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叹了口气,眼前浮现出王芳,李文杰,陆岩等人的样貌。

    秦安努力的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痛,让自己冷静,让自己释怀。

    末世中,必须敢去直面生死和离别,否则就不会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秦安觉得自己又懂得了很多东西,虽然说不清但他知道,自己成长了,自己更加的理解这个世界了。

    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身体有些酸痛,看着眼前被他剁碎的肉泥,秦安的胃不停的滚动着,他移开视线,不让自己吐出来,然后转身返回小村庄,没有去拾起那把已断裂的长刀。

    辨认着方向,走了大概五六里地的样子,秦安才返回了昨夜住的那间小屋。

    小屋内,刘佳愣愣的坐在楼梯口,怀里抱着李子文的尸体。

    秦安走上前,看着李子文头顶的洞口,心猛地又是一痛。

    刘佳微微的动了动嘴唇,轻声道:“他是自杀的!”

    秦安微微一愣,然后伸出手,将单薄虚弱的刘佳拉入怀中,刘佳低声哭泣,可眼中却没有泪水,昨夜的泪已经流光了。

    就这样拥抱了一会,秦安起身抱起李文杰走到外面,开始用手去挖土。

    刘佳则跟在他的身后,看到了秦安的动作,也随之蹲下,用手挖起土来。

    她没有秦安的力气大,手上的皮肤也没有秦安的厚实,所以挖了一小会,手指上就出现了血迹。

    秦安没有阻止她,就让手上的疼痛去代替心中的痛吧!

    一上午的时间,秦安把李子文,王芳,陆凯等人全都埋在了土里,给他们堆起了一座座坟。

    入土为安吧!永别了我的朋友们!秦安在心中这样想,当王芳的坟建好后,迁安轻轻的去吻坟上的土地,心中道:“女人,去和你的老公和孩子团聚吧!希望你们在那边没有苦难,只有快乐!”

    作完这些后,秦安走到依然呆呆傻傻的刘佳面前,开口问道:“李文杰有什么遗愿吗?他有没有提到他的妈妈?”

    呆傻的刘佳忽然眼中有了生气,就仿佛是被人注入了生命的动力源泉一般。她抬起头,看着秦安道:“她说,让我帮他找到妈妈!你能帮我吗?”

    秦安微微一笑,道:“我们现在就去那个命运城!他有没有说他妈妈叫什么?”

    刘佳担忧摇摇头道:“没有,他没来得急说!”

    秦安点头,然后道:“听陆岩说他偶尔会去接济李子文的妈妈,会给她食物!我们去找认识陆岩的人,总会打探到消息的!”

    说完,秦安转身,向着滨海市的南边走去!

    刘佳低下头最后看了一眼李子文的坟,然后跟上了秦安的脚步!

    他们离开小村庄,在山脚下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辆加固过的货车,而货车里还放了一些事物。

    秦安估计,这车应该是陆岩他们留下的。

    两个人先吃了点东西,然后坐上车,秦安开着车上了绕城高速。

    开车的时候,发现车上有cd机,打开一看,是一张杂集,里面收录了许多经典的老歌。

    秦安将cd放回去,然后打开开关,音响里传出的歌声是:“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

    刘佳将手臂压在车窗上,看着外面飞过的风景,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而秦安轻轻的随着那歌声哼唱,然后声音慢慢的变大,最后竟是有些兴奋的叫喊了起来,他粗狂的开着车,撞翻了一个个靠近的丧尸,他将心中的痛,用疯狂的举动,发泄出来。

    刘佳似乎感受到了秦安的心境,她将头转向秦安,看了一会如同疯子一样手舞足蹈高喊歌曲开着车的秦安,愣了一会后也笑了!

    是啊,她会把那个男人永远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只要去怀念好了。

    “啊!”刘佳大喊一声。然后哈哈的大笑起来,她的笑声感染了秦安,让秦安将车开到更快,而那跑调了的歌曲,也从他的口中变得更加的难听!

