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她此刻的心,却并没有在女学生的身上,她在想着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

    为什么他会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呢?难道是在哪里见过?

    正想着,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李娜赶紧摆正身体,坐的笔直。

    她此时穿了一件白色的牛仔裤,裤子有些脏,却不影响她曲线的美。挺翘的屁股,修长的大腿,无一不是男人的最爱。

    上身穿了一件长袖的灰色秋衣,很不合身,圆领的领口让她的脖子下面露出了一片雪白,而粗糙不平整的前襟让她稍一动作,就能看出里面穿的胸衣的痕迹。

    同样的,这秋衣也有点脏,上面还有几个油腻腻的手印,让人看后想入菲菲。

    秦安手里拿着一套衣服,走进了卧室,看了一眼李娜,然后将衣服仍在了床上。

    秦安的眼神有些冷,对李娜开口说道:“换上!”

    李娜接过衣物,犹豫了一下,发现秦安没有要出去的意思,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的开始脱起了衣服。

    这个房间是个单身宿舍,一张大床放在正中,窗前有梳妆柜,角落里则放着电视柜,电脑桌,有电脑,也有电视,可惜没有电。

    进门左侧就是一个卫生间,因为监狱的水和煤气都是独立的水管系统,所以卫生间还是可以用的,甚至可以洗热水澡。

    秦安迈开步子,走到床边,肆无忌惮的躺在了床上,双手放在脑后,腿伸直交叉在一起,淡定的看着李娜开始换衣服。

    这一年,李娜过得很不好,她如今和一个卖的小姐没什么区别,一年里,睡过她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总有个几十了,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她其实早已看透,也因此不再在乎。

    可是此时,面对秦安的注视,她却觉得十分的不安。

    背对着秦安,脱去秋衣的时候,秦安忽然道:“转过身来!”

    李娜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将身体转了过来,然后将手放在背后,把胸罩的扣字解开,当那粉色的罩杯滑落,一对挺翘浑圆的胸房,出现在了秦安的眼前。

    而在那胸房之上,一对凸起,泛着鲜艳的红色,让人看得血脉喷张。

    秦安看了一会,声音有些颤抖的道:“继续!”

    李娜咬着嘴唇,开始慢慢的退去紧身的白色裤子,然后是里面同样为粉色的小裤。

    当她坦荡荡的站在秦安的面前时,秦安完全被她的身体吸引了。

    其实秦安此次前来,只是好奇。

    对于李娜当年的平板身材,秦安是记忆犹新的,可此时的女人,与当年的李娜相比,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

    他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招招手,让李娜走过来,躺倒他的身边。

    而李娜没有任何犹豫,她乖巧的走到床边,然后平躺下来,闭上眼睛,等待着将要到来的暴风骤雨,习惯了,一切也就无所谓了。

    等待,似乎总是漫长的。

    而李娜漫长的等待好久,也没等来狂风暴雨,甚至连毛毛雨都没有等来,好像那男人已经离开了一般,房间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终于,李娜等不下去了,她好奇的张开眼睛,那近在咫尺的脸吓了她一跳,弄得她满脸涨红。

    男人的眼睛很深邃,这双眼似曾相识,却又极其陌生。

    李娜回忆着,在自己的生命中是否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呢,想了好久,依然没有任何答案。

    男人的手忽然搭在了她的坚挺之上,让她的身体一颤。

    而那只手,并没有逗留,而是继续向下划着,一直延展到她双腿之间。

    “啊!”李娜轻轻的叫了一声。

    因为男人的手指已经进入了她的体内,然后有些粗暴的在来回移动。

    微微皱起眉,李娜十分不喜欢这样。

    她觉得,还不如让这男人压在身上,发泄一顿来的爽快,此时男人所做的事,让她有种受侮辱的感觉。

    而秦安看到皱着眉头的李娜,心中却生气一丝快感。

    他面色平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一样,只是看着李娜表情的变化。

    过了好久,秦安终于觉察到自己的手指有些湿漉漉的了。

    他的嘴角挂上了邪魅的笑容,开口对李娜道:“感觉如何?”

    李娜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可是不经意间,还会发出浅浅的低吟。

    她没有回答秦安的问题。

    而秦安显然不太高兴,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弄得李娜眉头皱的更紧。

    秦安又问道:“说啊?感觉怎么样?”

    李娜此时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感受,有些异样,有些痛恨,有些悲哀,有些恼怒。

    她直视着秦安的眼睛,语音颤抖的道:“我们见过吗?我感觉你好很讨厌我!”

