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走来,竟然没有看到活人,一路的丧尸,一路的荒凉。

    再往前走十几公里,就到了三面环山的扶摇镇了。

    扶摇镇是杭海市下属的一个小镇,因为其环山的地理位置,这里曾经是风景秀丽的旅游度假之地。

    当然了,那是在末世前。

    秦安曾经带着李颖来过这个地方。

    扶摇镇进山三公里,有个小村,被人称为三里村。

    那个地方是个民俗文化村,说白了就是弄了一些有地方特色的古香古气的房子,然后在房子周边卖点儿本地的美食和特产,就能吸引来外地的观光游客。

    秦安去的那一年,正赶上五一劳动节,三里村是人山人海,那破陋的古屋都要两百块钱一晚,比城里的连锁酒店标准间还要贵。

    秦安与李颖就在那样的小古屋里睡了一晚,而那天晚上,隔壁的几间房里,都不时的传来女人的低吟声,和肌肤撞击的啪啪声。

    秦安那晚也很不淡定,他拉着李颖的手,也想对李颖做点什么,可是李颖却没有一丝反应,李颖从来不时一个主动的人,现在秦安知道了,这种女人就叫做闷骚!

    如果那晚,他能肆无忌惮的压在李颖的身上,对她杀伐征讨,不知道李颖是不是不会出轨呢?不知道李颖是不是不会离开他?

    也许自己真的也有责任吧!

    想着心事,秦安已经到了扶摇镇的镇口。

    远远的,借助黄昏微光,可以看见那面积不算很大的小城。

    秦安眯着眼睛,仔细看去,这城里的街道上竟然没有丧尸,那么也就是说,这里可能有活人!

    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刚刚进入镇口,距离他十几米远的一栋三层小楼里,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喊话声:“别动,站在那里!”

    秦安微微一愣,他刚刚想了很多心事,竟然没有去注意听身边的声音,因此也没有发现竟然有人在监视。

    停下脚步,秦安微微侧头,发现在小楼的三楼窗口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正端着一把步.枪,瞄准了他。

    秦安集中精神,仔细的听了一会,发现四周没有其他人存在了。

    他举起双手,看着女孩不说话。

    而女孩也看着他,然后挥挥手,示意秦安走过去。

    秦安很听话,乖乖的走到了三层小楼的楼下,在距离小楼只有几米的远的地方站住不动,抬着头,看着女孩。

    那女孩有些紧张的端着枪,开口道:“你身上有武器吗?”

    秦安略一思考,决定说实话,看看这小姑娘到底要干嘛。

    “有的,我一把五四手枪,和身后的一把铡草刀!我是从杭海市那边的一个集中营逃难过来的!”

    小姑娘似乎没想到秦安如此坦诚,这么老实的就交代了他有武器的事实。

    思考了一下,才道:“你们的聚集地怎么了?就你一个人吗?”

    秦安点头,道:“聚集地被丧尸攻破了,我和同伴也跑散了!”

    小姑娘似乎很单纯,点点头表示相信,而且还将手中的bu枪收了起来,对秦安道:“好的,陌生人,欢迎你来到扶摇镇,我们的村民都躲在后面,你先上来登个记吧,我们可以收留你,不过你要把你的武器上缴给我!”

    秦安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女孩这么好说话。

    他看了一眼开着的小楼门,犹豫了一下,但一想对方只是个小女孩,而且自己如今可是有特殊体质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想着的时候,他的人已经走进了房间。

    房间内灯光昏暗,这个房间显然经常有人打理,大厅的桌椅上一点灰尘也没有,那桌在上还摆着一盆开的很鲜艳的花,室内空气中蕴含着阵阵花香,让秦安的心情也随之变得舒服了许多。

    爬上楼梯,到了三楼一间卧室里,小姑娘正等着她。

    卧室里有简单的家具和生活用品,靠窗的地方放置着桌椅,桌子上点着一盘蚊香。

    小姑娘此时又把枪端起,对着秦安道:“先把武器交出来吧!”

    秦安犹豫了下,觉得一个小姑娘拿着枪应该伤不到自己,于是就将腰间带的装有五四手枪的挎包摘了下来,扔给了那女孩。

    女孩接过挎包,打开看看,一阵惊喜雀跃。

    她的心情似乎也好了起来,甚至走过来拉着秦安的胳膊,将秦安按坐在椅子上,然后从桌子中,拿出来一张自制的表格。

    上面有什么年龄,籍贯,原住址,以前工作单位,末世后经历等等诸多内容都要填写,秦安看的头痛。

    女孩将一支笔递给秦安然后道:“写吧,写的详细点!”

