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李文杰被抓伤了,他也可以大概想象到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只是不知,李文杰最后是死在谁的手中,是刘佳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刘佳将经历怎样的通啊?

    几分钟后,楼上传来两道急促的脚步声,与d2跳跃丧尸激战的秦安用眼角的余光向楼梯口看去。

    那里,刘佳从楼上跑了下来,而她身后还跟着王芳。

    王芳正试图想将刘佳拉回楼上,可是刘佳如同疯了一般已经冲下了楼,她手中握着五四手枪,到了楼下抬起手臂,用力的扣着扳机。

    可是,她却忘记了那抢中,已经没有子弹。

    王芳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说道:“姑娘!快上去吧,走啊!”

    而刘佳满眼的泪,不肯移动脚步!

    秦安一分神,一下被d2跳跃丧尸的一爪逼退,踉跄着向后退的时候,踩到了地上陆岩一个手下的尸体。

    而那尸体忽的抬起手,抓住了秦安的腿,然后他抬起头,发出一声嘶吼,向秦安的腿咬去。

    他也已经尸变了。

    秦安急忙挥刀斩下,将他的头颅砍了下来。

    而这时,d2跳跃丧尸却被刘佳的哭声吸引,它一转身,扑向刘佳。

    秦安看的心中一急,只能飞快的闪身挡在刘佳的身前,他甚至来不及提刀去阻挡那d2跳跃丧尸的攻势。

    而就在这时,他的身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人紧紧的抱住他,身体似乎在颤抖。

    一声闷响,那人的身体被丧尸的五爪刺入,之后丧尸挥动手臂,竟然将她一分为二,直接杀死。

    秦安低下头,看向抱着自己的半截尸体,那是王芳!

    而王芳的脸上,竟然还带着诡异的笑容,她闭着眼睛,死的竟然十分的安详。

    秦安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流下泪来。

    他其实并不能感觉到心痛,但是他依然哭了,他知道他的心已经痛得感受不到痛!

    秦安没有大喊,只是挥手将挂在自己身上的王芳的半截尸体放在了脚边。

    那只d2跳跃丧尸已经闪到了距离他五米之外的地面。

    秦安将王芳的半截尸体放下后,甚至都没去看她一眼,他只是双手握住长长刀柄,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d2跳跃丧尸,然后口中大叫一声:“杀!”

    他的人随着他的声音飞射了出去,这一次,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他的双臂肌肉,仿佛是拧在了一起,所有的力量都在瞬间爆发出来。

    强大的杀意,将隐藏在他身体内最深处的潜在力量全部激发,然后融入他攻向丧尸的一刀之中。

    末世以来,他经历的一切事情给他产生的负面情绪,此刻如同泉涌一般的在心底升起,杀戮,无情,怨恨,背叛,悔恨,痛苦,失落,无力,这重重的情绪化为一种复杂的催化剂,协同着他身上带着杀气,一起冲进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再次将更多的潜在力量全都激发,融入双臂,灌入刀中。

    这一刀的威力,耗尽了他的血脉,耗尽了他生命,仿佛这一刀落下去,他自己也会力竭而亡一般。

    但是,秦安却不在乎,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杀掉眼前的d2跳跃丧尸!

    那d2跳跃丧尸看到秦安攻过来,双手抬起,十根长长的指甲交叉在身前,行了一个坚硬的网盾。

    接着,刀与盾撞击在一起!

    “啪!”

    一阵碎裂声传来。

    太恐怖了,d2跳跃丧尸那已经金属化了的指甲,竟然被秦安的一刀砍碎了七八根,而更为恐怖的是,秦安的长刀,也随着d2跳跃丧尸的指甲,短为了三截!

    长长的刀柄,只留下一段还不足二十公分的刀头!

    没有停顿,本来应该已经力气衰竭的秦安,竟然瞬间冲破了自己的身体极限,再次将全身所有的力量灌入双臂,然后挥动着那紧紧只有二十公分长的刀头,又一刀砍向d2跳跃丧尸的脖子。

    此时的d2跳跃丧尸失去了它的好几根指甲,也就等于失去了最好的攻击与防御的武器。它错愕了一下,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应该如何去应付秦安的攻击,它几乎是习惯性的再次抬起手,想要交叉手指阻挡到来的攻击。

    可是它却忘记了,自己十指断开了七八根后,形成的网状金属盾已经残破不堪,而秦安的刀头也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一。

    那不到二十公分的刀头,直接穿过残破不堪的网盾,狠狠的砍在了d2跳跃丧尸的肩膀上!

    这一刀,破开了d2跳跃丧尸皮肤的防御,直接砍到肉里十公分那么深。

    d2跳跃丧尸发出痛苦的嘶吼,它快速的向后一跳,然后竟然不敢上前,只是对着秦安不停的吼叫着,似乎在表达着愤怒和畏惧。

    秦安却丝毫不停顿,他释放了全身的潜在力量本来已经让他力竭,可是此时他的精神力,是空前强大的,他完全可以依靠着精神力去制成自己的身体,不杀死d2跳跃丧尸,就永远不会倒下。

    提着刀,秦安飞身跳到了d2跳跃丧尸身前,又是一刀砍去,而这一次,d2跳跃丧尸没有进行防御,它快速的向后退去,出了房门,竟然想逃。

    秦安的眼睛死死的锁定着d2跳跃丧尸,双眼中已经再无它物,除了那逃离的丧尸身影。

    双腿迈开,秦安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追上去。

    他的速度全开的时候,本来就要比d2跳跃丧尸的速度快,何况他如今也正在一次次的超越着自己的体力极限,也就是说他的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

    追了不到一分钟,秦安已经到了d2跳跃丧尸的身后,挥刀斩下,在丧尸的身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那丧尸显然懂得恐惧,它嘶吼着却不敢停下来与秦安一战,只能继续逃脱。

    可是秦安根本不会放弃将它诛杀!

