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有两米高,可以让秦安在里面伸直了腰行走。

    帐篷内有一张单人的小木床,木床上铺着干净整洁的被褥。

    木床边有一个小圆桌,圆桌上有一盏外面罩了层玻璃的烛灯,蓝月将烛灯的玻璃罩拿开,然后将里面的蜡烛点燃,又重新将玻璃罩罩好。

    “我们这里的烛灯必须要有玻璃罩,是为了防火,这么密集的居住空间,如果着了火是很可怕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小圆桌底下拿出了一张很大的毛毯,铺在了小木床的旁边地上。

    在她铺毛毯的时候,秦安继续参观着这个小家。

    小圆桌旁放了一个不算太大的小衣柜,柜子旁则是脸盆和水壶,接着放了两个并排的小沙发,小沙发旁边又放了一个横着的小柜子,而小柜子边上还是小柜子......

    总的来说,帐篷的一圈基本堆满了东西,只用中间才有这么一点空隙。

    虽然东西比较多,但都摆放整齐,看得出主人是比较精心的打理了这个小家。

    蓝月铺完毛毯站起身拍了怕手,然后转身笑道:“好了!今晚就给你们打个地铺!我从来都不这么好心的,不知道怎么,看你们比较顺眼!所以你们一定要报答我!必须用特别有价值的东西与我交换!”

    刘佳来到陌生的地方有些拘谨,而秦安却能泰然处之,他有些大咧咧的将刘佳带到那张木床边,然后让刘佳直接躺在了床上。

    这样的动作,把蓝月和刘佳都弄得愣住了。

    蓝月气恼道:“你干什么,那是我的床!”

    秦安微微一笑,对着蓝月道:“我用东西换!”

    蓝月皱着眉头,她忽然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发神经了!怎么想到要让这两个人来自己家的家睡呢?

    其实她本来的意思,是想今晚让他们在自家的地上对付一夜,然后明天想出一个能够好好整治秦安的方法,已报今天被秦安调戏的仇。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秦安竟然是个恶心的货色,不但要鸠占鹊巢而且还大言不惭!

    刘佳想要起身,可是秦安却按住她的肩膀,微笑的道:“睡吧!昨天夜里到现在都没怎么睡,一定累坏了吧!”

    其实刘佳是真的又累又困,而且她此时的精神压力也是极大,脑海中总是能出现李文杰的音容笑貌,头一沾上枕头,竟然是眼皮都睁不开了,头立刻更晕了。

    不在挣扎,刘佳闭上了眼睛,竟然瞬间就沉沉的睡去。

    一边看着的蓝月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比那臭男人还可恶!竟然装睡?她才不会相信一个人这么快就会睡着!

    她刚要冲过来将刘佳弄醒,可是秦安却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前。

    秦安自认为自己笑的很温柔,可看在蓝月眼睛里却觉得那笑容的意思是阴险狡诈。

    蓝月向后退了一步道:“你要干嘛?”

    秦安一屁股坐在了那毛毯的边上,然后道:“还能干嘛!你帮我找人,提供我住处,以后还要当我的向导,这就是三件事了!对了,还要给我提供这几天在命运城的食物,这就是四件了,我在想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应该用什么东西与你交换呢!”

    蓝月冷着一张小脸,直接坐到了沙发上,笑道:“你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告诉你,我现在立刻可以找我的兄弟过来,把你扔出去!”

    秦安没有理会蓝月的愤怒,他站起身,走到了洗脸盆边,将搭在洗脸盆上的手巾放在了脸盆中,然后开始清洗起自己!

    他此时上身没有穿衣服,而下身的裤子也都破了,全身都是一股味道,这几天过得真是他末世以来最苦的几天。

    将脸擦干净,秦安看了一眼旁边脸已经气的通红的蓝月道:“用了你的手巾洗脸这算是第五件事,我还希望你帮我找套我能穿的衣裤,如果能找来一个刮胡刀就更好了,胡子都已经好几天不刮了!这就算是第六件和第七件事吧!你帮我做了这么多事,你真应该好好想想,让我用什么东西来交换!一定不能便宜了我!”

    蓝月已经气的不想生气了,她竟然把一个无赖捡回了家。

    按照她的脾气,她此时应该立刻冲出去,叫自己的手下进来把这男人碎尸万段。

    但她却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她的手下今晚都不在,他们去打工了!

