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的面积不算太大,墙壁上有火把将山洞照的亮入白昼。洞口却一片黑暗,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形。

    他的身边有几十个男人,都和他一样被捆着,他们大多正靠着墙壁睡觉。

    而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却没有睡,而是冲着他傻笑。

    秦安被他笑的浑身不自在,却没时间理会他。

    秦安闭上眼睛,将注意力集中,侧耳倾听,发现在山洞外,可以听到很多人的细细私语。而眼睛睁开,注意力分散,那些私语声又消失了。

    动了动身体,然后又握了握拳头,终于放下心来,他的增强体质似乎没有消失!

    上一次中了王成的迷药,这次中的是那陌生女孩的迷香,看来这两种东西,有着完全不同的成分。

    迷药可以使自己的特殊能力被压制,而迷香似乎只是使自己晕倒,却对异能不产生影响。

    长长的输了口气,秦安才将目光转向那个对着自己傻笑的家伙,开口问道:“我们这是在哪里?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们?”

    那小子听到秦安的问话,靠了过来,与秦安并排坐着,然后才道:“你不用害怕!她们不吃人呢!我们也不会受到伤害!这里是三里村的后山,以前是个采石场,而我们所在的这个山洞,其实只是一个巨大山洞中的一个小洞。”

    秦安看着有些自来熟的家伙,心情很是不好,倒不是因为他,只是因为自己第二次中招,他感觉自己真的很没用。

    那小伙子又道:“我叫李文杰,被他们抓住一个月了。这群家伙怎么说呢,我觉得有点变态!她们是一群女人,这里是女人当家,似乎她们的头头打算建立一个母系社会的组织,有点像极端分子,不过她们倒是没有变态到杀人的地步,还算是正常人吧!我们这些人,都要认同她们母系社会的观念才可以被放出来。我是这里被她们抓的最久的一个人了!老子可是顶天立地的爷们,怎么能受她们的鸟气!我倒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但是最少也要男女平等吧?她们这种复古的做法太极端了,直接跳跃了中华五千年,回到远古社会去了!还母系社会,我是接受不了!”

    李文杰一直唠叨着,显然是个话唠。

    秦安也是大吃一惊!他只能感叹末世的可悲啊!只有末世,才会滋生出这么多稀奇古怪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吧?

    与李文杰又聊了会,李文杰似乎也不知道她们太多的内情,他只是话多,天南海北的可以不停的说!

    听得久了,让人不禁有些烦躁,不过秦安却不讨厌李文杰这个人,末世中,是很难见到如此阳光的人类的。

    “我之前在忘忧城了!忘忧城的位置就在东南方向相邻那个省的一线城市江海市区的东边。距离这里估计有一千多里地吧!

    忘忧城更是个让人一天都无法呆下去的地方!

    那里有三大势力,我走的时候,城里已经有将近三万的幸存者了!

    人们都以为,人多了就安全,可是如今这末世,人性已经变了!

    在那里,三大势力把女人当做货币进行交换。

    你听说过拿人来当做货币使用的吗?

    忘忧城中,三大势力共有八千多人,手中有武器,控制着整个城池,也控制着城中一万多个女人,同时负责保护城池的安全。

    而其他的男人,分别依附在三大势力之下,每天要出城去寻找物资,找来的物资一半要交给自己依附的实力,一半留着自己用。

    他们可以用手中留有的物资,到三大势力那里去交换女人,同样的,他们也可以用女人到三大势力那里去交换其他的东西。真是可悲啊,那里就是一个可怕的地狱!”

    听着李文杰的叙述,秦安的心一阵压抑。

    这真的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他想起了徐天娇,那个末日电台的女主播!她似乎说过她是在忘忧城的。

    怪不得她会说那里是个人间地狱,怪不得她会说死了也会是一种幸福,怪不得她会在广播时那样的哭泣!她是否也已经成为了一种货币,被人交换来,交换去呢?

    秦安忽然觉得很哀伤。

    李文杰此时似乎心情也低落了下来,他的语气变得很沉闷。

    “我在那里是在受不了了!在和队伍出城搜寻物资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开!然后一路向北,一个月前到了这里!

    妈的!上了刘佳那小娘们的当!被她用迷香晕倒,抓到了这里!”

    李文杰说到这,不再说话,似乎说了太多,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秦安此时的心情很压抑,洞内再无声音。

    夜,渐渐的深邃,秦安有些疲惫了,他侧身看了眼李文杰,这小伙子已经睡着了。

    闭上眼睛,秦安想着就留下来观察一下吧,看看这个地方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他需要去了解末世中其他的幸存者是如何生活的,这样他才能纠正自己对于末世的态度。

    或许他现在的力量可以撑开身上的绳子逃出去,但秦安最终选择不去这样做,他要留下来,看看,听听,想想!

    让自己有些疲惫的心和身体,稍微休息一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安慢慢的入睡了。

    睡梦中,他回到了那个夜晚,那个超市的杀人之夜。

    他仿佛置身事外,看着自己在疯狂的杀戮,如同一只魔鬼!

    他杀了好多人,不止几十,足有上百,遍地的鲜血,到处是碎肉。

    最后,他跪在地上哭了,哭的好伤心!

