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脸有一种成熟的知性美,她带着黑边眼镜,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很庄严。

    这样的女人会让人觉得很高傲,很让人畏惧,但推倒这种女人也是无数宅男的最终极梦想。

    女人的实际年龄是二十七岁,可是一般人根本无法判断出她到底有多大。

    她的成熟气质,与她的实际年龄根本不相符。

    一眼看去,她就应该是一个经历丰富的人,或许在她的生命里,有着大风大浪,有着千回百转,所以,普通人根本无法看透她!

    唐玉!

    一个秦安生命中,第二讨厌的人,就这样在秦安毫无思想准备的时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唐玉确实是个狠角色,曾经的她也不过是一个大专院校的毕业生,没有任何背.景独自一个人,到了杭海市闯荡。

    她是那种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入职一家势力比较雄厚的大公司一年,就从小秘书成为了公司老总的地下情人。

    而又是一年她就转正了,让那老总抛弃了原配,与她成婚。

    第三年,她一脚将公司老总踹开,离婚后分得千万财产,独自成立了以新型建筑材料研发与销售为主体的大唐公司!

    在商业上她眼光独到,总是能找到适合公司发展的商机。

    在关系上,她以身体开道打通了政府各级机关的阻碍,使大唐公司成为了杭海市数一数二的政府扶持企业。

    她行事非常的果决,对于竞争对手,她的原则是有一点点机会,都要把对方打的体无完肤,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她的成功史,在业界声名远播,褒贬不一。

    而在公司的时候,秦安听过无数关于她的八卦,今天和人上床抢了对手的订单,明天和人上床让政府给她拨了多少多少的研发补贴,总之这个女人的传闻,总是与床不能分割。

    其实单单是这些,秦安也并不会讨厌她,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既然她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那么秦安也不想用自己的道德观念去评价一个与自己没有交集的人,何况,人家还是他的老板呢。

    直到一个雨后的下午,那是周末,秦安拿着伞从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准备返回家中。

    路上,他看到了雨中的唐玉。

    那天,她穿的很少,黄色短裙,黄色吊带小衣,这样的打扮完全不符合她的气质和身份。

    她就那么站在雨中,不去理会身边奔走的人群。衣物都被雨水打透,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远处望去,她好像没有穿任何衣物一般,将自己的身躯完全的展露。

    秦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跑了过去,给唐玉撑起伞,雨越下越大了,秦安只能大喊,才能盖过那犀利的雨声。

    “唐总!你怎么了?你在这里干嘛呢?”

    唐玉听到有人叫她,低下头,双眼无神的看着秦安,那时的她,根本不是什么知性的熟女,商界的女强人,她如同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一样,看上去那么孤单,那么无助。

    “你是谁?”唐玉的声音并不大,却很有穿透力。

    秦安一边撑着伞,一边将唐玉从大街上带到街边,开口喊道:“我叫秦安,是你公司的保安!你怎么在这里啊?是喝酒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唐玉拼命的摇着头,她不再理会秦安,想要挣脱秦安拉着她的手,在重新的冲回雨中。

    秦安看清唐玉那时的脸上,有着异常的红晕,他当然不能放弃唐玉不管。

    街边有家连锁宾馆,秦安将唐玉抗在肩上,弄到了宾馆的房间里,这一路上唐玉一直挣扎着,在秦安的脸上抓挠着,等秦安将唐玉放到宾馆房间的床上时,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唐玉太不老实了!

    之后,秦安就想离去,让唐玉自己在宾馆睡一觉。

    可没想到的是,唐玉竟然从后边抱住秦安,然后用腿夹住了秦安的腰,不让他走,同时脱去了自己上身的所有衣物。

    当那丰硕贴上秦安的背,虽然隔了一层衬衫,但衬衫已经被雨水淋透,根本起不到任何阻挡的作用。

    秦安吓坏了,感受着背部的柔软,他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用力的甩开唐玉,秦安站在地上指着唐玉道:“唐总!你喝酒了吗?你清醒点!”

    唐玉被秦安甩在床上,很是吃惊,她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拒接她。

    她的眼光变得犀利而危险,看着秦安道:“小保安,你快过来!”

    秦安已经完全被那时诡异的气氛吓傻了,拼命的摇着头,道:“我不过去!”他的双眼尽量的不去看唐玉,可即使不看,他也无法忽略唐玉那姣好的上身。

    其实那时,秦安除了老婆李颖之外,从来没见过其他女人的身体。

    但即使这样,他也知道,唐玉的身体要比李颖的更加丰满而性感。

    唐玉喘息着坐在床上,瞪视着秦安,道:“你不想要我?”