    说完,就走到一边,坐回床上,眼睛望着镇口,时不时的还会用眼角撇一下秦安。

    秦安看到床上有一个对讲机,估计是联系镇里面人用地,这是个聚集地吗?

    秦安怀着好奇的心情,开始填写登记表。

    里面的项目真的很多,秦安一条条的写下来,当然除了一些基本资料之外,大多都说的是假话。

    写了十几分钟,女孩拿起地上的水壶,找出了一个一次性杯子,给秦安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

    秦安看着那杯水,心里有点发毛,之前有王成的事情,如今他是打死也不敢喝陌生人给的水,所以婉言拒绝。

    女孩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鄙视的冷笑了下,然后自己把那杯水咕咚咕咚大口的喝掉了。

    弄得秦安有些尴尬,不过倒是放松了一点警惕,因为他注意倾听后,发现几百米内依然没有其他人的声音。

    他不相信这个小姑娘能把自己如何。

    又写了几分钟,终于将登记表写完,这登记表上的内容太多了,关于末世后的经历,就要求必须写出一千字!秦安是想破了脑袋,才将自己的经历编编写写的凑够了字数的。

    女孩接过登记表,看了又看。

    就在这个时候,秦安忽然觉得自己的头很晕很晕。

    他大惊,急忙想站起来去控制住那女孩,可是却发现双腿竟然一点力气没有,无法站起!

    渐渐的,眼皮越来越沉,竟然是马上要睁不开了。

    小姑娘看到秦安的样子,微微一笑,站起来从桌子上拿起蚊香,送到秦安的眼前笑道:“这是我们家祖传的**香!一般人闻了以后超过十分钟就会立刻发作,浑身无力,陷入晕迷!你的体力算是超好的了,竟然这么长时间才起作用!哼,小样,还提防着我!不喝我的水!”

    女孩说完,又转身拿起对讲机,打开后对里面喊道:“我是刘佳,在镇口侦查点抓住一个男人,带上绳子过来困人!”

    秦安此时连死的心都有了!末世以来他一共就单独出门两次,怎么竟然最终都是这种结果?

    之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去了意识!

    秦城内,秦晓燕已经开始思念离去一天的秦安了。

    她有的时候自己都搞不懂与秦安的感情。

    没有任何海誓山盟,她就不经意间深爱上了他。

    综合行政楼有六层,而综合行政楼的第六层属于私人空间,听刘刚说这以前是只有监狱长和他的女人们才能来的地方。

    整个六层布局简单,一间一百多平米的大卧室,里面装修极尽奢华,卧室一脚有一张圆形的大床,这张床直径四米,睡上四五个人都不成问题。

    卧室外书房,娱乐室,棋.牌室,私人厨房,卫生间间等等一应俱全。

    秦安走了之后,秦晓燕就搬到了这里来住。

    孤独的在床上躺了一会,秦晓燕忽然想起了李娜。

    她跑下楼,到了五楼单身宿舍,将李娜的房门打开,向里看去。

    房间很是昏暗,此时是下午六点,没有电的世界,夜晚来的特别早,让人觉得压抑。

    李娜借助从户外射入的月光,可以隐隐的看见门前站立的漂亮女人。

    她有些紧张的站了起来,不知道这女人是谁,来找她干嘛。

    秦晓燕走上前,没有说话,拉起李娜的手,将李娜从单间中拉了出来,然后带上六楼进入巨大的卧室。

    李娜看着这件大卧室,微微发愣,考究的地毯,豪华的灯饰,别致的家具这一切都让人感觉高贵而冷艳。

    秦晓燕走到沙发边,随意的将自己的外套和裤子脱去,只穿了一件三角内裤和一个小胸围,将自己的身材展漏无遗。

    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李娜,秦晓燕微微一笑,开口道:“过来做吧,以后我们两个一起睡!”

    李娜微微错愕,犹豫了一下走到秦晓燕的身边,看着秦晓燕的脸好久之后,露出震惊的表情,长着小口发出声音道:“你......你好像我以前的一个同学!她叫秦晓燕,不过她人要比你胖的多。”

    秦晓燕嘴角扬的更翘了。

    她笑出声来,忽然扑上去将李娜压在沙发上。

    李娜被她吓了一跳,想要反抗。

    可是她的力气,与秦晓燕相比,要小的多。

    秦晓燕有了加强体质后,力量要比一般的男人还要大上一点。

    看着表情复杂的李娜,秦晓燕伸出手,掐着李娜光滑的小脸,道:“娜姐!没想到吧?我们还会相见?”

    李娜的心有些发苦,她知道,秦晓燕是恨她的,而眼前的女人竟然就是秦晓燕本尊!自己刚才还说人家胖了呢!

    秦晓燕看着李娜好久,忽然趴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娜姐!你被人非礼过吗?”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