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篷内的气氛此时尴尬至极。

    杰斯披着被子,刘甜裹着褥单,安妮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看着一对没正事的年轻父母,心中是喜悦的,脸上却是有些郁闷的表情。

    “说说吧,怎么一回事不是谁也不搭理谁吗?怎么我一走你们就脱了衣服上床了?”

    “没有!我们的衣服是忽然消失的,就那么忽然之间,不知道是谁变得戏法!我们想要离开叫人的,可是刚刚这里好像被人封闭了一般,我们出不去,然后用力叫喊也没人理会我们,就好像无人能够听到似的。”杰斯委屈的发声。

    “嗯嗯嗯,安妮你别误会。”刘甜羞涩的已经满脸通红。

    忽然消失?

    安妮愣了下,琢磨了一会似乎有些明白了。

    难道是自己那位不着调的老公公做的手脚?他好像有这种控物传送的能力。

    而且他还有超级听力可以洞悉周边一切的能力,或许他是知道自己这对年轻的爸妈沟通上出现了问题,所以才出此下策?

    真是好暴力啊,安妮想起了之前看到杰斯趴在安妮身上的那副画面,脸色也红了,内心还有点小小触动,看来一会要找机会给三川那小子写张纸条,让他今晚偷偷来找自己。

    “好吧,就算你们说的都是真的,那怎么没了衣服就忽然跑到床上去了呢?**?”

    安妮决定不放过两个人,既然秦安已经创造了这样的机会,她一定要好好利用让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下来,这样自己也就可以安心了。

    “我我你说!”刘甜真是太害羞了,于是把锅甩给了杰斯。

    杰斯怎么好意思说啊,如果是其他女人也就算了,眼前的安妮号称是他们在另一世界的亲生女儿啊,那么作为父亲他可不要意思与安妮说这种床上的事,于是他继续抱紧被子在床上装聋子,也做了哑巴。

    刘甜懊恼的甩了杰斯一眼,心中憋气,但看安妮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只能轻轻叹了口气,开口道:

    “衣服全没了,我们开始的时候紧张着急,然后在帐篷里四处呼救,希望有人能来帮忙。结果是没人来理会的,于是我们就在房间中尴尬的对坐,也如同现在这样,他披着被子,我裹着褥单。因为因为之前都看到了对方的身体,所以我们会有些幻想,也有些害羞。气氛太尴尬了,于是我们就开始说话聊天,那唯一的共同话题自然是你,他说虽然结婚了但却没孩子,而我更是连男人都没经历过。我们就想着如果有你这么大的一个女儿应该也是很幸福的事,于是越聊心中的情绪越复杂,彼此之间的气氛越暧昧是他先勾搭的我,他说我的褥单太薄了,他都能看到我平坦的小腹,还有还有那地方的凸起,于是于是就变成你看到那样了!这这算是一次意外!”

    刘甜说到最后脑袋完全低了下去,已经是几乎把嘴巴贴到自己的沟渠上。

    杰斯脸也红的如同猴屁股,坐在那里哀声叹气,准确的说有些难以呼吸!

    安妮看着杰斯,目光柔和,良久之后眼中竟然有了一丝泪光。

    杰斯和刘甜看到安妮哭了,竟然有种心有灵犀的不忍,想要去安慰却苦于自己没穿衣服。

    安妮抬手擦了擦泪水,之后又一次与杰斯目光对视,然后轻声道:“杰斯,我原本不想告诉你的,但是如今却到了应该说的时候。其实在我的空间里,贝尼塔已经死去。十八年前她和我一起进入了迷宫世界,最终死在战乱中。死前她过的很开心,并且还和一个男人有过一段没有婚姻的生活,那个男人在贝尼塔死后第二年也去世了。对于你来说可能还无法深刻的理解,但是对于现实空间中的贝尼塔而言,这是一段长达五十一年的故事!公园2015年末世爆发那一年,她送走了自己的丈夫杰斯,迎来了自己朋友的姐姐翁岚,也就是秦安的老婆。之后末世就爆发了,贝尼塔在初期的一段时间一直保护着翁岚被冰冻的身体,后来她的精神几乎崩溃,离开翁岚想要去找寻现实世界中的杰斯,一路奔波之后她终于有了一个心爱的男人,然后与之结婚还生下了孩子,只不过这个孩子和她的丈夫被黑帮联盟的人给杀死了。末世二十四年,现实空间里的杰斯正和现实空间里的刘甜生活在一起,他们的女儿也就是我才十几岁。那一年,杰斯终于遇到了贝尼塔,可物是人非,他们都不是过去的彼此了。两个人没有什么对过去的怀念,也没有对未来的畅想,就如同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般的重逢了,然后相处如知己,后来我们一家开始流浪,遇到了翁岚,最终又在丧尸的潮流中分开。现实空间杰斯和刘甜都被名为银发妖女的恶魔杀死,小安妮也就是我,在一条河中捡到了被遗弃的秦三川,于是继续流浪。直到十八年前在迷宫世界之外,我遇到了三川的父亲秦安!故事到这里已经很曲折,最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可可这仿佛是上帝安排的一场**迭起的悬疑剧,我做梦都没想到过,秦安竟然在另一个空间里带回了我的父母,也就是你们!亲爱的杰斯先生,亲爱的刘甜女士,你们知道我的心情吗?你们知道我在看到你们那一刻的感受吗?”