    一路行去,直到前面的公路上出现了大片的尸群,秦安将车开下了高速,绕着小路继续前行。

    如今,两个人的样子都十分狼狈,浑身脏兮兮的,让人一看就能明白他们的处境,一定是不知道逃过了多少劫难,才最终生存下来的幸存者。

    黄昏临近,他们开车走在一个空旷的小城,这里的街道上没什么活的行尸,到有一些死的,被人杀死堆砌在街道的边上。

    秦安如今已经安静下来,不在鬼哭狼嚎的唱歌,不过一下午的宣泄却真的让他暂时忘记了痛苦。

    人都要七情六欲,但是在现代社会生活的人,通常都懂得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所谓人死不能复生,那么活着的人总要去开开心心的活着。

    秦安让自己的思绪随风而去,慵懒的慢慢开车,就在这时,他的车被七八个人拦住了去路。

    这伙人身后都背着很大的包裹,里面鼓鼓囊囊的装了很多的东西,估计可能是命运城出来搜索物资的小分队吧,这里距离命运之城已经不算远了。

    这个小分队的队长竟然是一个女人,她穿着一条迷彩裤,上身是蓝色的紧身背心,露在外面的皮肤有些黑,但是在领口和腋下背心的边缘,却可以看到时隐时现的白肉,估计是因为太久没洗澡了,漏在外面的肌肤沾染了太多的泥灰,所以才会显得很黑吧?

    女人的脸上却是更黑,应该是自己故意在脸上擦了好多黑灰,让她的面部变得模糊,可即使这样,看着她那掩盖不住的清秀五官,也能判断出她可能是个美女。

    女人手中拿着一把匕首,敲了敲车窗,示意秦安与刘佳两人下车。

    在秦安两人身前晃了晃,然后才问道:“幸存者?”

    秦安微微皱眉,这不是废话吗?但他还是耐心的点点头。

    女人道:“我们是命运城的搜索小队,根据命运城的规定,一旦发现幸存者。幸存者如果肯交出所有的物资,那么就可以进城受到庇护!当然,在城里能否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你们有什么东西可以上缴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们就当是没有遇到过,各走各的吧!如果有,我可以把你们带回命运城,并且还可以跟你们找一个临时的住处也说不定!”

    秦安看了女人一眼,然后伸手在刘佳的身上取下腰包,扔给了女人。

    女人打开腰包后愣了一下,接着眼中露出了惊喜!

    一把五四手枪和三十二颗子弹!

    这可是价格不菲的东西啊!在如今的末世,武器是和食物是一样贵重的物品。

    看了一眼秦安,女人打趣的道:“老男人!你可真实在,你不怕把这东西交给我之后,我把你杀了?这样这把枪可就归我私有了,不需要交给城中的守兵!”

    秦安微微一笑,然后开口道:“这把枪本来就是送给你的,我不想要聚集地收留,我是找人的,希望你能给我帮忙,这样这枪的事情,我就不会和任何人说,只要你的人肯保守秘密,那么这件事就根本没有发生过。”

    女人微微一愣,看着眼前满脸胡子,身上散发着臭烘烘味道,衣服破烂不堪的男人,她有些不能理解了,是什么人对他如此重要呢?

    “你要找谁?”女人问道

    秦安摇摇头,然后才道:“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长什么样子,不过想要找到她,我就必须先找到一个叫陆岩的男人,你认识陆岩吗?”

    女人点了点头,道:“不算太熟,但是认识!因为我们的搜素区域是相同的,所以也在一起吃过饭,喝过酒!”

    秦安道:“那么,你知道他身边有什么女人是他比较关照的吗?”

    女人微微一笑,道:“想要问我事情,就继续拿你们有的东西交换吧?”

    她说完,将目光放在了刘佳的身上,然后道:“这小姑娘看着还行,要不让她和我的兄弟睡下,我就给你帮忙?”

    旁边的几个男人听了都是哈哈大笑,目光也开始在刘佳的身上瞄来瞄去。

    刘佳有些恼怒,但更多的是胆怯,她将身子慢慢的挪到了秦安的身后,不说一句话。

    秦安很淡定,他看着女人道:“这个姑娘是我兄弟的老婆,不能交换给你!要不我陪你睡一下,作为交换的条件你看可好?”

    他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众人一阵骚动,几个男人已经开始撸胳膊挽袖子,想要上来教训一下秦安。

    女人却阻止了所有人的动作,她的目光炯炯,对秦安更是好奇,是什么让这个邋遢的男人,这样淡定,而且还有胆量调戏自己呢?

    对视着秦安那淡定而深邃的目光,女人有些不自在起来,忽然转身向小城的深处走去,走的时候说道:“就将车放在这里吧,这里是我们第三搜索队的停车点,城里的空间寸土寸金,没有地方给我们这些人停车,我先带你们进城。”

    秦安看着女人婀娜的背影,没有犹豫,拉着刘佳的小手在后面跟上。

    而其他的那几个男人都跟在他们的身后,围成一个扇形,一边警戒,一边走路,很是紧张也十分的专业。

    女人一边走着,一边暗暗的想,臭男人,敢调戏我!等进城在让你好看!

    她一边想着,一边随意的开口道:“我叫蓝月!”

    秦安的心猛烈的一跳。

    蓝月!这个名字如此特别,又是如此熟悉!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