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在小砖房内走出来一人,他走的很快,边走边喊道:“李文杰,是你不?”

    李文杰先是一愣,然后惊喜的喊道:“老六?”

    对面那人走的更快了,他哈哈大笑着,口中对李文杰的称呼已经改变了。

    “老五!真是你啊!”

    两个男人相互跑着,最终拥抱在了一起!

    那情形,真的热烈,看的秦安和刘佳两人都暗暗的撇嘴。

    李文杰兴高采烈的拉着那个男人返回了秦安身边,说道:“老大!这小子上大学的时候和我是一个宿舍的兄弟,他是老六叫陆岩,我是老五,我们的感情,铁的没得说!”

    陆岩似乎也十分豪爽的,直接上来拉着秦安的胳膊道:“好了好了,进去在说,都是自己人!”

    就这样,一场风险戏剧性的消失了。

    陆岩带着几人走入小村庄,进了一座二层楼的砖房,这间房子也是整个小村庄中面积最大的一间房子了。

    里面还有八个人,正在一楼的客厅中,摆了一桌子的吃的,应该是要准备吃饭。

    桌子上,有几个超野菜,有一些腌制的泡菜,竟然还有一只刚刚弄好的烧鸡!

    陆岩是这些人的头,让人弄了三张椅子过来,然后盛情的邀请几人入席。

    李文杰的眼睛都绿了,看着那只烧鸡只流口水,他不敢相信的道:“我的天啊,是在做梦吗?我都半年没见过烧鸡了!”

    陆岩哈哈大笑,笑声还是那么爽朗,他道:“今天我们出来搜寻物资,就在山脚边,竟然发现了一只野鸡!我也是好几个月都没吃过肉了,本来下午就应该回去的,后来我们考虑了一下,决定把这只鸡吃了!要不然回去还得交公!五角楼那群家伙最喜欢弄只鸡不吃,养着下蛋玩了!”

    李文杰给了陆岩一个哥俩好的眼神,然后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混呢?”

    陆岩道:“就在滨海市南边的一个聚集地啊,那里本来是一个建筑工地,什么建筑材料都有,t病毒爆发以后,工人们为了自保,就在那里建了六米高的围墙,围起了一座挺大的城,起名为命运城。

    如今聚集地里已经有一万多人了,我们是后到那边的,没办法,就得自己出来找食物,一半交给聚集地,一半我们自己留着用,生活艰难啊!”

    李文杰摇摇头,然后道:“是啊,现在这世道!你们聚集地里,也有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吧?”

    陆岩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慢慢的说道:“哪个聚集地又没有呢?想要活命,总要有所付出的,男女都一样,现在才叫男女平等呢!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但不付出指定没命!对了,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

    李文杰赶紧简单的把自己的经历讲了下,然后又郑重的给陆岩介绍了秦安和刘佳两人。

    陆岩也很尊敬的管秦安叫了声大哥,到刘佳哪里的时候却是叫了声五嫂,弄得刘佳脸色绯红,而李文杰直夸陆岩懂事!

    接下去,饭局开始了,陆岩竟然让人拿出了好几瓶二锅头,这东西在灭世来说也算是好东西了。

    所谓借酒消愁,二人都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没等进入社会,这个社会就变了,他们的感触并不是秦安这样的人能够理解的。

    推杯换盏,天南地北,两个人一聊就聊到了晚上。

    陆岩的手下是七个男人,一个女人。

    那女人大概三十多岁,长得一般,不过皮肤和身材都很好。

    陆岩喝的有点多,忽然将那女人从一边拉了过来,然后对秦安道:“大哥!你既然是我五哥的大哥,那也就是我的大哥!这个女人是刚刚进入聚集地的,老公孩子在逃难中都死掉了!没人保护也没有手艺,不出来找物资就得饿死啊!今晚就让她陪着你!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睡了,我们开着车呢,晚上上路不安全,视线不好,容易招来变异的丧尸!”

    秦安连忙想要推辞,可是陆岩却一把将那女人重重的推了过来。

    女人满眼的惊慌,身体已经失去平衡,秦安无奈,只能伸手,将女人慢慢的抱入怀中,同时也感受到了女人身体的颤抖。

    陆岩不在理会秦安,而是转头对也喝的有点醉醺醺的李文杰道:“老五,我差点忘记和你说个事!你妈妈在我们营地呢。”

    李文杰听后一愣,腾地一下站起,叫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妈妈怎么样?我爸呢?我妈在营地有没有被人欺负?”

