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安静的吃过饭后开始了审讯工作,向这些外来者询问他们一年来的经历,这对于秦城的人来说,是一件有趣的事,就连秦晓燕都暂时不去理会秦安和李娜,跑去c座监狱,玩起了审讯的游戏。她不知道秦安与李娜的过去,所以她让秦安直接去面对李娜,去慢慢的整理两人的过去。

    此时秦安把李娜带到会议室,两人面对面坐着,却都没有说话。

    秦安将手按在自己的胸口,思绪飞扬,回忆着尘封的往事。

    秦安与李娜的老家距离杭海市五百公里,那是一座名为云海的县城。

    云海县地处山区,四周环山,而山中的小城却是整个市里经济最为繁华的县。

    两人是上初中以后认识的,那时的李娜留着短发,小女孩十三四岁,还没有发育,顶着平平的小身板就像个男孩子一样淘气。

    作为李娜的同桌,秦安几乎是天天被这小丫头欺负。

    直到初三那年,发生了吃毛毛虫事件,两人的战争才算暂时停止。

    上了高中以后,很巧合的她们又是一个班,而且又被分到了同桌。

    两个人的关系其实真的不好,可是在那几年,她们因为同桌的关系,接触的是最多的。

    高中以后,李娜开始发育,小胸脯渐渐挺了起来。

    但是她的性格没什么变化,依然是一个假小子。那时在校里校外都混的很好,和社会上的一群小流氓称兄道弟,还拜了兄弟,江湖上都称呼她为娜姐。

    已经混成了姐,李娜自然也就牛气哄哄了,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在初中的时候,她可是给秦安下跪叫过爸爸的,那么如今她有了江湖上的关系,自然就不会放过秦安。

    经常在放学的时候,找几个小流氓,将秦安拦在校门口,搜身抢钱,最后在踹上那么两脚。

    被女孩子踹,其实秦安不会很疼,可是那种耻辱感却让他压抑的几乎要疯掉。

    李娜上课的时候也不怎么听课,老师留了作业她更是直接扔给秦安,让秦安帮她完成,如果完成的不好,免不了又是找人在校门口截住秦安,然后她亲自伸身手将秦安揍一顿。

    上高三的时候,秦安终于忍无可忍,那是一节体育课,老师宣布解散自由活动,李娜带上两个小姐妹躲在校内的公共厕所里抽烟。

    秦安一直盯着她,在公共厕所门前,秦安扑上去抓住了李娜的头发一顿痛打,发泄着压抑良久的恨意。

    当时的情形太暴力了,把李娜的那几个小姐妹都吓住了。等秦安将李娜打的鼻青脸肿的时候,她们才反应过来,一哄而上,抓的抓,挠的挠,而秦安在女生的抓挠中依然没有停下对李娜的攻击,拳头和脚都落在李娜的身上,不去理会其他的女生。

    那次以后,李娜请了一周的假,再次上学的时候,满脸的淤青还没散去。

    她没有找老师,也没有再去找秦安的麻烦。直到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

    秦安在马上要离校准备回家的时候,被李娜带人将他劫住了,抓着带到了一间小旅店里。

    那是第一次李娜让她的小兄弟们动手,就把秦安按在床上,六七个小流氓拳打脚踢,打了足足半个小时,把秦安打的差点晕过去。

    李娜也算留了情面,在几个人动手的时候,她还嚷着不要打要害部位,往屁股上踢!

    打完之后,小流氓们就把秦安的衣服脱光,然后捆在了床上。

    李娜点了一根烟坐在床边,冲着秦安吐了一个烟圈,然后轻蔑的道:“原来你长了男人的家伙?我以为你没长呢!竟然打女人!”

    秦安在床上浑身颤抖,嘶吼道:“谁让你总欺负我!你弄死我,要不然我早晚弄死你!”

    李娜笑的很冷,她忽然将手上的烟头,快速的按在秦安的胸口。

    秦安被烫的差点晕过去,痛苦的大叫。

    几个小流氓看到李娜的手段,竟然觉得有些可怕,他们纷纷和李娜打了招呼,让李娜自己去玩吧,闪人了。

    小旅馆内一时之间就剩下李娜和秦安两个人了。

    李娜重新将烟点燃,然后脸上挂着微笑,看着秦安。

    秦安永远忘不了那时李娜的表情,如同一个女巫一般。

    李娜再次将烟头烫在秦安的胸口,秦安又是一阵惨叫。她的脸上那时泛起了一阵异样红晕,似乎非常享受这样的过程。

    接下来,她一直重复着,将烟点燃,然后在秦安的胸口按灭。

    一共点了六颗烟,在秦安的胸口上用烟烫了一个心形的痕迹。

    此时的秦安已经痛得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秦安醒来的时候,发现李娜依然坐在他的身边,若有所思。

    秦安的喉咙已经嘶哑了,他低声说道:“贱人!我一定要杀了你!”