    秦安笑了,笑的很开心。

    他不在说话,手却从未停止,直到李娜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呼唤,一切结束。

    秦安将手重新移到李娜的挺翘上,用手在她的柔软上来回的擦拭着。

    然后,不说一句话,起身离去。

    当秦安走出房间门的那一刻,李娜看着秦安的背影,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她站起身,冲入卫生间,清洗了自己的身体,秦安那如同魔鬼一般的手,依然停留在她的脑海中,这个男人带给她一种奇妙的感觉,让她说不清也道不明。

    秦安离开李娜的房间后,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他忽然发现,他不认识自己了。

    他竟然回去对一个女人,做这种事情。

    而这种从未经历过的体验,让他着迷,让他有些不能自拔。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与李颖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是连轻轻的捏一下她的胸房,都会觉得像是犯了多大的过错一样啊。

    难道是因为与秦晓燕的互动,把他磨练出来了?

    秦安不安的四处看看,没有发现秦晓燕的身影,此时,他是真的有些紧张了。

    深呼吸了一下,秦安返回会议室,用对讲机,联系了秦朝的所有管理人员,让他们到会议室集合。

    十几分钟后,所有人都到了会议室,大家十分的不解,早上不是刚刚开过会吗?

    秦安看了一下众人,开口道:“我想和大家说一个事情!其实我这几天一直都在思考了,不过一直没有决定下来。直到刚刚,才下了决心。”

    他说道这里偷偷看了眼秦晓燕,心中暗道,自己怎么像是犯了错误,准备离家出走的小孩一样呢!

    众人都用很认真的眼神看着秦安。

    秦安道:“其实我们这些人对于如今的末世认识的还不够深,因为我们这一年来一直在躲藏,没有到外面去过,这对我们很不利。

    这两个月,你们一定要组织人好好的训练,除了训练体力,还有去实战中杀死丧尸,练习胆量和配合,这个就由刘刚主管好了,毕竟他是军人出身。

    我打算离开秦城一段时间,到附近去看看,看看附近是否有大规模的丧尸群,看看附近有没有其他的聚集地,总之就是搞一次大侦查。”

    秦安说道着,所有人都一愣,他们相互对视,没有说话。

    而秦晓燕想要说话,却被秦安用眼神制止。

    秦安看了一眼众人,又道:“我走之后,李子川负责管理好秦城,如果有什么意外和大事就与秦晓燕商议吧!她的功夫和手段你们或许没见过,她杀的丧尸不比我少!”

    众人一惊,大家都见过秦安的本事,那是在房上行走如履平地的高人啊。在清理监狱的时候,众人也看过秦安杀丧尸,手起刀落,就同杀鸡一样容易。

    他们还不知道,这个秦安的女人秦晓燕,难道也有着秦安一样的本事吗?

    是啊,秦晓燕可是被秦安编入了精英队的唯一一个人啊!

    大家点头,表示同意秦安的安排。

    秦安将众人遣散,单独留下秦晓燕。

    而在众人走了之后,秦晓燕马上钻入秦安的怀来,撒娇道:“老公,我也跟你去好不好?”

    秦安摇头道:“这个监狱是不可多得的避难所,这里还有大量的杀伤性武器,对我们很有用!我走了之后,你要费点心,将他们完全压制住,听从我们的领导。

    李子川他们这些人,我们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我觉得还是比较靠谱的,也应该可以信任。

    至于新来的那些人,慢慢去观察吧,不要给她们发武器,而瞭望塔始终要有我们的人把守,我想他们应该也不会惹事的。

    那个田虎就暂时压在牢里吧,还有他以前的兄弟,要考察的时间长一点,不要轻易放出来。

    我这次出去,家里就全靠你了!

    其实本来我还想晚几个月在出去,但是如今丧尸的进化越来越强大,我想还是出去一下,侦查侦查,防患于未然的好,总之你不用担心,我最多一个月就回来,凭我现在的本领,遇到丧尸即使打不过,逃跑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你说是不是。”

    秦晓燕有些不舍,又与秦安交涉了一会,结果还是以秦安的胜利结束了讨论。

    最后,秦晓燕捧着秦安的脸,深情说道:“老公!你记住,其实我真的小女人,只希望与你一生一世就好了!我不想你成为末世里的大英雄,救世主!我不想你成为故事的主角,我只要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我只要你死在我之后,我只要你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能把我抱入怀中就好了!”

    秦安的鼻子一酸,他真有种冲动就不要出去了,一直留在这里,陪着秦晓燕就好了!

    这个女人啊,从不知道她说的情话原来如此动听,从不知道她原来是这样可爱的一个人!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