    陆岩的脸色有些不好,又喝了一杯酒才道:“你爸变成丧尸了,你妈这几个月一直都在营地待着,你也别想太多,不就是那么回事吗!我去的时候,你妈过的挺惨的,不过我到了之后好点!哎,灭世,去他妈的!”

    李文杰没有去问他的妈妈到底过得有多惨,他不敢问。

    他开始大声的哭泣,一个乐观如同朝阳一样的男孩,面对末世,依然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刘佳坐在他的身边,有些不安,用手拉住了李文杰的手,表示安慰。

    而李文杰只是哭,似乎不能停止。

    秦安今天也喝了酒,他的酒量一项就不怎么样,今天喝了一点,也是晕晕的,看着痛苦的李文杰,秦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听哥哥的,不要哭了,明天咱们就去,把你妈接出来,还有陆岩,我看你小子也不错,明天跟我一起,以后不在什么命运城混了,去我的秦城!”

    他有些醉的说胡话了。

    陆岩也不知道听没听懂,一个劲的叫着大哥,一个劲的表示着谢意,然后他让手下安排人守夜,最后和秦安告了个罪,与刘佳一起扶着痛苦的李文杰,进入了卧室。

    过了几分钟,陆岩一脸呆滞的出了那间房子,留下李文杰和刘佳在里面。

    陆岩走到秦安的身边坐下后,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然后痛饮而尽,之后才说:“大哥,你不知道啊!我去的时候,文杰她妈,就靠着每天陪人家睡觉才能换得一顿饭吃!那模样真可怜!而我,没有照顾好他吗!我对不起文杰!我真的对不起文杰!大哥你说,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秦安看着哭的如同一个孩子一样的陆凯,心碎了,他用力的将手中酒杯捏碎,心中愤恨的骂着,这操它妈的末世!

    哭了好久,陆岩已经不胜酒力,要晕倒了,秦安叫陆凯的手下把他扶去了一间卧室。

    而陆岩在走的时候,还叫着:“王芳!把我大哥照顾好了,要不然不给你饭吃!大哥,你好好休息啊,我安排两个没喝酒的兄弟守夜了,你放心睡!放心啊!”

    王芳听着陆岩的吼声,身体颤抖的点点头。

    所有人都走后,客厅中只留下秦安和王芳两个人。

    王芳似乎很内向,不说话,也许是因为害怕吧。

    秦安孤独的坐了好久,站起身,然后向二楼走去,找了间没人的卧室,直接躺在了床上,他的头真的有些晕了。

    而叫做王芳的女人一直跟着他,随着他进入卧室后,顺手关上了门,然后站在床边犹豫了一下后,将自己的衣服脱光,躺在了秦安的身边,扯过被子,盖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秦安躺在床上,酒精的作用让他头晕的同时,也搅动着他的心情。

    他想着李文杰,想着陆岩,想着他们痛哭的样子。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

    李文杰现在还好吧?

    不知道为什么,秦安觉得自己非常的喜欢这个小伙子,或许是因为他那朝气勃勃的笑容和乐观的精神,总是能感染到自己吧!

    秦安将注意力集中,倾听着楼下的声音。

    此时,李文杰已经停止了哭泣,刘佳正在耐心的安慰着他。

    秦安忽然觉得有些尴尬,这样偷听人家说话是不是不礼貌?

    但他却特别的想了解李文杰此时的心情,特别想知道他是否已经释怀了。

    忽然之间,秦安又想起了唐玉,她当年找私家侦探调查自己的时候,是否也如今天的自己一样患得患失呢?

    暗暗的下定决心,秦安自我安慰道,反正也没人知道自己有超级强悍的听觉。

    那么即使偷听了,却没人知道,也许就不算偷听了吧?

    自己欺骗了自己之后,秦安再一次让心情平静,开始听着楼下到底在说些什么。

    李文杰显然喝的有点多,但是却还保持着清醒,他在向刘佳讲述着他妈妈有多好,多么的照顾他,而刘佳一边听着,一边安慰。

    就这样,过去几十分钟,李文杰不在聊他的妈妈了,而是感谢刘佳安慰她,说刘佳真好。

    刘佳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估计是害羞了吧。

    秦安的心跳有些加速,这种偷听的感觉真的奇妙,竟然弄得他的心痒痒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