才恼羞成怒,对着张书记催促道。

    张书记本来觉得民心不可为,但是此时此景只要把王明抓起来带走,即使老百姓不满估计几天后就没什么事了,他不知道·县委书记要来,刘才也没有告诉对方,或者说刘才被王明气的忘了这件事!

    “你们等一下,我看完最后这两个,就跟你们走!别打扰到我的病人!”王明听到对方的话后头也不抬平淡的说道。

    “你!”

    “算了,刘局长,等一会吧,你看这些村民!”张书记忙拽住要发作的刘才小声的说道。

    听到王明的话周围的人神采各异!病人感激,医生有的面露羞愧之sè。

    几十位病人的头顶此时冒出了淡淡的金光,只是凡人看不见而已,王明觉察到这些金光进入了自己身体后眼神凝重了。

    “居然使我**更加凝聚!虽然效果不是很显,但是我能感觉到!嗯?这是信仰之力!怎么可能让身体吸收?不是进入灵魂的嘛?难道是养殖空间的原因?”

    “赶紧抽出时间研究一下了!”

    王明边下针边思考着自身。

    “终于完了!”李晓婉在一边伸着懒腰有些慵懒的说道,但是瞬间发现了情形不对,“怎么了?你们又是干嘛的?”

    听到李晓婉的说后,所有人都变了sè,这也太神经大条了吧?这么久了刚发现?

    李晓婉刚才给病人取针然后认真的坐着刚才王明所说的经过以及医理,然后自己细细的体会,李晓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做这些很高兴,她也隐约知道是因为王明的原因。

    在场的人只有王明暗自点头,李晓婉拥有赤子之心!否则心杂乱不可能如此专注的去钻研。

    “把他带走!”刘才看到王明站起来后说道。

    “等一下,小五,有没有想三哥呀?”说话的人约莫不到三十岁,被一群身穿革履的人围在中心。

    这个年轻人环视了周边的人后,目光在刚刚说话的刘才身上停留了片刻对上了有些诧异的王明。

    “谁说他没有行医资格证?”说这话的时候,他从怀里掏出了带着钢印的小本。

    人们在才注意到,李晓婉说的话,其中有个又字,看来说的是现在进来的人,而对之前闹事的人李晓婉虽然担心王明但是为了做好王明的要求不想去理会罢了。

    ···

    这周过去了,下周各位在给点力,希望下周的名次更好一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