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紧相拥在床上的两人其实刚刚睡去,他们整整在床上折腾了一个下午。

    唐玉的声音有些沙哑,迷迷糊糊慵懒的道:“我晚饭不吃了,下去吧!”

    外面的女人没有在说话,脚步声说明她已经离去。

    摇了摇头,唐玉微微侧身,双腿之间竟然一阵抽痛!

    皱起眉头,她的脸上升起了一丝红晕。

    这个下午太过疯狂,而本来她认为很熟悉的秦安,也是表现的那么陌生。

    他粗犷的在她的身上,尝试了何种姿势,各种技巧,让她根本无法招架!

    抬起头,看向秦安的脸。

    唐玉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如今的变化似乎已经让他成为了另外的一个人。

    记忆中的他,应该有着肥肥的大脸,可此时的男人却有着方方正正的脸,脸上的线条优美而紧致。

    记忆中的他,是谨慎中带着一丝稚气,可此时的男人狂野不羁,破坏力十足。

    记忆中的他,不爱女色只爱自己的老婆,可此时的男人功夫了得,显然是身经百战了。

    忽然,秦安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唐玉本来想躲避开他的眼神,但最终还是与之相遇。

    秦安看着唐玉,她此时很安静。

    心底忽的升起一丝悔意,他是被仇恨冲晕了头脑吗?

    哎,事情已经做了,秦安不想道歉,只是不知道要如何的面对秦晓燕。

    微微起身,掀开背子走下床,到茶几上点燃了一颗烟。

    唐玉看着一丝不挂的秦安,脸色更加的红晕。

    这男人一年之间是怎么练的?竟然练的身材如此强健!

    “给我拿根烟!”唐玉声音轻柔。

    秦安转身向唐玉走去,将手中已经点燃的烟递到唐玉的嘴里。

    唐玉脸红的发紫,不敢正面去看这男人,有些恼怒的道:“你不穿上点吗?在这里甩来甩去的难看死了。”

    秦安微笑转身,又去点了一根烟才重新上床,然后用闲着的一只手把唐玉搂入怀中。

    唐玉皱起眉,但最终没有拒绝,任由秦安搂抱着她。

    “给我说说你这一年多是怎么过来的?”

    秦安吐了个烟圈。

    唐玉修长的手指拿着烟,却没有放入口中,忧伤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t病毒爆发那天,我带着王成去超市买东西了!”

    秦安的身体一顿,夹着烟的手指微微发力,那烟被他夹断,一半落在床上,一边掉在地下。

    唐玉继续道:“我就是想问问他,我记得那时你对他不错,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先跟他谈一次话,就把他开除的。

    结果t病毒爆发了!整个杭海市一片大乱。

    超市里一个叫刘东的部门经理,将超市封死,我们躲在里面等待救援!

    一直等了半年,救援都没有来到。

    后来超市内,那些人渐渐被绝境抹去了人性!

    王成和刘东称兄道弟,他们将超市里的女人都抓起来,又将老人和小孩都赶出超市,喂了丧尸!

    从那以后我成了王成的禁锢。

    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任他玩弄和折磨!

    一个月后,我终于找了机会,打晕了他,然后逃出了超市!

    在逃跑的路上,我遇到了几个刚从家中逃出来的幸存者。

    他们储存的食物用光了,就只能开着车外逃!

    那几个男人带着我一路狂奔,终于开出了杭海市!

    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小村子里找了一个地方住下!

    那几个男人想强迫我,就在他们快得逞的时候,几十个女兵从外面冲了进来。

    她们来自云荡山政府设立的聚集地,聚集地被丧尸攻陷以后,她们结伴四处逃避,正好那晚经过了小村子,把我救了下来。

    从此我就和她们在一起,她们有武器,而我也就有了保证。

    这些女兵都是普通的士兵,她们的领导在逃亡的时候被咬伤变成了丧尸,女兵们亲手杀了她。

    与这些女兵相处了一段时间,她们发现我比较有领导能力,就推举我做了她们的首领。

    我们就四处逃亡,然后又找到了一些幸存者,最后来到了这个扶摇镇的三里村。

    平时我们就生活在三里村中,以前方的扶摇镇作为掩护,如果发现危险,我们就退到三里村后山的山洞中躲藏起来。

    在这段时间的过程中,我给她们洗了脑,我想建立一个女性当家做主的组织。

    而跟随我的这些女人,多多少少在乱世中都被男人玩弄过,她们不想再遭遇这样的事,所以她们信奉我,拥戴我!我们如今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几百人。

    我们之中也有男人,那些男人也都是接受我们观念的人,他们愿意听命与女人,愿意放弃男人的自尊,臣服在女人的脚下!

