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换上了一双红色的小皮靴,穿着黑色的紧身长裤,上身里边穿着白色紧身绒衣,外面则套了一件米白色的过臀风衣。

    画着弄弄的艳妆,整个人看起来确实有女王的气质。

    她高昂着头,向前走的步子迈的并不大,可是却偏偏走的很快,秦安只能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女人气场太过强大,秦安自愧不如。

    下了楼到了外面,小村中有不少人在做着事。

    男人们围在一起,洗着衣服,笑呵呵的说着话。

    女人们则穿戴整齐,手中拿着武器,进行着操练。

    看着到是一片平和。

    当唐玉和秦安一起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大家都用探寻的眼神看着两人,秦安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而唐玉却浑然不觉。

    她走到一个女人的身边,对她说了几句话,那女人快速离开,不一会的功夫,小村的空地上,就集合了近两百个女人。

    唐玉高傲的在她们面前一一走过,然后指着秦安高声道:“这个男人是我在末世以前的一个朋友,关系十分密切,他在我的房间中呆了一个晚上,相信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吧?”

    众女脸上都挂起了笑容,其中一个女人高声喊道:“女王昨晚把他睡了吧?”

    话音一落传来一阵笑声。

    弄得秦安老脸通红,心中暗道,这些娘们还真把她们自己看成男人了!

    唐玉没有说话,只是用那亮晶晶的眼睛扫了秦安一眼。

    然后挥手,让大家保持安静之后才道:“当然睡了!而且还睡了好多次呢!”

    女人们发出了欢呼声。

    唐玉又一摆手,众女安静。

    她清了清了嗓子继续道:“不过,我不想让他留下来!因为我没有信心能够将他掌控住!所以我要送他走!但是他毕竟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是睡过的朋友,所以我决定今天开宴!给我的朋友送行!你们同意嘛?”

    她话音一落,众女齐声欢呼,而躲在一旁那些洗着衣服的男人们,也是满脸的喜色。

    秦安疑惑的看了唐玉一眼,不知道开宴是什么意思。

    唐玉道:“好了,都解散吧,你们去准备!”

    她话音一路,众女散开,奔向小村中各个房间。

    秦安看到人走了,靠近唐玉问道:“开宴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要送我走?”

    唐玉的脸上绯红一片,她似乎有些激动,平稳了气息才说道:“因为我要建立的是一个女人为主体的社会形态!这条路会很难走,但它却是我的理想!末世给我带来了很多痛,却也让我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去建立自己心中的理想世界!所以,我不能让你留在我的身边,因为我是女王,我是我所有族人的表率!我不能为任何一个男人倾心!只要是男人,就必须臣服在我的脚下,你懂吗?”

    秦安看着唐玉的眼睛,说道:“我让你倾心了吗?”

    唐玉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反问道:“你能臣服在我的脚下吗?”

    秦安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立着,秦安看着唐玉,而唐玉却将目光落在了远方。

    小村内,所有的人都忙碌起来,一些男人进到各个房间内,将里面的桌椅都搬了出来,排成几排放在村中的空地上。

    另一些男人则开始在空地边支起了大锅烧饭烧菜。

    还有些男人已经将一些熟食放到盘中,端上了桌子。

    这些熟食其实就是一些火腿肠,咸菜,花生米,瓜子,糖果,密封鸡爪之类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在哪个食杂店或是超市收集而来的。

    乱哄哄的忙了一下午,秦安被人带离了唐玉的身边,坐到了空地侧面的草席上,而草席是直接放在地上的。

    不一会,从三里村的后山山洞中,那些之前和秦安关在一起的男人们也被带到了草席上,这其中,自然也有李文杰。

    他们此时都被松了绑,很多人都很好奇,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李文杰看到了秦安,似乎很高兴,跳过来坐到秦安的身边叫道:“哥,你干嘛去了?我以为她们把你怎么样呢!”

    秦安挺喜欢李文杰的性格,对他笑笑开口道:“我叫秦安!”

    李文杰点头,然后道:“原来是秦哥啊,久仰久仰!”

    然后他趴在秦安的耳边,开口道:“秦哥,这群女人将这样的活动看做是一种仪式,一会你可千万要挺住啊!别受了她们的诱惑,成为她们的族人!上次开宴我可是看了,结果跟我在一起的那十几个被抓的人都叛变了,只有我是存爷们,没有被她们收服!”

    秦安诧异的问道:“什么是开宴?”

    李文杰道:“等会看看你就知道了,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此时,太阳已经西落,估计到了下午四五点钟。

    与秦安分开了一会的唐玉,忽然再度出现,然后走到了秦安等人的面前。

    她依然如同一个女王一样的扫视了所有人,却没有去看秦安。

    之后开口说道:“你们都不是我的族人,但是通过一段时间对你们的了解,我认为你们的品行都不错,所以此次让你们观摩我们的开宴仪式,之后如果你们想要加入我们,就可以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如果不想,那只能继续被关着了!”