    李娜看到秦安醒了,脸色微红,忽然爬到了秦安的胸口,而她的接触,让秦安胸口被烫过的地方,又是传来一正疼痛,让他痛得冷汗直流。

    李娜一只手掐了掐秦安的脸,然后说道:“其实你如果不打我,我也不会把你怎样的!只是和你认识真么多年,我都习惯了欺负你了!你看我找人在校门口劫你,我可是从来没让别人动手打过你的!你竟然不知道好歹,把我打得那么惨!”

    她一般说着话,另一只手一边下滑,竟然抓住了秦安的下身。

    秦安身体一颤,却没能说出话来。

    李娜脸上挂着笑,开口道:“你还没有过女朋友吧?是个小处男?人家说处男很敏感的,让我尝试一下如何?”

    她一边说着,那握住秦安下身的手,则在有规律的运动。

    几分钟,秦安终于无法忍受,吐出了他人生的第一次!

    那时候,他流泪了,他觉得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而看着满脸泪水的秦安,李娜似乎也被吓倒了,她欺负秦安几年,还从没看过秦安哭。

    不知所措下,李娜用水果刀划开捆着秦安的绳子,然后就飞快的跑了!而跑到门口的时候,她停下脚步说道:“我明天就会离开这儿,家里给我安排好了去省体校学习射击,以后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拜拜!”

    ......

    那确实是秦安与李娜的最后一次见面,秦安在家中抑郁了好久,痛恨着李娜。

    后来他选择了去当兵,因他胸口上李娜给他留下的心形伤痕,他家里拖了好多关系才让他进了部队。

    可以说李娜这个女人,是让他终身都不会忘记的一个人。

    他甚至在三年部队苦练退伍后,去省体校找过李娜想要报仇雪恨,可是却没有找到。

    退伍那年,秦安的父母出了车祸,离开了人世,受伤的他最终选择离开了老家,到了相邻一省的大城市,杭海市,开始了新的生活。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秦安不止一次的幻想,他再次与李娜相见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

    而如今见了,却是在末世。

    此时,坐在秦安对面的李娜,很是不安。

    她发现这个男人正用一种凶狠的眼光看着她,那眼光中饱含了恨意,让她不能理解。

    记忆中,她并不认识这样一个男人啊!

    将近一米八的身高,强壮的体魄,方正的脸,整个人看上去很让人觉得舒服,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看着自己呢?

    秦安在心中冷笑着,他知道李娜一定是没有认出他。

    上学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小胖子,圆圆的脸尤为突出。

    部队三年让他快速的瘦了下来,变得强壮,而如今的他,末日一年来的修炼让他更为的强壮了。

    上学的时候他的个子很矮,而当兵那三年也让他快速发育,身高直线到了如今的样子。

    他的变化有多大,只有他自己知道。拿出初中时候的照片去对比,根本就找不出一丝相同的味道。

    最重要的是,这一年的末日生活,让他有了更加与以前不同的气势,他杀过数千的丧尸,他经历过离婚和被李颖背叛的痛苦,如今的他,更加的成熟,更加的深沉。

    将手插进口袋里,拿出一根烟,顺便扔给李娜一颗。

    秦安点燃烟,在嘴上抽了一口,然后又将打火机扔给了李娜。

    李娜犹豫的拿起烟和打火机,停顿了一下才道:“我不抽烟的。”

    秦安嘴巴一撇,几乎是吼出来道:“抽!”

    李娜被激动的秦安吓了一跳,在秦安杀人一样的目光中,她无奈的将香烟点上,放在嘴里抽了一口。

    此时,太阳落下,房间里已变得昏暗,秦安走到一边,拿过蜡烛点燃,放在桌子正中,然后重新坐到椅子上看了一眼李娜后开口道:“把你这十年所经历的事情,全都讲一遍!”

    李娜微微一愣,十年?......这太久远了吧!

    昏暗的烛光下,她不太能看清秦安的表情,但是她却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情似乎并不好。

    算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呢!她最终选择没有去反抗,慢慢的进入了自己的回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