    我们一向是这样做的,如果发现幸存者,就对他或她进行观察和灌输我们母性社会的思想。

    如果他们接受了,就会成为我们的一员,如果他们不接受,我们会选择囚禁他们,给他们食物,却不能给他们自由。

    我们很小心谨慎,躲在这里酝酿着力量。等待着有一天能实现我们的梦想!”

    唐玉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她发现秦安此时正紧紧的握这拳头,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想到了什么,但她并没问,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他开口。

    秦安没有想到,唐玉在叙述自己经历的时候,能那么平淡,即使是那些悲伤的事,她都能仿佛是在讲故事一样的淡然。

    在她讲到王成对她做的事情时,秦安几乎气的心肺欲裂。

    他忽然发现,这个被他认为是自己生命中第二讨厌的女人,此时在他心中的位置发生了改变。

    是因为这一下午的激情吗?

    细细品味,其实这个女人很可爱。

    她对自己的关注,也的的确确的并没有伤害到自己。

    秦安忽然有些羞怯,为自己下午的激动,和对她的伤害。

    微微侧头,发现唐玉正看着他。

    此时,她没有带着眼睛,闪亮的目光充满着朝气,似乎经历怎样的波折,这个女人都不会被打败一般,她是一个生活的强者!

    唐玉对上秦安的眼神,笑了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对我负责的!我只属于我自己,我也说了,虽然我对你很感兴趣,还雇佣了私家侦探调查你,但我并不爱你!我可能也不会爱上任何人!”

    秦安笑了,忽然轻轻低头,在唐玉的脸上一吻,那吻温柔之极,让唐玉的心一颤。

    秦安的嘴移到唐玉的耳边,轻声道:“你说的那个超市是世纪华联的连锁超市吧?貌似刘文娟也被困在那里!前不久我去过那个地方了,王成已经被我乱刀砍死了!”

    唐玉身体忽然一阵颤抖,移开头冷冷的看着秦安,然后眼中慢慢的湿润,好久才颤巍巍的说道:“他死了?你杀的?”

    秦安点头,很用力。

    唐玉一下扑到秦安的怀里,大声的哭起来,那哭声中充满了宣泄和快乐。

    秦安有些感叹,原来这个女人并不像她表现的那么刚强啊!

    哭了好久之后,唐玉也没能止住哭声,只不过由大哭变成了低声的抽泣。

    秦安也不知道怎么哄她,只能转移她的注意力开口道:“刘文娟被我救出来了,放到了一个聚集地。怎么她没有和我提过你?”

    唐玉抽泣的道:“可能是顾忌我的颜面吧!刘文娟跟我的私交很好,我们彼此都很佩服对方的工作能力。”

    秦安道:“你看你,哭的跟个孩子是的!这还是我们公司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女老板了吗?”

    唐玉有些生气,轻轻的在秦安的身上捏了一下,然后才道:“高高在上的女老板,都被你压在身下了,还怎么高高在上?你们男人都是坏的,你也变坏了!哼!”

    秦安有些无语,他真不知道这个年龄比他还小上几岁的成熟御姐,原来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两人又躺在床上聊了一会,而秦安乘机又在唐玉的身上占尽了便宜。

    既然已经到这种关系了,秦安是不会逃避的。

    他自认为不是一个滥情的人,相反倒觉得自己其实很传统,一旦发生了身体上的关系,不论这个女人过去如何,他都会很看重她,即使他们曾经水火不容。

    太阳完全落下去的时候,两人才起床,梳洗了下。唐玉让人送来了晚饭,两人吃好后又回到床上,唐玉显然不太愿意搭理秦安,然而在秦安的主动攻伐下,她又丢盔卸甲没有了还手之力。

    唐玉的魅力,在于她的冷淡。

    她的样子好似她根本不想和你发生任何的关系,而在强加与她身上的时候,她却又不会拒绝。事后又会表现的很淡然。

    这与李颖的完全不主动和秦晓燕的太过主动完全不同,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半推半就吧!

    两个人第二天又是睡到上午十点多才起床。

    吃过早饭,唐玉打算带着秦安,看看她的那个母系社会小团体,被她称为唐朝的组织。

    当秦安听到唐玉这个组织的名字,不仅哑然失笑,真是无独有偶无巧不成书啊。自己的小团队,不正是叫做秦朝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