    说到此处,安妮哭的如同一个孩子,扑上前进入了刘甜的怀抱。

    刘甜算是第二次听到安妮讲述这个故事,只不过这一次安妮的讲述中多了贝尼塔这个角色。

    原来竟是这样,原来贝尼塔已经去世了。

    感受着心情激动的安妮,刘甜的心也跟着被触动,眼中竟然也有了泪水。

    虽然安妮不是刘甜十月怀胎生出来的,但当她们抱在一起时,刘甜依然能够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悸动,正所谓血浓于水!

    一边的杰斯一脸的失落。

    他为故事中贝尼塔的遭遇而悲伤,或许自己来到中国工作是个错误的决定。

    当初在机场与贝尼塔分手的时候他还认为圣诞节他们就可以再见,没想到最终却成了永别。

    自己的世界与刘甜描述的世界其实有些不同,因为杰斯在与贝尼塔分手的时候,并没有翁兰在场。

    在失落之后,杰斯也被安妮的哭声惊扰。

    这个女人真的是自己和刘甜在另一个世界中生的孩子吧。

    即使不用做亲子鉴定,杰斯觉得自己也能感受的到,正所谓父女连心。

    披着被子在床上挪动到了刘甜和安妮的身边,杰斯伸出手把两个女人抱入怀中。

    当目光与刘甜对

    视在一起的时候,杰斯的眼圈也红了。

    “嗨,刘甜,安妮我想或许,我们以后可以一直生活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我这个提议你们同意吗?”

    刘甜和安妮从拥抱状态下分开,一起看向杰斯。

    几秒钟后,两个女人破涕为笑了。

    “可是,我的年龄似乎已经比你们还要大了,咱们在一起过日子,谁做妈妈呢?”

    安妮的性格还是乐观的,她为了改变气氛已经开始说笑话。

    “当然是我!亲爱的安妮刚刚我和你的这位爸爸已经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且他在我的身体里留下了罪恶的种子,你说我会不会怀孕,然后再生出来一个安妮?”

    刘甜说这番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害羞的,但她故作镇定,想要在安妮面前表现出成熟的气场。

    “嗯,妈妈!我确定你会生出一个和我一样可爱的孩子!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你们两个的生育功能都绝对健全!”

    “要死了!”刘甜羞愧的趴入安妮怀中,杰斯只是嘿嘿傻笑。

    这一刻,杰斯的心情是复杂的,他不会因为贝尼塔拥有过两个其他的男人而吃醋,他只希望贝尼塔在死的时候没什么遗憾。

    可她会没有遗憾吗?

    她死的时候,会不会想起自己呢?如果想起的话那一定会有些遗憾吧?毕竟他们曾经那样的相爱。

    杰斯哭了,他的脸上满是喜悦的神色,似乎是在因为刘甜和安妮而哭。

    可是他的眼神中射出的哀伤眼神却掩盖不了他的心事。

    他其实是在为贝尼塔而哭!

    秦安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眼角不经意间掉下的一滴泪。

    他拥有超级视力,对人类表情眼神的研究也已经是入木三分,因此他明白杰斯,懂他的心思。

    人生中有些遗憾是无法诉说的,只能安放在内心的角落里,然后自己一个人拿出来去祭奠。

    秦安懂杰斯,真的懂。

    行走间,他坐到了一片青草地上,看着川流不息忙碌在搭建帐篷的人们,内心角落里那个从未忘却的女人慢慢浮现在眼前,替换了现实眼中的场景。

    “翁岚,一定要好好的等我!就算是踏平天地,我也一定会走到你的身边,然后与你再也不分开,执子之手,与汝白头”

    翁蝶这时就站在距离秦安不远处的帐篷附近,看着秦安落寞的神色,通过他的口型文大概猜到他说了什么。

    一瞬之间,翁蝶热泪盈眶了。

    人之所以可以被称之为人,就是因为那错综复杂的情感。

    秦安之所以有魅力,正因为他是个情感丰富的人!

    (希望大家都能自动订阅,这更新一章订阅都不到三百了,一点动力都没。如果订阅三百都达不到)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