    她说完转身离去,留下一群莫名其妙的男人。

    太阳继续西落,黄昏的余辉洒下,小村内一片金黄,气氛很暖。

    众多的女人们,已经围坐在桌椅上,开始吃起了瓜子花生,笑呵呵的聊天。

    男人们把做好的饭菜恭敬的送到她们的卓在上,然后退下。

    他们自己,则直接坐在女人阵营对面的地上,挤在一起吃着饭。

    有人也将饭菜给秦安他们这里的人送来,李文杰当先抢过了两个饭盒,将一个递给秦安,他自己则打开了另一个道:“又是白菜炒饭,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的白菜!”说完却大口的吃起来。

    饭吃的差不多了,男人阵营中走出了一个人,他到一边拿起了一个空盆,然后接满了水,放到男女正营中间,之后笑呵呵的开始跳舞,扭了一阵以后,就跪在了地上,看着女性阵营。

    不一会,女性正营中走出了两个姑娘,她们大方的模样显然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仪式。

    两个姑娘分别把一只脚放在了水盆里,而男人就跪在她们的面前,给她们洗着脚,洗得差不多了,那男人忽然抓起了其中一个女人刚刚洗好的小脚,然后去亲吻。之后,又去亲吻另一个女人。最后,那两个女人将男人拉起,带着他一起进入了附近的一个房子。

    秦安看的有些发愣,李文杰终于开口给他解释道:“这就是他们的开宴仪式!既然是母系社会,那么为了保证女性的地位,她们把他们人口的比例维持在男女一比二的程度上,也就是说,让女人数量始终保持在男人的一倍以上。她们目前就有两百七十多个女人,却只有八十几个男人!

    在她们所谓的族群中,不存在婚姻,男女分开。

    女人负责掌管一起,男人负责听从安排。男女平时都不会在一起。

    而开宴就是大家在一起吃饭,一个月举行三回到四回,由她们的女王决定。

    开宴到了尾声,就是这个环节了。

    男人会端着水盆,展示自己的舞姿,然后看上他的女人就可以出来让男人给她洗脚,之后男人会去亲吻那女人喜好的脚,这代表着男人愿意臣服在这个女人的脚下。

    这些女人就会将男人带回家,然后在一起做那些事!

    也就是说,女人具有完全的选择全,而且每次开宴还可以选择不同男人。

    对于男人的好处是,因为人口比例的原因,所以一般一个男人都可以同时得到两个女人!

    这是她们女王定下的规矩,也正是因为一点,这些男人才愿意臣服与女人的脚下,甘愿成为这母系社会的一员!”

    秦安听得有些傻了,这难道就是在末世里酝酿出的一种新的社会体制吗?

    是由唐玉创造出来的?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李文杰道:“我是听刘佳送饭的时候和我说的。她还想劝我也加入,老子自然不会干,我是存爷们!”,他的口气有些嚣张。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当所有男人都被女人们带回家后,女人阵营里竟然还剩下七十多个女人没有选择。

    这时,唐玉走了过来对着秦安等人道:“你们当中,有没有愿意加入我们部族的,如果有的话,今晚一样可以参加我们的开宴仪式。”

    她话音一路,秦安身边立刻就有男人举手想要加入。

    然后,他们一个个走出去,如同之前的男人一样,亲吻了过来选择他们的女人的脚,然后被女人带走。

    最后,场地上之剩下了秦安和李文杰,而女人正营中也只剩下了唐玉还有刘佳。

    刘佳就是用迷香将秦安迷倒的那个姑娘。

    唐玉回身走到刘佳的面前笑着对她道:“这几次开宴,你都没找男人,是不是因为你喜欢那个叫李文杰的人啊?”

    刘佳脸一红,低下头没有说话。

    唐玉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道:“那个男人是不错,可惜他不愿意加入我们!”

    说完,唐玉又再次返回秦安的面前,高昂着头对秦安道:“你呢?”

    秦安的脸有些冷,开口道:“你以前选择过几个男人啊?”

    唐玉一笑道:“我是女王,一般的男人怎么会看上呢?”

    说完她低下头,眼中竟然有了一丝泪花,看着秦安道:“明天早上我就让你离开,今晚能让我成为你的女王吗?”

    秦安看着唐玉,心中升起感慨,他有些不懂唐玉的坚持。

    他能留在唐玉身边陪着她吗?他不能,因为秦晓燕还在秦城等着他。

    那他能说服唐玉跟着自己一起走吗?他也不能,因为他看出了唐玉的坚持。

    既然这样,剩下的只是叹息了。

    秦安站起身,找了空盆,然后装了水,端到唐玉的面前,然后又拿了一张凳子,让唐玉坐下,之后蹲下来认真的给唐玉洗起了脚。

    当把那对柔软的小脚洗得干干净净后,秦安将它们捧起,然后温柔的去亲吻。

    一边的李文杰看的叹息不已,一个劲的说着:“秦哥,我看好你,你可不能丢了男人的脸啊!”

    秦安没有理他,在亲了一会唐玉的脚后,秦安将唐玉抱着,走回他们昨夜睡的房中。

    床上,秦安将唐玉的头按在自己的怀中,感受着她的泪水,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这么爱哭。

    “为什么这么坚持,不累吗?你如果跟我走,我答应一定好好对你!”

    黑夜中,秦安觉得自己似乎从来也没有这么深情而温柔的对一个女人说话。

    唐玉好久之后才道:“我不要!你明天就走吧!我真的不爱你!以前没有过,如今也不会!你明天走了,我们就彼此再不相干!”

    她一边说一边哭着,把秦安的心都哭碎了。

    三里村,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寂寞。

    所有的房间内,男女们都在释放着自己最原始的激情。

    而小村中心的空地上,只留下坐在地上抱怨的李文杰,和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刘佳。

    一阵风吹过,带来了一股血腥的气息,可是大多数人都未能发现,除了秦安。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