    无论丧尸向哪个方向逃跑,秦安都会跟在它的身后砍杀,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已经在丧尸的身上留下了不知道几处的伤痕。

    秦安自己没有意识到,他的力量和速度,此时都已经大大的提升!这与他在战斗中一次次的去超越自己的身体极限有关。

    虽然从开始到现在,与d2跳跃丧尸战斗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秦安真的是激发了生命的潜能在战斗,如同进入了一种狂暴的状态。

    又是一刀,砍在了丧尸的后脑上,将丧尸后脑砍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丧尸此时已经越跑越慢了,它也是有体力极限的,而此时,它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不能再被寄生在他大脑中的t病毒完全控制了。

    它的肌肉已经到了一个疲惫的零界点。

    秦安飞起一脚,将丧尸踢的倒在地上,而当它想要站起的时候,秦安的一刀已经砍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一刀是致命的,不到二十公分长的刀身,深深的陷入了丧尸的脖子中,秦安没有将刀拔出,而是双手握住长刀的刀柄,然后用力向下压去。

    那刀头在秦安的力量之下,一点点的深入丧尸的脖子,而丧尸此时已经无力挣扎。

    最后,刀头终于贯穿了丧尸,将那头颅硬生生的切了下来!

    秦安双眼血红的依然没有停手,他不发一言,提起刀,一刀刀的落在丧尸的头颅上,身体上,将丧尸砍成碎片,碎肉,碎末!

    时间慢慢过去,秦安不知道自己到底砍出了多少刀!

    月亮慢慢的像西边移去,当东方的太阳露出了一条小小的亮痕时,秦安晕倒了,他松开了握刀的手,瘫软在地。而在他的身前,则是恶心的一滩黑红相间的肉泥!

    那肉泥里,就连一点骨头的碎片都看不到,它们都被秦安用那半截的刀头,剁成了粉末,与d2跳跃丧尸的碎肉,裹夹在一起!

    ......

    秦城,综合行政楼最顶层的房间内,秦晓燕与李娜相拥而眠。

    一声僵尸的嘶吼隐隐传来,秦晓燕微微皱眉,从睡梦中醒转。

    日出的微光,撒在房里。秦晓燕睁开眼睛,看了看怀中李娜,李娜的眼角上挂着泪水,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哀伤的梦。

    又是一天即将来到了,不知道秦安现在如何,何时才能归来?秦晓燕的心中,包含着思念。

    她忽然起身,然后将李娜压在身下,一口咬住她的唇。

    李娜痛醒,皱着眉发出了一声轻吟。

    她不知道秦晓燕为什么变化这么大,以前她只是个简单怯懦的姑娘,而如今她如同一个妖异的魔鬼,每天折磨着自己。

    是啊,不要说秦晓燕,她自己不也是改变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吗。

    要是几年前,她怎么会任由这个女人,将自己压在身下蹂躏呢。

    李娜摆动着身体,想要推开秦晓燕,可是她再一次失败了,秦晓燕的力气与她相比,大上了太多。

    秦晓燕松开李娜的嘴,然后双手附上了她胸前的坚挺,开始用力的挤压。

    李娜不再出声,默默的忍受着,她觉得秦晓燕的一双手是那么有力,如同男人一样,似乎要把她捏的爆掉一般!她泪水留了出来,或许在很多年前,她确实对不起眼前的女人。可是如今,她对她没有悔恨,只留下恨了。

    李娜暗暗的发誓,不要让她又翻身一天!如果有的话,她一定也会将秦晓燕压在自己的身下,折磨的她痛苦不堪!

    此时是凌晨的四点。

    李子川已经起床开始巡查,自从秦安走后,他总是起的这么早,因为他总是被梦惊醒,梦到在超市中那一年生活的缩影。如今那批外来人,已经大部分被放出来了,他们算是秦朝的编外人员,只要秦安回来后同意,他们就可以成为真正的秦朝组织成员了。外来人比本地人还多,自然让李子川这个秦朝的副首领心中难安,所以他每天都要四处的巡查,看看是否有异常情况发生。

    刘明也在巡查,他是治安队的队长。他巡查的重点只有人,刘明会偷偷的经过那些住在员工宿舍的外来人的门前,去偷听他们是否有什么异心。他故意安排他们八个人住在一个房间,就是想听听他们背后都喜欢谈论什么。

    战斗队长孙德海此时却在床上呼呼的睡着,他如今什么事情也不管,就是带着手下拼命的训练,他知道自己是秦城的一把刀,总有一天要伸出去杀敌,所以他必须有充足的睡眠,去保存自己的体力。

    王志远站在瞭望塔上,警戒着四周,作为警卫队的队长,他是事必躬亲的,他把自己的值班时间放在了黎明时分,因为往往是这个时刻,人们最容易麻痹大意。

    刘文娟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她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如今,她已经和儿子李晨分房睡了。都是睡在行政厅五楼的单身宿舍内。她在想着昨天晚上王志远对她的表白。那小伙子,自己可是比他大了十多岁啊!他们之间可能吗?还有自己失散了一年多的老公,是否还在人间呢?

    秦城,如同黎明的夜一样,非常的安静,可在这静夜中,却不知有多少人已经满怀心事的准备起床,开始新的一天了!

    末世的夜晚似乎很短,人们总是失眠,或许他们并不想浪费生命,因为谁也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继续活下去!

    太阳终于升起,天慢慢的亮了起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