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眉紧锁,她的心在交集的在等待中煎熬着。

    为什么秦安还没回来?难道是遇到了危险?

    想到此处,秦晓燕等不下去了。

    她转身回到房间内,穿上一双运动鞋,腿上套了条皮裤,上身紧身的黑色背心外,穿了件同样紧身的短款黑色皮衣,然后手上拿着两把菜刀,打开房门,下楼出了单元,向着秦安离去的方向摸索前行。小区内此时的丧尸很多,秦晓燕想要绕开它们,可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发现秦晓燕的身影后,就都疯狂的围了过来。

    秦晓燕没有办法,只能用手中的刀,一个个去砍杀丧尸。

    此时小区的地面上,已经有很多丧尸的尸体,这个小区里到处都散发着腐烂的味道,刺鼻而难闻。

    整个小区的四周和小区内,上千的丧尸尸体已经都腐烂,蚊虫四起,一片萧条颓废。

    一边杀,一般跑,半个小时后,秦晓燕终于越过了围墙,从小区中跑了出来。

    而小区外,是更多的丧尸。

    她没有秦安一样的强悍肌肉,无法跳跃攀上附近的建筑物去躲避大面积的丧尸,只能依靠速度,一边打一边跑。

    时间一点点过去,面对杀不完的丧尸,秦晓燕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凝重,恐惧慢慢的攀到心头。

    她有些怕了,这些怪物根本就杀不完,而她的体力是有限的,她想返回小区内十八层自己的家,可是一个信念却让她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向前冲杀着!

    她要找到秦安,如今的她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

    她已经深深的爱上了那个男人,没有他,她无法活下去。

    又是半个小时过后,秦晓燕已经累得力竭,可是此时也仅仅刚刚跑出去几百米,杀的丧尸却已经足有上百只。

    不行!她已经没有能力继续前行了!

    秦晓燕迅速的看了一下四周,附近,有一家商店的门敞开着。

    秦晓燕快速的冲了进去,然后将那门紧锁。

    商店里,两只丧尸正慢慢移动,秦晓燕收起刀落,砍断了两只丧尸的头颅,然后无力的垂下刀,痛哭失声。

    门外,传来丧尸敲打门的声音,伴随着它们的嘶吼,折磨着秦晓燕的心。

    秦晓燕跪在地上,爬了几下,用身体顶住门,痛苦出声:“秦安,你到底在哪里啊?”

    ......

    秦安此时已经入睡,完全不知道秦晓燕的遭遇。

    三个小时后,凌晨一点,秦安忽的一下从床上做了起来。

    床的另一侧,刘文娟抱着李晨正睡得香甜。

    秦安轻轻的下了床,走出卧室,他本身睡觉的时候就没有脱下衣服,将那把西瓜刀提在手中,秦安的双眼寒光闪烁,今晚注定是一个充满杀戮的夜!

    到了一楼,从窗跳到外面,没有月亮,夜很黑,四周一片安静。

    秦安其实早就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些丧尸在过了午夜十二点后,都会变得安静下来,似乎进入了一种休息的状态。

    这与早起的丧尸是不同的,早起的丧尸没有意识,自然也不懂的去休息。

    而随着t病毒变异,t病毒正在改变着丧尸的身体结构,让它们有了一定意识,既然有了意识,那么说明丧尸的大脑就会不停的运作,那么就需要休息。

    所以当过了午夜十二点,丧尸们基本就算进入了休息的时间段,它们的行动和反应能力就会变得迟缓,如同t病毒刚刚爆发时候那些手脚僵硬的丧尸一般,虚弱而没有太强的进攻性。

    秦安慢慢的一步步向前挪动,尽量的避开身边距离近的丧尸,而避不开的,就快速的提刀,砍下丧尸的头颅。

    终于,他穿过街道,返回了超市!

    围着超市饶了一小圈,秦安找到一个距离地面两米的小窗,他一个跳跃,用手攀附着窗台,然后将窗子的玻璃敲碎,从窗户上爬了进去。

    超市一层,一片黑暗!

    隐隐的,秦安听到有脚步声向这边走来,他急忙将自己隐到一个货柜的后面。

    几分钟后,说话声传来。

    “谁在那边?”一个男人用不大的声音询问,他的手中拿着手电筒,四下照照,没有发现异常。

    而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随之响起,道:“走吧,还能有谁!天天巡夜,巡的我都烦了!所有的出口都堵死了,丧尸又进不来,我们还是回三楼监视李子川那帮人吧,老大说了,那群人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早晚把他们弄死,然后将他们保护的女人弄过来玩!”

    最先说话的男人嘿嘿一笑,然后疑惑的道:“还是小心些好,我明明听到刚刚似乎有玻璃碎了的声音。”

    他说完话,又拿着手电筒四处照照,最后才无趣的转身,想要离去。

    从他们的谈话中,秦安已经断定他们是刘东王成一伙的人。

    咬了咬牙,秦安在心中同自己说:放手去做吧!这些人是比丧尸更可怕的魔鬼!杀了他们!不要把他们当人!

    鼓励着自己,秦安轻轻的从货柜后饶了出来。

    他双手出了冷汗,紧紧的握着西瓜刀的刀柄,然后慢慢的向前移动,之后加速,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到那两人的身后。

    没有丝毫犹豫,秦安收起刀落,用尽所有的力气,砍向了一个人的脖子!

