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米长的车厢上只有很小的通气窗,而车头的茶色玻璃一看就让人觉得特别的有质感,应该都是防弹玻璃吧?

    还有车子的轮胎,弄不好也是防弹的呢!

    秦安四处检查了一下,在靠墙的一个柜子里,竟然发现了这些车的钥匙,打开一辆车的车门,秦安坐了上去,启动了几次却没有成功,看来是放的太久了。

    下了车,秦安打开车子检查了一下,才发现原来没有电瓶,他又返回那个找到车钥匙的大柜子,在下面的格子里,发现果然这些车的所有电瓶都被卸下来了。秦安拉起一个找出工具将它安装上,然后又找了机油换了一下,心中祈祷道,希望能开吧!

    他再次上车,将车发动,竟然成功的启动了!真是一个奇迹!他直接将车开出了车库。

    有了这些车,以后想要出去搜寻物资,应该安全方便多了吧!只是需要在弄一些发电机回来,然后将车的保养做做,这些他并不在行,以后希望能遇到这方面的人才就好了。

    将车开到操场上,秦安下车。

    秦晓燕已经一把火将丧尸的尸体烧了一半,擦了擦汗水,有些不满的对秦安道:“你不来帮忙吗?”

    秦安摇摇头,道:“你自己先在这里小心些,如果有危险,你就爬到瞭望塔上去!”

    秦晓燕有些疑惑,问道:“那你呢?”

    秦安道:“我要把超市楼顶那几个幸存者带回来!”

    说完,秦安重新返回车上,将车开到监狱大门处。

    监狱的大门有好几道锁,秦安走进旁边的值班亭,发现里面有一具已经干枯的死尸。而在他前边的桌子上,则放着一串钥匙。

    拿起钥匙出了值班亭,再次来到大门前,秦安尝试着用钥匙去开门,尝试了几次,将几道门锁全部打开,然后推开大门,开着车,向杭海市行去。

    到了城郊边缘,秦安将车停好,然后跳下车。飞奔着向超市那边跑去。

    走的路劲依然和来时一样,绕过一些分散的丧尸,到了平房区后,直接上房,在房顶飞奔,最终返回了超市的楼顶。

    而超市楼顶上,李子川十几个人依然跪在地上,双眼无神,似乎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当他们看到秦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上到了房顶之后,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秦安没有说话,走到李子川的身边,一下把他背起来,然后跳回平房区,轻车熟路的返回了运囚车内,将它扔到车里,然后道:“就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

    说完离去,就这样往返了十多次,将所有的人都带回了车内。

    车中的这十几个男人,心中充满了惊奇,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叫做秦安的男人,原来竟有如此强的实力,竟然可以在房上奔走跳跃,这难道是古代武侠传说中的轻功吗?

    秦安清点了下人数,一个十八人。

    微微叹息,自己如果能早点恢复特殊能力,也许就可以多救回来几人了!

    不过秦安并没有因此而产生多少伤悲,他的心态上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悲天悯人。

    忽然,他一下想起了被自己丢在浴室中的刘文娟。

    急忙又重新返了回去,冲到浴室三楼的时候,刘文娟正抱着儿子李晨哭泣,她以为秦安将她丢弃了。

    当看着秦安再次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她简直哭都哭不出来声音了,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秦安没有多说什么,将之抗在肩上,另一只手抱过李晨,然后快速的离开浴室小楼,沿着同一条道路,出了城,返回车中!

    十八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刚好坐满一车。

    秦安将车门从后面锁好,期间没有和这些人有任何交流,拉着他们,返回了监狱。

    当这些人到达监狱下了车后,他们都傻了,好久没有在户外呆过了!这些人有的笑,有的哭,有的只是跪在地上,亲吻着土地!

    秦晓燕已经将整个操场上的所有尸体全都烧掉了,看着秦安回来欣喜的扑入秦安的怀中。

    此时,太阳西落,两个人竟然已经忙了快一天!

    秦安抱着秦晓燕,看着眼前的李子川等人,此时,他不想对他们说太多。

    以后在说吧,生活在一起,加深了了解,或许他们会在这末世的孤寂中,相互陪伴着吧!像同事,向兄弟,像朋友一样。

    “好了,天色也晚了,今天你们就在车库睡吧!那里很安全,四周全是封闭的,等明天我们开始清理监狱内部!饿了就忍着点,我相信这么大的监狱,一定储备了不少的物资!足够我们这几个人生活一段时间的!”