    秦安更加的无助,他只能道:“唐总,你是喝多了吧?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嘛啊?”

    话虽这样说,但当时的秦安已经很不淡定了。

    唐玉挣扎着让身体靠在床头,然后用力的将自己短裤的扣字解开,将短裤连着里边的内裤一起脱掉。

    秦安吓得急忙背过去,脸贴着墙不敢去看唐玉。

    那时的秦安真的很单纯,唐玉给他的诱惑并不是不强大,可是他压抑着自己,他不要去背叛李颖!

    唐玉脱光以后,将手放在了自己腿间,然后口中发出异样的声音,她几乎是颤抖的对秦安道:“你过来!我绝不事后追究,而且还会给你涨工资!小保安!你快过来!”

    秦安完全晕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耳边,传来唐玉越来越急促的声音,秦安实在无法忍受了,他冲出了房间,在门口喊道:“唐总,你还是自己呆着吧!你现在太不正常了!”

    说完,将门反锁,然后飞一样的冲出了旅馆。

    这一事件发生后,唐玉与秦安就有了交集。

    在以前,秦安在公司值班的时候,很少遇到唐玉。

    可是那天起,唐玉却会忽然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虽然她恢复了常态,知性,成熟而冷漠,但是秦安看到她,总是会想起当初在旅店的那一次经历。

    唐玉开始总是找秦安的麻烦,她会去指责秦安在上班的时候皮鞋上有灰尘,影响了公司的想象;她会批评秦安晚到公司了一分钟,置公司的规矩于无物;她会在公司年会晚宴上,点名批评秦安,只是因为他在她到他们保安这一桌敬酒的时候,喝的是饮料......

    那两年,秦安的生活乱极了,他既要面对家里与他关系日益冷淡的李颖,又要在公司应付无理取闹的唐玉。

    他就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公司的大老板,有那么多的时间盯着他?

    后来,他选择了提出辞职!可是辞职信却直接到了唐玉手中,唐玉不但不让他辞职,还说如果他坚持,那么公司就会按照劳动合同向他提起诉讼,除了让秦安赔偿公司三个月的工资作为违约金外,在公司招人期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那么秦安就必须依然在公司做保安,直到公司召到人他才能离去,否则依然要追究秦安的法律责任。

    秦安就不懂了,从什么时候起一个公司的小保安变得这么重要了呢?

    总之,辞职不成功,秦安就继续面对着唐玉偶尔如同发神经一样的无理取闹。

    那时候,他真的是烦死这个女人了,他甚至后悔没有在宾馆那天,将这个女人按在床上肆意的蹂躏!

    而唐玉这个名字,也被他看做是他人生中,最讨厌的两个女人之一,另外一个,当然就是李娜!

    有了这些回忆,此时,末世一年之后,再次见到唐玉,而且还是在自己作为一个犯人一样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让秦安很是郁闷。

    唐玉在震惊后,却似乎很欣喜。

    她躺在床上挥挥手,让压着秦安进来的那个女人退下,然后从床上站起,脸上挂着微笑道:“小保安?真没想到你还活着!”

    秦安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唐玉走到秦安的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然后才道:“变化好大啊!我记得一年前你是个胖子,一身肥肉,如今却是成了健美先生了,看这壮实的,像一头小牛!只是脾气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又臭又硬!”

    秦安道:“唐总外表没什么变化,可这性子却是变了好多啊!说话的时候,语气贱贱的,一点也不像是当年的公司大老板了!”

    唐玉哈哈的笑起来,笑的有些随意,似乎没有什么顾忌。

    笑了好久之后,她才动手将秦安身上的绳子慢慢的解开,然后道:“早知道是你,我早把你放出来了,也不会让她们把你捆了一夜!”

    秦安在绳子解开以后,走到卧室内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将脚放到前面的茶几上,将茶几上放的烟拿出来一根,点燃放在嘴中,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看向唐玉道:“唐总,你在这个地方到底搞什么呢?我听说你在建立母系社会?”

    唐玉有些惊讶秦安的表现,他表现的是那么自然,完全没有了一年前作为公司保安,面对自己是的拘谨。

    是啊,一年多了,末世中生活的人们,总会与以前有所变化吧。

    她自己不也是一样吗?

    唐玉也从茶几上拿出一根烟点燃,然后转身坐回床上,靠在床头,用眼睛看着秦安,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秦安的问题,而是开口道:“想知道我以前为什么那么对你吗?”

    秦安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他其实一直都好奇急了,他想知道面前的女人,当年到底是怎么想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