    这把西瓜刀很快,一刀之下,刀身砍入了他脖子的一半,直接将其砍死。

    没有任何犹豫,秦安飞起一脚,将那人的尸体踹飞,然后挥刀又向另一个人砍去,他的动作太果断了,那个拿着手电筒的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秦安一刀迎头劈在脸上。

    秦安杀过数千的丧尸,对于这种劈砍刺杀已经是孰能生巧。

    一刀砍中之后,他又是抬腿一脚,将那人踢倒,然后冲上去用脚踩住他的嘴巴!

    那人本来还因为吃痛想叫喊,却是被秦安用鞋底堵着了嘴。

    挥刀斩下,秦安最终挑破他的喉咙,将其杀死!

    额头上的汗慢慢的滴落,第一次杀人,秦安竟然比当初第一次杀丧尸的时候还要紧张,心中甚至升起了一点点恐惧!

    这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杀人啊!

    平稳了一会气息,秦安慢慢的寻找着通向二楼的楼梯,爬上二楼以后,秦安四处探查了下,没有发现有守夜的人,于是继续上了三楼。

    到了三楼的楼梯口,秦安向里望去,此时乌云散去,竟然有月光透过楼顶的小窗射了进来,隐隐的可以看见几米远,有几十个男人,睡在地上。

    他们似乎睡的很死,也许是白天在女人身上,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吧!

    慢慢的向前走去,秦安紧握着刀柄。

    到了最近的一个人身边,伸手从怀中拿出了一把匕首,这是之前在自己家中带来的,是李颖临走时给秦安准备的武器。

    匕首很锋利,却因为太短而不适合杀丧尸,从来没有用过,此时,却可以派上大用场。

    秦安将匕首接近身边最近的一个人的喉咙,然后另一只手将西瓜刀轻轻的放在地上,之后,用手快速的捂住了那人的嘴巴,匕首向前一划,将那人割喉杀死,而没发出一点声音!

    秦安是当过兵的人,以前在部队学过的一点暗杀的技巧,此时派上了用场!

    就这样,秦安一个一个的杀过去,在杀了三十多个男人的时候,终于发生了失误,他没有捂住那要杀之人的嘴,让他叫出声来!

    “啊!”凄厉的叫声之后,惊醒了所有的人!

    包括货柜另一边李子川的人,以及这边刘东的人全部被惊醒。

    秦安不等他们有所反应,将匕首仍在一边,双手握住西瓜刀,开始真正的砍杀!

    他砍人的手法太熟练了,他甚至觉得砍人和砍丧尸其实没什么区别!

    每一刀都是奔着要害去的,每一刀都努力的想把对方的头颅砍下来,如同杀丧尸一样!

    一阵惊恐的惨叫声过后,秦安连砍十几人,几乎每人都是一刀毙命。

    睡在最里面的李东王成四兄弟,惊醒后第一个动作就是逃跑,他们只能听到一声声痛苦的喊叫,他们以为是丧尸来了。

    四人几乎是同一时间钻入了身后不远处的一件更衣室中,将门紧紧的反锁。

    而李子川那边倒是安静一点,李子川借着此时的月光,隐约的可以看清那杀人者不是丧尸,而是一个提着一把刀的活人!

    即使这样,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李子川也是一阵心悸。

    杀光了外面所有的人,秦安不打算放过罪魁祸首。

    他提着沾满鲜血的西瓜刀,此时身上已经是遍布杀气!

    他觉得自己的头脑似乎不太清晰,头疼的嗡嗡作响。

    一口气杀了几十个活生生的人,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受到心魔的侵蚀。

    王成!决不能放过你!

    秦安大步走向那间更衣室,在外面用脚用力的揣着门!

    那门只是一个小木门,并不是很坚固,秦安踹了几脚,木门已经出现了松动!

    门内的四人,终于意识到,这个午夜出现的杀人魔鬼,并不是丧尸。

    刘东用颤抖的声音叫喊着,声音有些嘶哑:“你是谁?是李子川吗?你快走,求求你不要杀我们!”

    他的话语已经一点逻辑没有了,任何人在睡梦惊醒过后,面对这样的杀戮场面都是不会淡定的!

    “砰!”

    秦安用了最大力气的一脚,终于将那小木门踹开,房间内有些黑暗,而刘东王成四人,此时却是胆子都吓破了,他们如同女人一样的抱在一起,浑身发抖,看着门前提刀的黑影,竟然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仿佛那是死神一般。

    其实如果此时他们拼命反抗,不一定没有活着的机会,秦安毕竟只是一个人。

    可是,秦安连续杀了几十个人,身上所带着杀气和血腥的味道,已经让刘东王成四人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情况,秦安回转身,在圆桌上拿过放在那里的手电筒,打开开关,可以用。

    返回更衣室,向里面照了几下,看到抱在一起的四人,他冷冷一笑,单手提刀走了进去。

    四人互相推搡着,惊恐的叫喊起来。

    而同样被吓怕胆的王成,不经意间看清了手电筒后,那提着刀的男人的脸孔,不禁惊呼出声:“秦安!”

    [三七中文 m.37zw.]