    而当他用泪眼四处看的时候,他发现在身边,有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正看着他。

    那人头,竟然是李颖!

    秦安吓坏了,他拼命的站起身,向后跑着。

    最后,他撞上了一个人,并且被她紧紧抱住,拥在怀里。

    秦安抬起头,看向那人时,发现她是秦晓燕!

    秦安立刻如同一个孩子一样的,趴在秦晓燕的怀中放声大哭。

    而秦晓燕脸上挂着微笑,摸着他的头轻声安慰,说着“儿子乖,儿子不要哭”这样的话。

    秦安再次抬头,发现秦晓燕的脸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人,那是一个慈祥的中年女性,她微笑着,双眼爱惜的看着秦安。

    秦安愣住了,这个女人竟然是他在车祸中,死去的妈妈!

    “妈!”秦安高声呼喊,痛哭流涕。

    而妈妈却幻化成虚影,向天空飞去。

    秦安急了,奔跑着,呼喊着:“妈妈,妈妈!”

    而妈妈似乎也不想离去,她伸出手,伸向秦安,而秦安也抓住了她的手,用力的呼喊着。

    “妈妈,妈妈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一切,如同真情实景一般。

    忽然,有人用力的撞击了一下秦安,把秦安从睡梦中惊醒。

    秦安先是一愣,然后发现洞里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

    而他的脸,正贴在一个女人光洁的腿上,眼中留着泪,弄得女人的腿都湿了。

    秦安急忙后退,看向一边满脸惊愕的李文杰,问道:“怎么了?”

    李文杰咽了咽口水,道:“人家姑娘过来给我们送早饭,你忽然扑过去,用脸去蹭人家大腿,还哭喊着叫妈妈......我就把你撞醒了。”

    秦安满脸的黑线,郁闷不已。

    抬起头,借着火把的光看去,对面一米处,一个穿着黑色短裙,露着修长大腿的姑娘,正对自己怒目而视,而她,正是将自己用迷香晕倒的那个女孩!

    女孩的脸气的通红,口中说了声:“变态!”然后抬起脚,就要踹向秦安。

    一边的李文杰连忙挣扎着坐起,挡在秦安的面前,笑呵呵的道:“刘佳!你别生气,我兄弟一定是做梦了!要不然他怎么会管你叫妈妈呢?你别打人啊!”

    秦安的脸都绿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女孩抬着脚,停顿在那,踹也不是,不踹又不甘心,满脸红晕的一时不知所措了。

    李文杰又道:“快把脚放下!这姿势多不雅观!红色的小内内看到了!”

    女孩脸红的更是如血欲滴一般,一脚落下,却是踹在了李文杰的脸上,说了句:“流氓!”然后转身离去。

    李文杰疼的啊啊的大叫。

    秦安稳定了心神,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静,心中暗道,这丫头叫自己是变态,却称呼李文杰是流氓,两个完全不同的词,说明了他们在人家女孩心中的位置啊!

    李文杰叫了一会,忽然反应过来,叫道:“刘佳,你这小娘们!你不把绳子给我解开,我怎么吃饭啊!”

    喊了半天,无人理会,李文杰看着面前放的方盒,舔了舔嘴唇,将目光落在秦安的身上,不满的道:“哥,都怪你!大清早的,贴着人家姑娘的大腿,叫什么妈啊?你叫个姐姐妹妹的,人家也不会这么生气!”

    秦安无语,完全被神经大条的李文杰击败。

    就这样一直到了中午,终于有其他的两个女人端着枪走入山洞。

    其中之一将枪递给另一个女人拿着,她走进来给秦安还有李文杰松开了绳子,看着他们吃完饭,然后才将绳子重新捆在他们的身上。

    李文杰笑呵呵的与那女人开着玩笑,女人却说满脸的冷淡,不去理会李文杰直接转身离去。

    又过了一个小时,又来了一个女人,将秦安从地上托起,压着出了山洞。

    要离开的时候李文杰喊道:“哥,你可千万不要变节啊!一定要守护住咱们男人的尊严啊!”

    秦安并不知道李文杰话中的含义。

    出了小山洞,又经过了一个大山洞,终于到了户外。

    清晨,阳光明媚。

    此处在山中,山上绿树茵茵,野草芳芳,空气格外的清新。

    女人压着他沿着山路向山下走去,走出几里地后,眼前出现了一座村庄,秦安一看终于露出了笑容。

    这里正是三里村,他曾经来过的。

    进入村内,小村里竟然住着不少人,她们似乎并不是本地的村民,女人较多,男人较少。

    最终,秦安被带到三里村最大的一家房前停了下来。

    这家房前有着两个女人拿着枪,似乎是在站岗。

    压着秦安的女人上前通报了一下,然后那两个站岗的女人看了眼秦一眼,才挥手让他们进入。

    这个房子是一间三层小楼,古朴的建筑风格如同是清明时期的茶楼。

    秦安踩着木质的楼梯到了三楼,这里是一件很大的卧室。

    卧室内红木雕花随处可见,房中的气息很是优雅。

    终于,秦安看到了那个正躺在床上看书的女人。

    女人知道有人来了,将手中的书放下,也抬起头看向秦安。

    当两人的目光相接处那一刻,他们都愣住了。

    好久之后才同时说道:“是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