    他说完,就带着这些人进了车库。

    而这几个死里逃生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自我意识,他们知道,他们的命是秦安救的,所以他们也愿意听从秦安的安排。

    所有人都走入了车库,而刘文娟母子走在最后,刘文娟看了秦安一眼,充满感激的说了声谢谢,秦安点点头,没有与她多说,在她走入车库后,秦安关上车库的门,顺手将门锁了起来。

    然后转身走回操场正中,拉着秦晓燕的手,走到了监狱的一角,登上了是十米多高的瞭望塔。

    这个瞭望塔结构很简单,下面七米都是环形的楼梯,七米之上是一个圆形的卧房,面积大概二十多平方米。有独立的卫生间,床,桌椅等等。四周墙壁上有四个正方形的窗户,保证房间的采光,窗户上有窗帘。墙壁上一个固定在墙上的梯子,可以上到顶端,也就是瞭望塔。

    瞭望塔里也有桌椅,沙发,收音机,以及射击平台,在射击平台上,放着两把阻击bu枪,具体什么型号,秦安和秦晓燕都不认识,在bu枪的下面,则放着几箱子弹,估计有几千颗之多。

    瞭望塔的视野很好,不但可以看到监狱的全景,还能看到监狱外面的情况,秦安拉着秦晓燕的手,诉说着这几天自己的经历,他没有丝毫的隐瞒,全部说给秦晓燕听。

    秦晓燕坐在秦安的身旁,听得很认真,看着脸上满是忧伤的男人,她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搂着秦安的脖子,在秦安将所有经历讲完后,献上了一吻。

    “老公!我觉得将李颖介绍给程刚认识,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秦晓燕坚定的说着。

    秦安苦笑,看着秦晓燕良久才道:“不知道,我只是知道把你这个小妖精吃了!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说完,他将秦晓燕紧紧的抱入怀中,热吻着,最后两人都不能控制,从楼梯爬回卧室,倒在床上,折腾到凌晨,方才疲惫的睡去,而在睡着之前,秦晓燕嘴里还嘟囔着:“感觉好饿啊!”

    ......

    第二天,秦安和秦晓燕早早的就醒了过来,完全是被饿醒的,昨天他们可是一天都没吃东西,而且还做了许多的剧烈运动。

    下了瞭望塔,打开车库,里面的人也早就醒了,与秦安他们一样,同样是被饿醒的。

    看着无精打采的众人,秦安知道,他们今天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了。

    就在秦安准备带着秦晓燕两个人去清理监狱的时候,忽然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他对着秦安很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首领!我或许可以帮上忙,我叫刘刚,是在这个监狱工作的武警!”

    秦安一听,完全傻了,幸福真是来的太突然了。

    带着刘刚,三人来到操场上,刘刚开始讲解整个监狱的布局。

    “这座监狱是东南地区最大的一所监狱了,关押着三千八百多名重犯,有一千武警看守,其他工作人员大概有三百多人。

    在t病毒大规模爆发前,执行了一次大规模枪决,有两千多名死缓犯人被枪毙。

    杭海城北隔离的时候,监狱长就主动申请要将一部分犯人转移到西北的监狱去,想离开感染区。

    而他上面的关系很硬,所以领导也就批准了他的申请,他们离开之后,这监狱中犯人狱警和工作人员加一起也就还剩下一千人左右!”

    秦安与秦晓燕对视了一眼,一千人,那么昨天在广场上已经杀掉了几百,说明清理的工作量已经大大的减弱了!

    刘刚继续说道:“南边三座最大的楼,就是犯人的关押地,而接下来依次是劳改工厂,犯人活动综合馆,武警宿舍楼,狱警宿舍楼,职工宿舍楼,物资楼,军火库,综合行政楼,车库。

    这里是重犯监狱,再加上监狱长上面关系硬,所以这个地方的军火库可不是一般普通监狱的军火库。

    狱长是军械爱好者,这里配备的很多武器都是军用的,非常强大!如果他们没带走的话,可是便宜我们了!”

    军用装备?

    秦安一阵惊喜,决定先去军火库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