    物资搜索队具有丰富的杀丧尸经验,所以命运城的掌权者会雇佣他们清理城外的丧尸,根据清理区域的难度,提供对应的报酬。

    今天从外面回来后,刚好有清理丧尸的任务,几个男人为了让大家的生活更好一点,就都接了任务从另一个门外离开了命运城。蓝月很怕黑,所以她没有去。

    坐在沙发上,看着已经将全身上下清理干净的秦安,蓝月决定忍。

    她从沙发站起,走出了家门,到附近她兄弟的帐篷内,拿了一条衣服和刮胡刀,然后返回。

    秦安万分感谢的接过衣服,然后将自己的胡子刮干净,整个人一下清爽了好多。

    蓝月气鼓鼓的重新坐回了沙发,看着收拾妥当的秦安,她微微一愣。

    没想到收拾好了之后,这个男人并不难看,他有这一张很方正的脸,看上去有些普通,但却很耐看。

    男人其实很强壮,蓝月老早就发现了,只是刚刚他全身脏兮兮的,让蓝月自动忽略了他强壮而健美的身材。

    此时他把自己弄得干净了,蓝月看着他倒有些尴尬,所以将头转向了一边。

    秦安大方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下去,然后换上了蓝月拿给他的衣服,竟然刚好合身。

    收拾好后,秦安走回那张毛毯,然后躺在了上面,将腿交叉在一起,看着对面距离自己的双脚只有一米远不到的蓝月,微微露出了笑容。

    蓝月生着闷气,却并不说话,房间内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过了好久之后,秦安忽然开口道:“一栋六十平方米的房子!有卫生间,可以洗澡,甚至还有热水。房间内家具齐全,而且是双人床,床很大!被褥都是新的!你不用出去杀丧尸也会有吃的,你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不用往脸上抹灰,也不会有男人想要侵略你!你甚至偶尔可以去健健身,看看书,或是到户外散散步,绝对不会有丧尸或是其他的东西来骚扰你!我可以给你这样的生活!你觉得用这个来交换刚才你对我的帮助,你愿意接受吗?”

    蓝月惊愕的看着躺在毯子上的秦安,她疑惑的问道:“你做梦了吗?”

    秦安一笑,睁开眼招招手,对蓝月道:“你过来我和你说!”

    蓝月犹豫了下,然后慢慢的走到了毛毯边,坐在了毛毯的一角。

    秦安忽的坐起,然后拉住蓝月的胳膊,让她躺在了他的身边。

    忽然被拉倒,让蓝月吓得啊的叫了起来。

    秦安急忙道:“嘘!别叫,一会把床上的刘佳吵醒了!”

    蓝月瞪着眼睛看着秦安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秦安道:“我说了啊!就是给你一个安逸的生活,交换你刚才以及接下来几天对我的帮助,你换不换?”

    蓝月看着秦安那充满了诱惑的眼神,其实真的很心动。

    但她根本不相信秦安所说的话,她觉得他是在吹牛。

    与秦安脸对脸的躺在毛毯上,他们此时的距离有些近,蓝月可以感受到秦安的呼吸,这让她十分的不自在。

    其实蓝月是很讨厌和男人近距离接触的,而面对秦安,她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甚至她对秦安还很厌恶,因为秦安刚一见面就调戏了她,而且在她的家里也肆意妄为如同一个流氓。

    但是偏偏蓝月又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

    都是她自己惹的祸,等明早她的小弟们回来,她一定让他好看!不打个半死也要打成三分之一的残废,蓝月心中恨恨的想着。

    秦安双眼带着神采,看着近在咫尺的蓝月,他如今,已经有百分之八十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蓝月,就是他在网络世界里的那个小月了。

    那个小月,就是一个不懂得拒绝别人的人。

    每次秦安需要安慰的时候只有提出,小月都会用她那魅惑的声音让秦安得到满足!

    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秦安通过声音来判断,他的想法绝不会错。

    这个姑娘在末世后,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让她如今需要跟一群男人在一起出去杀丧尸,而且还住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

    她不是富二代吗,她的父母呢?秦安是两年半前在网上认识她的,也就是说此时她应该只有二十二岁啊!

    末世的残酷是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秦安觉得自己算好的了,因为他一直和秦晓燕躲在自己的家中,离家后,又找到了秦城那样一个完美的安居之地。

    那么此时面前的蓝月,她这一年多是怎么过呢?

    秦安看着蓝月,开口道:“和我说说这一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如果你说了,我就在送你一直射程超远的狙击b枪!”

    蓝月的眼睛微微一亮。

    秦安笑了,他记得以前的小月月,曾经无数次的说过,她最喜欢狙击b枪了,一直想拥有一支!

    蓝月的眼睛成了一个月牙,紧张的身体慢慢的放松。

    她发现虽然和这个男人近在咫尺,但是却感觉不到他有什么威胁,而且此时,男人也却是相当的老实,只是躺在那里,没有去做任何侵犯她的事。

    “他怎么知道我喜欢狙击b枪呢?或许是随便说出来一样东西正好是我喜欢的吧?”蓝月这样想着。

    她还没有与任何一个男人在这样的形式下聊过天。

    感受不到秦安的威胁,让她倒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就仿佛是小时候躺在床上,而爸爸坐在一边,正倾听者她诉说一天在学校的经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